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周涛草对树说:“我羡慕你,甚至忌妒。你高高在上,享受了全部的阳光和目光,而且不受任何人的践踏。你那才叫生活,哪儿像我,只是一棵小草!”10月的一天,刮起大风,还下了一整夜的大雪,树...

82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周轶君早晨六点半,闹钟响。5分钟后又响了一次。儿子今天却迟迟不肯起床。我叫了两次,他依旧熟睡。他才3岁啊,要不要让他多睡一会儿呢?孩子不起床,要给他请假吗?我正犹豫时,学校老师的...

79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罗尔夫?多贝里毫无疑问,同徒步前行和乘坐马车相比,汽车令出行效率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时至今日,我们不必再以每小时6千米的速度步行穿越一片地区,也不必以每小时15千米的速度坐着马车...

69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淡蓝蓝蓝很小的时候,她喜欢看《安徒生童话》,一本书翻得快要卷边了,但一个故事的几页还是新的,那个故事里没有公主、王子或女巫,想来当时是觉得无趣吧。她大概属于晚熟的那一类人。小时...

77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冯唐这是最好的时代。手机的运算能力已经超过10年前的高端PC(个人计算机)。一部手机在手,如果你想,你就可以像汉代董仲舒一样三年不窥园,天天点外卖吃美食不重复,天天都穿网购的新衣服...

74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流沙一轮满月挂在空中,一尘不染。如黑宝石一样的天幕,此时没有一片云彩,也没有一丝风。刚上小学的儿子趴在阳台上,呆呆地望着天空。他问:“这月亮到底有什么用?”这个问题真把我难住了,...

6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吴垠古书上说,花看半开。花看半开?“此中大有佳趣”。我真正体味到花半开的佳趣,是夏日里在荷塘看荷。晨风里,团团墨绿色的荷叶微微晃动,就在一片荷叶背后,一朵半开的荷花忽而露出侧影,“...

74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今我来思被嫌弃的童年我小时候无数次思考过自己的身世问题,因为在我漫长的成长期,我妈无私地为我“购买”了《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真人体验版。其实有时候想一想,这似乎也不能全怪我妈,大...

61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陈敏我记事很晚,在很多人眼里,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笨小孩。上学第一天,回家时在巷口碰上母亲,她问:“老師今天讲了啥?”我想了半天才挤出3个字:“脚板印。”母亲又问和我一起回来的同学,她...

71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潘向黎那日,看到一個朋友的微信朋友圈里贴着饮茶的照片,清静的茶室,井栏壶、汝窑盏,瑞香袅袅,荷花含笑,好不自在。她的文字说明却是:一个重要客户跑掉了,一个正在冲刺的项目卡住了,...

61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初春时节,西伯利亚仍然寒气袭人,美国特务史密夫在那里执行任务时,失手被擒,之后被关在高原上的木屋内。木屋的囚室内没有纸、笔、手电筒,只有一扇窗、一张床、一台冰箱和一罐汽水。但在...

61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周广挥女儿一天下午放学后,不慎摔倒,鼻子撞到了地面上的钢筋。我担心她鼻骨骨折,晚上下班回到家,便立刻带她去医院看急诊。为了不让她害怕,我尽量表现得镇定。但是一路上,她都很紧张,...

5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陈赛关于西尔维亚·厄尔,有很多事情值得一提。比如,乐高有一个以她的形象设计的小人模型,红色短发,绿色身体,脚上穿的是一对黄色的脚蹼。比如,她在海底潜水的时间加起来已经快要超过8000...

52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薄荷“女孩儿们打起精神,排排站,保持微笑,我们拍照了哦。”在上海的一间娃衣工作室里,一个留着披肩长发、长着娃娃脸的年轻女子,正举着相机给小玩偶拍照。她面前的工作台上,是一排睁着萌...

63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浦东很多人喜欢在网上“追剧”、看综艺节目,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些网剧和网络综艺节目是怎么选演员的,相关平台是如何决定播放时间的,以及在播放过程中制作方是如何推广话题的?这些问题都跟...

52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申赋渔两只羊在坡上吃草,在巴黎的城中央。这是一个很难修整的斜坡,靠近圣拉扎尔火车站。一条条铁轨铺在几乎像山谷一样的坡底深处。斜坡上长满了杂草。杂草长高了,不好看。巴黎人是爱美的...

54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任万杰太空让人憧憬和向往,将宇航员送入太空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宇航员进入太空前需要做各种准备,其中就有配枪的规定。我国著名宇航员杨利伟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就亲口表示...

64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袁越亚马孙雨林大火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很多媒体说地球的肺被点着了,就连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说,亚马孙雨林为地球提供了20%的氧气。著名美国气象学家斯考特·丹宁教授撰文指...

54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史春树每个大胆的计划在实施之前,听起来都很愚蠢。在一个被潜在灾难困扰的世界里,我们需要大胆、“愚蠢”的计划。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已经提出了一些计划,希望能拯救世界。复活猛犸象拯救环境...

54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米高如果未来北极不再寒冷,那北极熊会变成棕熊吗?如果不会,那北极熊能进化成什么动物?这是一个超级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利用现有的知识创造了一个新的领域。研究生物不像研究物理,而更像...

56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陈思呈最近重看了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同时又在看老舍的小说《骆驼祥子》。把二者一对比,突然有了新发现。安迪的处境不见得比祥子轻松:蒙冤入狱,在狱中遭受各种非人的凌辱,但他没有疯...

62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意林作文素材》编辑部物理学奖——树袋熊的粪便为什么是方形的树袋熊是目前已知的唯一一种会排出方形粪便的动物。佐治亚理工学院的一支研究团队选取两只在公路上被撞死的树袋熊,通过解剖找...

50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约翰?亚瑟?汤姆森“死了都要爱”的野兔可以说,野兔是动物界中性格最温和的动物,所有动物都想攻击它,但它不与任何动物为敌。它的特质就是躲躲藏藏,天生拥有非凡的避险能力。它会选择视野良...

61 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期

王族在沙漠中遇到刮风,如不懂得躲避,轻则迷失方向,重则丧命。然而骆驼在风中,却自有避风的办法。有的骆驼只是将头低下,便可迎风而行。不知者问骆驼的主人,得到的答复是,骆驼将头低下...

6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