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别动,你是BUG你造吗?

沁酒酱

别动,你是BUG你造吗?

别动,你是BUG你造吗?

【简介】石飘穿越进了这款叫《网文剧本杀》的游戏里,拿的是青春校园文女主的剧本,却因为理综考试不及格,需要打一波怪物副本。她摸着男主的腹肌,不明白青春校园文里为啥要正经考试,只谈青涩的恋爱它不香吗?

1.青春校园文女主

石飘打开了一款名为《网文剧本杀》的手游,这款游戏是以海量网文为游戏剧情,系统自动匹配小说和角色。她点开了青春校园文模式,正在匹配角色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好,我是段沛蓝,我想认识你。”石飘的睫毛轻颤,抬起头看过去,他很高,头发剃成了极短的板寸,剑眉藏锋,整个人带着凌厉的男人味。

她最喜欢他的眼睛,是那种细长的瑞凤眼,眼眸很透亮,像盛着夏天的暖阳。

他这是第一次主动搭讪女孩,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

石飘赶紧站起来,冲他笑道:“你好,我是石飘。”她话音刚落,眼前的餐厅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人站在写着“龙城一中”几个大字的校门口,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高中生的校服。

“【系统】欢迎来到《网文剧本杀》,角色匹配成功。由于两位玩家只有一个游戏ID,所以在本次游戏中,你们将被视为一个人。两位玩家将以青春校园文女主覃书竹的身份,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

石飘的手里多了一张学生证,学生证上除了游戏ID是属于她的,其他都是角色信息。

玩家ID:JX-甲方不改稿

学生姓名:覃书竹

性别:女

学生年级:高三(3)班

她看着学生证道:“我们这是……穿进了游戏的世界?”

段沛蓝亦是愣怔住,纵使他当过特种兵,怎样危急的场面都见过,还是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感到迷惑。他低头看着身上的校服,很快恢复了淡定。他道:“好几年没穿这身校服了,还挺怀念的。”

石飘倒是随遇而安的性子,她看着穿上校服,增加了几分少年感的段沛蓝,如实道:“你穿这身还挺帅。”

段沛蓝的嘴角微微上扬,被有好感的女孩赞扬,心里不由得感到暗爽。

“【系统】任务发布,玩家需要通过理综、语文、数学、英语四门考试。本场考试科目是理综,请覃书竹同学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考试。若是成绩不及格,会触发第一波怪物袭击。想活命,就好好答题。”

系统语音提示刚结束,石飘的手里就出现了一张准考证,她扯了扯嘴角,道:“毕业多年之后,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噩梦,重回考场,眼看就要交卷了,大题都没写,答题卡还忘了填……”

段沛蓝笑了一下。看来被考试支配的恐惧,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他们按照准考证上的信息找到了考场,因为两人被视为一个人,所以只有一个位子。石飘看到课桌上的理综卷子就脑壳疼,谦让道:“您坐,我站着就行。”

他毫不客气地坐下,神情自若地转着笔,低垂着眼皮看卷子。五分钟之后,石飘忍不住问:“您怎么还不答题?”

段沛蓝干咳一声,道:“我是體育生,确认过了,这上面的题目,我一道都不会。”

“都是学渣,奈何你这么秀……”她叹了一口气,欲哭无泪地说,“我是美术生,理综也是死穴。”

主要是毕业这么多年,知识点早就忘光了。

学渣看学渣,四目相对,两人福至心灵,瞬间达成了默契,异口同声道:“选择题,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两长两短就选B,参次不齐C无敌!”

不到五分钟,两人就蒙完了选择题。下面的填空题和大题,他们连蒙带猜写了几道就佛系地交卷了。段沛蓝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万一我们运气好,选择题全蒙对了,也是能及格的。”

石飘耷拉着脑袋,还深陷在理综考试的阴影中,无精打采地说:“我们还是想想等下怎么打怪吧……话说青春校园文里为啥要正经考试?只谈青涩的恋爱它不香吗?”

“【系统】覃书竹同学理综成绩九分,不及格。怪物还有三分钟抵达,请尽快搜集武器装备。重要提示:怪物的头部是要害,手枪会让你事半功倍。”

“才九分……”石飘扶额,悔恨地说,“应该都选C,是我草率了!”

段沛蓝不甚在意地耸耸肩,他对这个分数表示满意。

2.帅气又能打的大佬已上线

石飘穿越进了这款叫《网文剧本杀》的游戏里,拿的是青春校园文女主的剧本,却因为理综考试不及格,需要打一波怪物副本。

他们一间间教室找过去,获得了一把军刀和一个医药包,就是没有找到手枪。

石飘倏然看到挂在窗户上的怪物,轻车熟路地躲到段沛蓝的身后,战战兢兢地说道:“怪物在窗户那边!”段沛蓝握着军刀,眼眸一沉,抬起手,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那怪物长得就像是一个畸形的小矮人,弹跳力特别好,“砰”的一声破窗而入。

段沛蓝敏捷地掐住怪物的脖子,将它按在墙上,一刀刺穿了怪物的脑袋,怪物发出海豚音一般的叫声,不一会儿就死了。它的叫声吸引了更多的怪物,它们从门和窗户涌进来。段沛蓝护着石飘退到墙边,沉声道:“别怕,我虽然理综不行,但是打架特别厉害。”

石飘靠着墙,面前是男人直挺的背,他真是可靠又帅气。

“大佬,靠你了,加油!”

段沛蓝像切西瓜一样切着怪物的脑袋,一时间血液与脑花齐飞,空气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怪物宛如单细胞生物,只遵循着攻击他们的指令,前仆后继地龇牙冲过来。他杀着眼前的怪物,一只怪物从天花板上俯冲下来,他正要动手,一直躲在他身后的石飘用随手捡到的一把大圆规,果断地刺穿了怪物的脑袋。

她看到手上的血迹皱了皱眉,见他吃惊地看着自己,扬起下巴道:“我不想拖你的后腿,现在我就是你的战友,我们并肩作战!”

“嗯。”段沛蓝还是将她护在身后,眼神凌厉地厮杀着。

四十分钟之后,怪物终于被他杀完了。

“【系统】恭喜覃书竹同学完成打怪任务,奖励饭卡一张。饭卡在学校里是一卡通,食堂、小卖铺、浴室均可使用。明天的考试科目是语文,请准时参加考试。温馨提示:不及格,可能会死。”

系统语音提示结束后,教室里的怪物尸体都不见了,连一滴血都没留下。

石飘手里多了一张饭卡和语文考试的准考证,她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段沛蓝收了军刀,蹲在她面前,露齿笑道:“原来你还是挺害怕的啊。”

石飘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鬼哭狼嚎道:“能不害怕吗?我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平面设计师,这种场面,就算让我见一百次,我还是会怕啊!段沛蓝,游戏的世界太吓人了,幸好有你在!”

段沛蓝的身体僵了一下,摸着她的后脑勺说:“我们会出去的。”

石飘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闻到他身上清爽的木质香,红着脸放开他:“我饿了,我们去食堂吃饭吧。”她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段沛蓝怀里一空,她已经充满活力地往门口走了,回头对他招手道,“快来呀,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3.同床共枕,关系更进一步

食堂,石飘和段沛蓝排队打菜。

“阿姨,您的手能别抖了吗?手下留情,给孩子留口肉吧……”石飘接过餐盘,对段沛蓝抱怨道,“所有的食堂阿姨,都有手抖的毛病。”

两人坐下吃饭,石飘殷勤地往他碗里夹肉,眯眼笑道:“你辛苦了,多吃点儿。”

段沛蓝笑了,道:“张嘴。”她条件反射地张嘴,他把红烧肉塞进她嘴里,像对小孩儿似的摸了摸她的头,“乖。”他这么做的时候没有多想,就是很自然地想要对她好。

石飘看着他出神。怎么说呢?段沛蓝的身上有很多吸引她的特质,痞里痞气,又不失男子汉气概,武力值与颜值爆表,笑起来的时候,像是可以照亮她平凡生活的一束光。

“同学,我可以坐在这边吗?”

石飘看到少年绝美的脸,愣了一下,道:“你坐吧。”

“我叫程翎,是高三(1)班的,同学你呢?”

“我叫石……”石飘反应过来,改口道,“我叫覃书竹,高三(3)班的。”

程翎笑道:“很高兴认识你。”他拿出一本学习笔记,“明天考语文,这是我整理的复习资料,或许你想看看?”

石飘双手接过,道:“谢谢你,这正是我最需要的。”

吃完饭,石飘和段沛蓝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她拿着笔记本,一蹦一跳地说:“这才是青春校园文该有的剧情。你说程翎是不是这本小说的男主?家里特有钱,有一个会甩给我五百万支票劝我离开的妈妈,爱我爱得死去活来,非我不可的那种玛丽苏男主?”

段沛蓝蹙眉问:“所以你喜欢他?”

石飘愣了一下,连忙摆手说:“我可不是长得好看的都喜欢。”

他冷声道:“那你蹦跶什么?”

“我蹦跶了吗?”她看着大步流星往前走的段沛蓝,急匆匆地追上去,笑道,“我这不是跟你回寝室,高兴嘛……”

是夜,两人睡在一张床上。是的,因为两人在游戏里共享“覃书竹”一个身份,所以床铺也只有一个。四人寢室里,另外三人都是NPC,天黑才回来,一回来就睡死过去。寝室的床很狭窄,随便动一下不是碰到胳膊就是碰到脚。

“段沛蓝,我想上厕所。”

“那你去啊。”

她在黑夜中翻了个白眼,道:“你能陪我去吗?我害怕……”

一般的高中寝室里都是有独立卫生间的,可这是在游戏里,一层只有一个厕所。去厕所要走过漆黑的走廊,她脑子里都是白天的怪物,根本不敢去厕所。实在是憋不住了,才跟他说的。

段沛蓝起身,陪她去厕所。他双手抱胸,靠在厕所门口等她。女厕很小,他站在门口,肯定可以听见里面的动静。她不好意思地说:“段沛蓝,你能往外走两步吗?”

他往外走了两步,她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小声道:“再往回走一步,你这大长腿,走一步顶我劈叉。”

“你事怎么这么多……”他口嫌体正直,往回挪了一步。石飘冲他笑了笑,走进厕所隔间。

倏然,厕所里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是石飘的惨叫声,段沛蓝立即冲进厕所。石飘慌乱地打开门,一只怪物咬住了她的肩膀。他脸色剧变,拔出军刀,发狠一刀刺穿了怪物的脑袋。这只怪物是白天的漏网之鱼,死后也跟白天的那些怪物一样,消失不见了。

可是她肩膀上的伤不会消失,段沛蓝一把抱起她,将她抱回宿舍,翻出医药包。校服短袖不方便查看伤口和上药,他着急地说:“快把衣服脱了。”

需要处理伤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胳膊都抬不起来,脸色苍白地说:“你帮我脱吧。”

段沛蓝也不废话,小心翼翼地脱去了她的衣服。怪物的牙齿锋利,伤口深可见骨。这么严重的伤,她却没有喊疼,可是他很心疼。段沛蓝拿出伤药,一脸凝重地给她涂药。

游戏世界的很多现象,不能用现实世界的常识去解释。比如在游戏里受伤,只要涂了药,伤口立马就痊愈了。段沛蓝抚过她重回光洁的美背,心下一松。他的手指有一层薄茧,她感受到他指尖的温度,不由地瑟缩了一下。

空气似乎在升温,她双手抱胸,脸上不由得烧了起来。

段沛蓝的喉结滚动了两下,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些旖旎暧昧的画面,他似乎不止一次抱过她,吻过,拥有过……那些画面隔着一层迷雾,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

他心中的渴望如同一头破匣而出的巨兽,可是他很怕唐突了她,小声说:“我想吻你。”他在心里想,就算她现在甩他一耳光,他也认了。他当下就想说出来,便坦坦荡荡地说了。

石飘回头看他,看到他透亮的眼睛,心如小鹿乱撞。喜欢了,就没有办法抗拒。她轻轻地“嗯”了一声。两人越靠越近,额头抵着额头,先是试探似的蜻蜓点水般亲吻,然后便失了控,野火燎原般一发不可收拾……

他有些意外,她虽然长着一张软萌的娃娃脸,但是身上竟然有腹肌和马甲线。还有她白天用圆规杀死怪物那一下,虽然不是专业的格斗术,但是能看出练过。她应该是个热爱健身的上班族吧……心中的疑虑,都被灼热的拥抱冲淡。

这太不可思议了!

段沛蓝想起昨晚在脑海中闪现的旖旎画面,难道一切都不是他的幻想,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他真的吻过她很多次,抱过她很多次……餐厅偶遇不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眼下不是追问这些的时候,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救人。

程翎看向就要被撞开的门,冷笑道:“很显然,那位段沛蓝同学,现在正抵着门,防止怪物们冲进来。”他说着,疯狂地向门口开枪。段沛蓝闪开,怪物们一窝蜂似的破门而入。就是现在!石飘用手肘撞向程翎的鼻梁,迅速地弯腰,一刀捅进了他的肚子。段沛蓝对着程翎开枪,可惜枪里已经没子弹了。他一脚踢在程翎的手腕上,程翎手里的枪掉到了地上。

这些事发生在几秒钟内,段沛蓝捡起地上的枪,担忧地看向石飘。她用军刀手起刀落地杀怪物,大声道:“你别管我了,我能保护自己,你专心杀隐藏大怪!”

两人很有默契地分工,她杀冲进来的小怪物,他解决终极大怪。

石飘不想成为段沛蓝的累赘,为了能跟他并肩作战,她可是默默地努力了很久,吃了很多的苦,下班时间全都贡献给了散打、拳击和跆拳道训练班。这种决心战胜了她对怪物的恐惧,她的潜能被彻底激发了,竟然也能游刃有余地应付这些怪物。

那一边,段沛蓝占了优势,他手里有枪,程翎还看不到他。这时,程翎褪去好看的皮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怪物,撞破了天花板。段沛蓝瞄准大怪的头部开枪,它的头骨很硬,连子弹都打不穿。

6.他一直都在青春模式入口等她

几番打斗下来,两边陷入了僵局。石飘和段沛蓝背靠着背,她有些体力不支,气喘吁吁地说:“关键还是要打爆大怪的头。”

“它的头太硬,打不穿。”

石飘思忖片刻,道:“我以前在美院学画画,画了一个学期的骷髅。人的头颅,质地最疏松的就是筛骨。它位于鼻腔和颅腔之间,不仅骨质薄弱,而且骨骼内部有很多空腔。你试试,往它的筛骨上打。”

段沛蓝按照她说的位置,一枪打过去,真的射穿了!大怪应声倒下,周围的小怪如砂砾迎风消散了。石飘激动地跳起来,开心地说:“论学习的重要性,还真是知识改变命运。”

天花板裂开了,这里存在安全隐患,段沛蓝搂住她的腰,沉声道:“我们出去再说,我有好多话……想问你。”石飘立即收了笑意,其实她没有打算一直瞒着他的。

忽然,段沛蓝察觉到身后的危险,一把推开了她。一切发生在秒速之间,大怪锋利如钢刀的触手穿过他的后背,刺入他的胸膛。段沛蓝转过身,在大怪头部的伤口上连续补枪,它发出可怕的惨叫,终于彻底死了,而后如那些小怪一样消失了。

段沛蓝捂住胸口,血液很快浸透了白色的校服。石飘冲过去扶住他,慌张地说:“寝室里有药,我们快回寝室!”

“【系统】恭喜覃书竹同学完成隐藏大怪任务,下一门考试是数学……”

石飘并没有理会系统在说什么,两人回到寝室,段沛蓝脱了衣服,露出精壮的上身,她小心翼翼地给他上药。他疼得闷哼一声,一脸平静地说:“到底怎么回事?说吧。”

“说来话长……首先是身份,你确实是游戏里的人。还有就是穿越,其实我点开《网文剧本杀》游戏的时候,我已经穿越了,第一个场景就是餐厅,那里是青春校园文模式的入口。”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不是第一次穿进游戏。”

涂上药之后,他身上的伤口就愈合了,她松了一口气,心疼地去吻他受过伤的位置。这个身体曾经为她受过太多的伤,虽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是她都记得。

段沛蓝的呼吸凝滞,捏紧拳头,克制地说:“继续说下去。”

石飘第一次玩这款游戏,选的也是青春校园文模式,她穿越到了一所军校,身份是学员,段沛蓝是她的教官。她看到这位颜值爆表的冷面教官,以为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她了,却没想到剧情背景是丧尸爆发的末世,物资匮乏,随时都有丧尸来袭,活命都困难。

系统发布给她的任务是突破丧尸大军的围攻,抵达安全区。在这个过程中,段沛蓝救了她一次又一次,两人日久生情,成为了关系亲密的恋人。在那炼狱般的末世,他们都是彼此的光。

彼時还剩最后一波丧尸大军,安全区近在眼前,她只要跑进安全区,就可以回家了。段沛蓝拽着她躲在掩体后面,他快速地换着弹匣,这是他剩下的所有子弹了。安全区前聚集了无数的丧尸,要冲过去绝非易事。

她看着他迷彩服上的血迹,心想,强大如他,也已经快到极限了吧?石飘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搂住他的腰。连日的逃命已经让她筋疲力尽,不逃出去便是死,逃出去就要离开他,无论是哪种结局,对她而言都是悲剧。

确认恋爱关系之后,石飘便将自己的穿越者身份告诉他了。段沛蓝心里清楚,进了安全区,他们就再难相见,或许是永远都见不到了。可是比起这个,他更希望她能在那个平安的世界,好好地活着。

“其他丧尸正往安全区聚拢,我们只能冲了。”他低头用力吻了一下她的头顶,沉声道,“石飘,打起精神来。你不是说你很想念你那个世界的奶茶和火锅吗?你很快就能出去了。”他对她伸出手,“相信我,我送你回家!”

石飘握住了他的手,他的左手握紧她的手,右手握紧枪,对她笑得阳光灿烂。

段沛蓝怒吼一声,身姿敏捷地打倒冲过来的丧尸,为她杀出了一条血路。子弹很快就打光了,他扔了枪,一个公主抱抱起她,旋身踢开挡路的丧尸,往安全区跑去。石飘看到鲜血从他受伤的额头淌下来,眼眶泛红,搂紧了他的脖子。

身后的丧尸大军冲过来,他们离安全区还有十米……五米……三米……一米!丧尸眼看就要啃上他的肩膀,他用力一抛,将她抛进了安全区。

“段沛蓝!我还会回来的!等着我!”

然后她便穿回了现实世界。

7.他是系统的bug,系统也很无奈

“我人虽然回去了,心却还在这里。”石飘蹭了蹭他的胸口,道,“吸取第一次的经验教训,我不想再拖你后腿,所以我发愤图强,锻炼身体,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才再次打开游戏。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穿进来,也不知道自己穿越的剧情里有没有你。”她心满意足地说,“谢天谢地,你竟然在青春校园文模式的入口出现了。当时我简直高兴疯了,然而我很快发现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不过没关系,就算你失忆了,你还是会对我动心的。”

段沛蓝陷入了沉思,在他的记忆里,他是特种兵退役,退役之后就一直在军校任教。至于和她相恋的经过,他都不记得了,唯一剩下的模糊影像,就是那几个时不时闪现在脑海的旖旎画面。他去那家餐厅,好像是跟什么人有约……可是到底跟什么人有约,他按着眉心,怎么都想不起来。只是那种感觉很强烈,让他宛如一个游魂,在餐厅里徘徊,不愿意离开。

“可是我怎么会失忆?”

“【系统】NPC逃离所在的网文剧情,相关记忆便会消失。段沛蓝校尉,你现在就是游走在游戏里的补丁,所以分配覃书竹这个角色时,才会发生把你跟玩家绑定在一起的错误。你能回到你自己的剧本里去吗?那本小说现在都没有男主了。”

小说男主出逃,石飘听出了系统的无奈。

段沛藍没有感情地说:“滚。”

石飘“扑哧”笑出声,四目相对,他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蹙眉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甚至不算人,只是一个NPC。”

“这个世界这么大,有多重维度,我爱的人刚好是一个NPC,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石飘认真地说,“那些你忘记的记忆,我可以慢慢地说给你听。未来,我们也会创造更多甜蜜的回忆。”

他笑了,低头吻住她的唇,声音温柔地说:“好。”

8.尾声

半年后,石飘数学考试又又又不及格。她已经补考、重考了无数次,成绩很稳定,一直在四十分上下。系统都崩溃了,这次故意出的小学数学题目,放水放到太平洋,就是希望她这钉子户能早日通关离开。可是她竟然只给它考了四十四分,这是公然挑衅系统。

“【系统】亲,系统这边建议你端正考试态度,你这种赖在系统里蹭吃蹭喝的行为,很不要脸呢。严重警告:高三禁止早恋,请放开那个bug。”

石飘接过段沛蓝从小卖铺买来的冰激凌,另一只手钩着他的校服边,笑得眉眼弯弯道:“大怪小怪都给我们虐完了,系统你能拿我们怎么着?”

系统:……

段沛蓝好笑地拍了拍她的头,一本正经地说:“是不是在这本小说里玩腻了?”

石飘点点头,嘟嘴道:“这里除了考试就是打怪,确实没什么意思。”

“那就去其他文里玩玩,隔壁是玛丽苏青春校园文,好吃的特别多。”

她的眼睛一亮,道:“还可以这样?系统能同意?”

“我现在是系统补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它拿我没有办法。”他抱起她就走,霸气地说,“媳妇高兴就好啊!”

幸福是什么?石飘的幸福,就是“段沛蓝”三个字。冲破次元,只为与他相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