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做你一个人的太阳

微博@纪十年

《心心又念念》现已浓情上市!

官方读者群:519118588

仲夏夜,风雨之后,C大林荫路上,秦殊站在香樟树的阴影里。

如果不是一个小时前,看到便利店窗口徐晚晚与周羡并肩而坐,如果没有跟着走到宿舍楼下,如果没有看到周羡送她回来,如果没有看到她贴近,亲密地同他说了什么……他要什么时候才明白自己的心?秦殊坐进驾驶位里,疲惫地闭上眼想,他又要什么时候才明白,不想让她走远,不喜欢她眼角余光有旁的家伙,这样莫名其妙的情绪叫喜欢?

可是,为什么?

一向清冷如他,骄矜如他,细腻如他,居然在一个小小的丫头跟前翻了船?

他为什么会喜欢她?又是为什么,他要喜欢她?

雨后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他打开窗,视线落在某个漆黑的角落里。多少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小花园里闪着璀璨的光,那是哪一天?哦,徐墨白的长子徐早早十岁的生日宴,彼时,秦殊不过刚刚七岁,一身华服站在人群之后,睨着角落里动小心思的徐晚晚,真真正正算得上是冷眼旁观——爬什么树?摘什么柚子?桌上的马卡龙和提拉米苏不够吃是吗?他瞥了一眼她身后的小跟班们,特别是怂恿着她上树、小西服穿得精致妥帖的周羡。

秦殊冷漠地挪开视线,从鼻腔里哼出一声。可旋即,在那群人叽叽喳喳的声音里,他又忍不住看向徐晚晚。这家伙居然真的脱了外套、捋起袖子准备上?他双手抄兜,冷冷地瞥过她身边的周羡,眯了眯眼。过惯了平淡如水的日子,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是吧?睨着周羡眼底盎然的光,秦殊恨恨的,忍不住磨牙,这家伙,怎么这么讨厌!

而徐晚晚,居然一星半点儿也未发觉。

秦殊气到窒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他这样的智商,怎么匹配到这样傻的同桌,笨到被人使唤、被人怂恿都不知道?看着那群人亲亲昵昵的样子,他气得转身往宅子里走。

低呼声传来的时候,秦殊恨透了自己。他猛地转身拨开人群,看到了跌到地上摸着后腰哭哭啼啼的徐晚晚。还好,又是这樣雷声大雨点儿小,他悬着的心松了松,看着周羡将小小的人儿拉起来,他一面又暗骂自己,操的什么心?

动静太大,大人还是走了过来,掉落的柚子,倒了的便携梯,摔坏的生日派对陈列台,还有几个炸了的气球,和和美美的家宴,精致非凡的生日会,被她搞砸了小半,想不挨骂,怎么可能?看着她乖乖听训的样子,秦殊心中舒适,忍不住扯起嘴角。这个时候,小丫头还偷偷地朝他使眼色,拉着他的衣角,求他讲讲好话。秦殊斜眼看着,冷冷地抄着兜,再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小丫头不被治一治,还真的想上房揭瓦。

可他错了。他不出头,有人出头,他冷眼旁观,有的是人冲锋陷阵。

周羡站出来的时候,周羡微微笑着帮她求情的时候,周羡将问题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秦殊的表情冷冰冰的,他站在角落里,恍如被世界遗忘。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眉目清冷无用,冷眼旁观无效,要想站在她身边,他必须温暖,必须成为太阳。

秦殊从未跟任何人说过,他就是那一天改变的,守着她,护着她,当她一个人的太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