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我可能没有演技(四)

伊人睽睽

上期回顾:

乔微和谢屹这一来二往阴差阳错地过招,缘分倒是不偏不倚地降落在二人头上。乔微录综艺都能在路上偶遇谢老师,而且成功地诓他来当了嘉宾……

《厉害了我的团》请的嘉宾共五人,四男一女。现在国内真人秀太多,节目播出后不温不火,多多少少给嘉宾们增加了些流量。前面两期,节目的CP担当一直是流量小生言思和小花乔微。路人观感乏善可陈,聊胜于无,收视平平。第三期播出后,从乔微在路上偶遇谢屹开始,高潮不断,收视率开始“噌噌”上涨。

乔微从与谢屹“偶遇”开始笑料频出,她在节目中有谜一样的黑洞体质。开始,她蒙蒙地站在路边,可怜兮兮地看着扭伤脚的演员离去,又美又丧的样子逗得观众笑出声来。之后乔微开始猛追路人,希望他能配合自己做游戏。

当“路人”谢屹的面孔出现在节目中,不光围着乔微的路人们傻眼,观看节目的观众也傻眼了。看电视的人有可能不认识乔微,却没几个人不认识谢屹的。谢屹国民度之高,路人缘之好,让他标志性的泪痣甫一出现在屏幕中,电视机前人们便沸腾了!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趁着广告时间,纷纷呼朋唤友,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们谢屹上了节目——

“对对对谢屹!好多年没在电视上看到他了,他一出现,还是那么帅,我都快哭了!”

“我的童年男神!哪个台啊?我要去看!谢屹居然做节目了?他是不是要回来拍戏了啊?太好了!”

《厉害了我的团》后期剪辑时,突出了乔微和谢屹的互动。导演预测,这两人峰回路转,绝对是看点。但节目组因为资金紧张,再加上想憋大招的心理,硬是没有提前宣传谢屹。等到节目一播出,看到俊男美女同框,粉红泡泡满天飞,全国观众都醉了。

第一次发现,谢屹和乔微同框,居然有CP感。

谢屹和乔微坐在高脚凳上,距离一寸之距,给对方化妆;乔微迷妹附体夸谢屹帅;谢屹背着乔微偷笑,乔微看过来他就板起脸;莴苣公主的长发用红纱替代,救公主逃离巫婆掌心的盗贼居然戴金丝眼镜;公主和戴眼镜的盗贼牵着手在森林里跑,后期粉紅花瓣飞舞……

后半夜,“唯一夫妇”的热门话题,一路高升。天亮时,热门第一是“谢屹乔微”,第三是“厉害了我的团”,第四是“最大咖的路人”,第十是“唯一夫妇”。热门话题前十,这个节目承包了四个。

节目组震惊,急忙跟乔微的团队联系,问是不是买了热门,这夸张得跟假的似的;而乔微签约的大娱公司经纪人胡莹也来问节目组,是不是在拉着他们小乔炒作。

节目组觉得冤:我没有!

大娱也无辜:我也没买话题!

节目效果出来前,没人觉得这值得买话题呀。然而各大八卦区、论坛、视频网站,都津津乐道昨晚播出的那期节目。还有贴心的粉丝剪出了乔微和谢屹的CUT,到处安利路人。《厉害了我的团》和大娱公司吃瓜围观,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这档节目,可能迎来春天了。乔微的人气,快速攀升。

CP粉们吃了这口安利,发展出了乔微和谢屹的真爱粉,又是剪小视频,又是写小论文。这种八卦,还炸出了早已神隐多年的谢屹大粉。随着谢屹退圈,他的粉丝们也大多爬墙,粉了别的墙头。如今谢屹的名字频上热搜,大粉心里嘀咕,怎么又是和这个乔微一起?

乔微的事业更上一层楼,胡莹最近满面春风,她的家庭私事不再如之前般困扰她,她每天跟乔微沟通时,都开始轻言细语,温柔无比。这天晚上视频,胡莹语气柔和地远程指导乔微:“小乔,你现在人气更旺了,有什么想法呢?”

乔微这时候人在B市,继续录制真人秀。她火得比先前还莫名其妙,张助理天天紧张无比,怕小乔出意外,她自己倒很淡定:“这些都是虚粉。观众现在爱我,是在新鲜期,过两天热情过了,我就被打回原形了。姐你要接受前后落差啊。”

胡莹阴森森地道:“你现在如果在我面前,我就要一巴掌呼过去。你感受到我对你的前后落差了吗?!”

乔微委屈巴巴地闭了嘴,眨巴着乌黑的眼睛乖乖听训,不准备挑战经纪人的权威了。

视频中的胡莹懒得教育她这个榆木脑袋了,话说得简单干脆:“你现在人气高起来,最该感谢谁?小乔,能不能有点儿感恩的心?谢老师是你的贵人,你利用完人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把人撇下?”

乔微连忙点头:“胡姐说得有理。”

然而关了视频,乔姑娘两手托腮,坐在电脑前愁苦地发呆。感恩的心她有,但是她要如何感恩谢老师才能既不惹谢老师烦,又不给谢老师带去麻烦呢?

这期的反响太好,让乔微都很好奇,是有多好看,怎么能让这么多人喜欢“唯一夫妇”呢?乔姑娘津津有味地欣赏节目里的谢屹,眉目隽永有味道,气质幽静似年华。他长得这么帅,是大家的童年男神。但他接受采访时,又是真的冷。

主持人问:“谢老师离开圈子好几年了吧?”

谢屹想了想,答:“嗯。”

主持人说:“这几年谢老师不出现在电视上,大众都很想你。”

谢屹:“……嗯。”

乔微坐在电脑前,看得乐不可支。气氛尴尬,主持人满头大汗,几度问不下去,谢屹却始终淡淡,不是“嗯”就是“好”。发弹幕的小伙伴和乔微一起看热闹。谢屹说一句,他们在下面给谢老师加一句弹幕——

“我全都知道。我就是不想跟你说。”

“多说一字算我输。”

乔微哈哈乐了半天,笑得脸都疼了,这时她看到了最后一个问。

“谢老师怎么评价小乔?”

电脑前的乔微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眼睛瞪大,身子前倾。谢屹的含情目对着观众,每个人都觉得他在看自己。乔微瞬间紧张起来,看着谢屹的眼睛,想到他近距离的抬眸,想到他礼貌地搂着她的肩……血液热腾,心绪起伏,隔绝了一切声音,乔微心口咚咚跳着,等着谢屹的回答。

视频中的谢屹沉默了许久,慢慢答道:“小乔啊……”

观众的心被他高高吊起,乔微的手心开始渗汗,须臾,听到他声线温和地回答:“小乔啊……不熟。”

观众们静默了。

乔微呆愣住。

这采访,绝了!

真人秀的意外走红,给谢屹也带来了些影响。他跟话剧社的演员在C市巡演时,卖票卖得格外快,好些人都是冲着他来的。谢老师很淡定,他这点儿心理素质还是有的。让他意外的是,乔微居然没有拉着他狂炒CP,乔微的团队炒的居然只有她一个人。

谢屹很费解:真是搞不懂了,她到底是不是戏精?

晚上回到宾馆,谢老师再次跟大导演就剧本的问题推辞了一番,又在准备关电脑前收到了自己同学的邀请。同学们在B市聚会,大家好多年没见,听说他回来了,邀请他去聚一聚。谢屹扶了一把镜框,手指扣着桌子,沉思该不该去时,“叮”的一声,收到了新的邮件。

谢屹天天盯着邮箱心烦意乱,当邮件过来的第一时刻,他就认出了发信人是乔微。

谢屹握着鼠标的手一抖,心口的跳动似乎停了一下。他静默着,有头皮发麻之感,压力倍增。谢老师收不到邮件时烦,收到了更烦。他硬着头皮打开邮件,准备去读乔小姐那独特的、夹杂着错误的小论文。

然而乔微没有给谢老师写小论文,她给谢老师截图了一组带字幕的图片——

“谢老师怎么评价小乔?”

“小乔啊……不熟。”

乔微忐忑地等了二十分钟,谢屹的回信来了。打开看到一大堆图片附件后,乔微满肚子疑问。她打开预览,一张张地看,很快鼓起了腮帮子,气呼呼地瞪着屏幕。谢屹给她发来的图片是手写的小论文,那些小论文是乔微写的观后感,谢屹在上面修改得密密麻麻。他把修改过的文章扫描上电脑后,给乔微发了过来。

又气又羞,乔微抱着脑袋,一头撞到桌子上!

夜里十一点,C市的宾馆中,谢屹频频看时间,又去泡了一杯咖啡,等他再回到电脑前,终于收到了乔微最新的回复。

乔微发来一句话:“谢老师,你虐虐的。”

文字冰冷,女孩儿委屈的语气,却十分萌。谢屹莞尔,托着腮,望着乔姑娘这一行字,露出满满的愉悦神情。他想:就虐你。你写错别字,就该让你知道,我每天有多崩溃。

“叮!”

谢屹再收到一封邮件,还是来自乔微。

乔微:“谢老师,能给我你的手机号,微信号吗?”

喝咖啡提神的谢屹怔住。

他心想:这是在约我么?我答应还是不答应?

他快速地打字:“现在说话不方便,见面聊。”

胡姐提醒得对,她应该感谢谢屹,但是乔微感谢谢屹前,起码得先方便联系到他啊。可此时,望着回复的乔微惊呆了,她不过是想要个谢老师的手机号方便联系而已。

她不知道谢老师脑补了什么剧情,给个手机号需要见面么?

而且乔微在B市录节目,谢屹在C市进行话剧巡演,恐怕也见不了面吧?

乔微托着下巴蹲在电脑桌前,眨着眼若有所思:谢老师这意思,该不会是委婉地拒绝联系吧?

乔微的手摩挲着鼠标,心中疑问重重,到底强忍了下去,没有发邮件去问。她本心是个简单直接的姑娘,但架不住谢屹烦她,为了不招烦,乔微决定还是不要多嘴问了。

还是打局游戏解解压吧。

乔微美滋滋地打开游戏,偷偷摸摸地上线。搜了一番,总压她一头的“帅裂苍穹”不在线,让乔微放下了心。

那边,谢屹喝完了一杯咖啡,还是没有等到乔微的回复。他揉着眉心有些烦躁。他好烦这种时间不规律的消息回复啊!他恨不得捏着乔微耳朵告诉她,每天发消息请选一个固定的时间,要不要发消息也请跟他打声招呼!

谢屹不指望乔微那边了,他跟自己的老同学用邮件联系,答应了巡演结束去B市参加同学聚会的事。敲完键盘,谢屹琢磨着干点儿什么好时,老同学秒回——

“谢哥,这么晚了你居然没睡?该不是郑遇附体了吧?”

谢屹心想:看看人家这效率,小乔,学着点儿。

他轻描淡写地回复道:“研究剧本,不知不觉就熬夜了。”

老同学在那边肃然起敬:真是干一行爱一行。不管是读书时期,还是在娱乐圈,哪怕是现在演话剧,谢哥都一板一眼,不掉链子。

他们这帮同学,是高中同学,谢屹当年读的高中是省重点高中,但他和郑遇离校得早。老同学们经常聚会,连郑遇都去过几次,谢屹这个公众人物,却几乎没去过。

两边现在联络上,随即商量起同学聚会的事,讨论些聚会的细节,问起都有谁去。

老同学告诉谢屹,郑遇不参加聚会,只是待在B市的同学小聚。

聊完闲话老同学去休息后,谢屹捧着杯子,还坐在电脑前,毫无困意。他之前为了等乔微回信,咖啡喝多了,这会儿精神百倍,大晚上的,他竟生出了去健身房挥霍旺盛精力的冲动。

谢屹当然没有神经到大晚上真的冲到健身房去。

他好整以暇地点开游戏,准备玩儿一局。

……

“帅裂苍穹”悄无声息地上了线。

小乔瑟瑟发抖,抱著电脑痛哭流涕——这上线上得越来越不规律了!现在连半夜都逃不过了啊!

“帅裂苍穹”一上线,发现排位被超,随即向她发起了PK邀请。

小乔私聊他:苍穹兄别杀我好吗?我在游戏里跟你组CP……

为了生存小乔也是拼了。

“帅裂苍穹”今天心情好,居然回了她的消息:不要美女。

……

小乔弱弱地断线去睡觉了。第二天起来熬了一圈黑眼圈,让张助理瞎紧张了半天。

这两日那期节目积攒的群众好感爆棚,他们录节目时,围观的群众非常多,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坐在化妆间,乔微闭着眼睛由化妆师在她脸上捣鼓时,在读八卦新闻的张助理“哼”了一声。

他拣了一段念给乔微:“观众热情高涨,纷纷写信给节目组,要求节目组邀请谢屹再录一期真人秀。日前,节目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他们也非常喜爱谢老师,已经向谢老师发去邀请。节目组在积极地与谢老师的团队沟通,目前进展顺利,大家可以期待。”

乔微今天长发蓬松柔卷,少女气满满。化妆师给她刷腮红时,她睁开眼问:“谢老师居然有团队?”

张助理念完正情绪亢奋,闻言一愣。

他念了这么多,小乔就只注意到这个?!

张助理心里好累,捂着心脏说:“这当然是节目组炒作的啊,谢屹怎么可能来录咱们的节目?节目组的团队当然不错啦,但是对谢屹也没什么好处。他不缺国民度,就算想回娱乐圈,也不可能像现在的新晋小生一样走流量路线……而且,谢屹没有团队,他应该没打算回圈。”

这种推测从最近几件事就能看出来。

两个月前乔微拉着谢屹炒作,谢屹没有回应;这次节目组又拉着谢屹炒作,谢屹还是没有回应。本来这是多好的回归机会啊,却被谢屹一一错过。

小乔“哦”一声后,忽然来了兴致,捧着脸憧憬道:“节目组都邀请谢老师了,什么时候也邀请下我的偶像啊?我好想跟偶像同台录节目呀!”

她的偶像是乐坛巨星,歌曲传唱度上升国际,这才能让国外长大的乔微认识。

一旁的化妆师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张助理赶紧慌张道:“到外边可别说漏嘴,你现在的偶像是谢屹,谢屹才是你的真爱!在心里默念十遍,千万别让观众发现你人设崩了,现在崩人设多危险。”

化妆师顿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炒作嘛!

乔微委屈地闭上了嘴,在心里给自己的偶像道了歉。爱他在心口难开,做她的偶像,好辛苦哦。

这个时节,B市细雨如烟,春、夏、秋三季共存。出了机场,谢屹便感觉到了丝丝凉意。他戴着墨镜、口罩,提着行李箱在机场门口站了半天,高挑瘦削的身材,惹得过往路人看了好几眼。换在两个月前,谢屹都不用这么全副武装,他在大众面前消失太久,即使路上人认得他,却也不会引起混乱。谢屹好不容易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可这两个月,又被迫戴上了墨镜和口罩。

拢了拢风衣领子,谢屹低头给老同学发消息:我到了。

一个小时后,谢屹换了身行头,跟老同学从宾馆出来。老同学给他安排的酒店在大学城,谢屹手插在裤兜里,淡然地跟在老同学身后。一路走来,绿化良好,学术气氛浓厚,谢屹慢慢放松了下来。老同学一边给他介绍这边学校的情况,一边领他去大学外头的一家高档料理店吃饭。谢屹这位同学如今在大学做教授,在搞一个什么科研项目,他自豪地跟听不太懂的谢屹介绍着自己的研究成果。

两人走进料理店,老同学拍着胸脯保证:“放心,我们研究所的学生醉心学术,没人看你!”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愉悦而诧异的女声从背后响起:“谢……谢老师?!”

老同学尴尬地愣在原地。

他回头,看到料理店中靠窗的座位上一个姑娘站了起来。这姑娘长卷发,T恤、牛仔穿得简单,然而靓丽的模样,让她一站起来,店中九成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这是一个漂亮得发光的姑娘,她礼貌地微笑时,眉眼弯弯,莹莹清润,像是秋天飘落的雨,沁人心脾。

老同学还在发呆,却见他身边的谢屹讶然地扬了下眉后,唇角极短暂地上翘了一下,露出愉快的笑意。这里的学生确实都是素质高,看到俊男美女,竟然只是抬头看了一下,又低下头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了。

谢屹愉快地走向乔微,没想到自己来B市才一个小时就碰上了她。

这路上随便走一走,说碰就能碰上的神奇缘分啊。

神奇的缘分让谢屹心情大好,他低头看着乔微,故作无意地开了口:“你也在这儿吃饭?上次说见面聊,正好我同学找我聊点儿事,你没事的话,过来跟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路上偶遇谢屹,乔微笑得有些尴尬。

她身后冒出来一个年轻人,他特意穿着西服,梳着油头,长相在普通人里也称得上俊朗,看上去也精神奕奕的。看到这个年轻人站在乔微身后,谢屹一怔,他倒是这会兒才发现乔微不是一个人吃饭的。

他大脑一空,再看向乔微。

小乔非常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小声道:“谢老师,我在相亲呀。”

她身边的年轻人眼中难掩激动地看着谢屹:“谢老师,我叫余规。你是我的偶像,我是看着你的剧长大的!不知道你和小乔认识,咱们一起吃吧。”

谢屹一脸冷漠地腹诽:你这个年龄能是看着我的剧长大?不可能!

谢屹的老同学在边上,看谢屹面色静如止水,声音波澜不兴地说:“你们吃吧,我还有其他事谈,这次就不一起了。”

谢屹的老同学心里直乐:装!谢哥你就装!

他一边看着“翻车”现场,一边给郑遇发消息吐槽谢屹。

没在现场的郑遇悔之莫及:什么,什么?老谢又碰到小乔了?还撞上了小乔相亲?

这天打雷劈的孽缘!

谢屹和老同学走向了隔壁的桌子,正好与乔小姐相亲那桌背对背。舒缓的音乐声中,老同学扭头一看,见余规还激动地望着这边谢屹的背影,乔微也幽幽望过来,这对相亲对象,从某方面来看,都像是谢屹的真爱粉。

老同学窘了一下,被谢屹在桌下踢了一脚提醒道:“吃你的饭。”

然而这顿饭要怎么吃呢?

他们背对着乔小姐相亲那桌,坐下来屏住呼吸,连那边乔微的咳嗽声都听得一清二楚,更不必说那两人的交流了。老同学有点儿八卦,端着水杯掩饰自己的神情,悄悄去看谢屹。

谢屹坐得四平八稳地看着菜单,隔壁说什么“第一次见面”“乔小姐比电视上好看”之类的话,全然不能吸引谢屹的注意力。

老同学一心搞科研,很少关注娱乐八卦,他还真不知道这几个月谢屹和乔微两人满天飞的绯闻。他看谢屹并不关心隔壁那桌,也就拿过菜单开始点菜。不过因为距离太近,他们依然能够听到隔壁的话。

老同学闲闲地跟谢屹介绍:“余规啊,是我们大学的风流人物。这小子从小就是神童,连跳几级,学的是建筑学,现在在我们学校当教授。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啊。”

老同学咂咂舌,继续道:“男才女貌,我一看两个人就配!”

谢屹垂着眼皮,淡然地想:那你能看出来我嫌你话多吗?

老同学自然没看出来,仍在滔滔不绝:“不过这也不好说,像你当年和那个……”他被谢屹警告地瞥了一眼。谢老师的目光冷而淡,气势却极强,一眼就把他的话憋了回去。老同学打个哆嗦,讪讪一笑,不再提谢屹的旧事了。

这般吃了一个小时,一开始老同学还会关注下隔壁桌的情况,后来跟谢屹聊开了,从唏嘘地感慨同学少年,说到谢屹跑去演戏,郑遇成了大富翁。如今,就连他——读书时总打瞌睡的人,这会儿居然竟在搞科研。

吃着菜,气氛热了,听着隔壁的笑声,谢屹多说了两句:“人和人的际遇很难说。昨天好,今天散。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就不说了,郑遇……和那位,不也没成么?”

老同学怔了下,恍然大悟地拍着腿道:“原来郑哥这些年,还在等那位啊!”

谢屹有些无语。

他心想搞科研的,反应都这么迟钝?郑遇都剑走偏锋成这样了,居然以为郑遇四大皆空,心里没念想?

隔壁桌女孩轻风细雨般的说话声和男人的说话声混在一起,拉凳子的“刺啦”声,杯子放在桌子上的“咔嗒”声……

谢屹问老同学:“去洗手间不?”

老同学正吃菜吃得满头大汗,闻言抬头扶了扶自己的厚眼镜。他咽了口里的海带,坐直身子,一派不修边幅的文艺青年模样,欣然道:“谢哥,你要去洗手间?那我跟你一起去好了。”

謝屹说:“哦,我不去,就是问下你。你要去就去吧。”

老同学费解地看着谢屹,谢屹一脸平静地望着他。老同学抓了抓头发,还是没想通谢屹这是作什么。他站起来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后,转身走了。

谢屹低下头,掏出手机打开流量,先上百度搜索“建筑学”,再去某宝查建筑学的初学用书。

旁侧一个带着甜甜笑意、透着几分讨好的女声地响起:“谢老师。”

谢屹关了手机抬起头,便看见乔微这个漂亮姑娘歪着头半个身子倾出了沙发。对上他目光后,小乔姑娘笑得更为真诚。

她提着小包包从隔壁坐了过来,跟谢屹解释道:“我同伴还没回来,我想跟谢老师聊聊。”

乔微开心地说:“真没想到能在B市遇见谢老师。”她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催促与她肩并肩坐着的谢屹,“谢老师,快快快!”

谢屹疑问地看过去。

乔微道:“手机号呀,谢老师!我加你微信。我想给你送个礼物,谢谢你让我蹭热度。”

原来是这事。

谢屹了然。其实他不介意被蹭热度,他被蹭的次数多了,他真不生气。乔微带给他最大的烦恼,就是“戏”多,一个接一个,扯上了就甩不掉。谢屹心里很为难,他一方面觉得乔微烦,一方面又能看出这姑娘为人不错。

谢老师反问自己:一个善良的戏精,就不是戏精了么?

乔微既忙着录节目,又忙着相亲。她此时不放过生命中的任何一分钟,为了晚上给打游戏腾出时间。看谢屹静坐不动,乔微可怜巴巴地追问:“不能给手机号吗?”

热气蒸腾,乔小姐的眸子仿若蒙了一层水雾。

隔山望水,看着姑娘的明眸,谢屹鬼使神差地说:“……能。”

说完,他想:放在古代,我就是一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君。

乔小姐松了口气,觉得谢老师肯给手机号,起码表示愿意给她和解的机会。她低头认真地输入手机号,余光看到谢屹不知想到什么偷笑了一下。

乔微心想:谢老师内心一定是装了一个戏院,天天敲锣打鼓地演给他看。我经常发现他偷笑哦!

他笑得她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发送完好友申请,乔微催促谢屹加上自己,谢屹说:“等我回去下了微信再加你。”

他不想打开手机让乔微看到自己在搜某宝的建筑学书籍。

乔微深深地震惊了,谢老师手机里居然没有微信?

她眨了眨眼,长睫飞翘:“难道谢老师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不登微博、不浏览网络、不上微信,什么现代娱乐方式也不懂的人?”

姑娘心中的小人儿转圈圈:这种老干部人设,挺迷人的呀。

谢屹斜了乔微一眼道:“傻呀?我也没比你大几岁!”

谢屹不自觉用了严厉的语气教训她,看小姑娘愕然后,垮了肩、低了头。他心中一顿,想自己今天大约是心情不好,才看乔微怎么都不顺眼。乔微又不是他的谁,怎么能随便教训呢?

谢屹软下声音,尴尬地转移话题夸乔微:“不过乔小姐也真是清流,女明星都想嫁豪门的时候,你想找读书人。”

乔微心里恼他刚才说她,呛他道:“傻子也得找精神食粮啊,你说对不对,谢老师?”

谢屹莞尔,眼睛的余光看到乔微的相亲对象余规从走廊的方向走了过来,而乔微仍笑盈盈地等着自己答话。谢屹唇角上翘,露出一个笑来。他的泪痣那么一闪,漆黑一滴,笑起来时如翅翼之影,十分动人。

乔微看得呆住,眼睛里只剩下了他的痣。

谢屹眸色深沉地看了她一眼,道:“那你听过‘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句话么?”

乔微鼓起腮帮,被他深而润的眼睛看得面颊飞红。她的文学修养不高,很多话都没听过。但是乔微的优点是不逞强,她在谢屹压迫的眼神下,默默地翻出手机里的“新华字典”APP,开始搜索关键字。

谢屹想:喜欢查字典啊?

真巧。

他也喜欢查字典。

他低头看着姑娘毛茸茸的头发,看着她耳下的银色链状耳线晃啊晃的,有些走神。那耳线晃得他心生波澜,而姑娘可爱得让人想要揉揉她的发顶。

谢屹的喉结动了动,再看那个相亲对象已经走近了。他把杯子里的白开水喝完,拿起搭在靠背上的风衣站起来,给洗手间里的老同学发了条短信后,就出了料理店。

他觉得那个相亲的男人和这么可爱的姑娘坐在一起,像是一种亵渎。

谢老师有强迫症,他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出于礼貌,他已经强迫自己忍耐了一个小时,可最终还是没忍住。

身后的乔微继续在翻字典,这让回来的余规对她的文化程度有了新的认识。

下期预告

乔微一心想邀请谢老师跟她的相亲对象来一次三人聚会,在大学遇见谢老师的同学聚会时,也豪爽地答应一起参与。同学们没料到的是,大美女乔微真实的一面,是如此核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