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请签收你的特色邻居

我家有个邻居,过分热情。

一件破洞衬衣(冬天就穿一件四处露棉花的棉袄)加一辆二八老旧自行车,就是他的标配。

他经常热情地送礼送到别人家,给楼上的邻居家送过痰盂,给楼下的老爷爷送过一捧冬瓜皮……

今年的三月三,他给我们家送艾叶,我们婉拒后(婉拒无效),还要亲自用透明胶贴到我们门口的对联上。因为对联承受不住艾叶的重量,和艾叶双双阵亡……

我们乡里乡亲都受过他的“恩惠”。他的热情事迹在小区内广泛传唱。

只是大家看到他时,不是佯装接电话,就是放慢脚步,远离他……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又给你家置办什么玩意儿了。

——只想躲着走的任天天

月儿:流水的邻居,铁打的我我跟浅仓的婚房是个八十多平的朝南小三居,隔壁也是差不多的面积。三十二楼,视野好,入住多年,至今未买客厅空调,因为风大太,根本不需要啊!我们很喜欢在夏天把大门打开,让风疯狂地往里面涌,呼啦啦呼啦啦,感觉像在山顶上。这天晚上,我们又把门打开等外卖。(半夜十一点美好时光,小龙虾共享。)没过一会儿来了一个外卖小哥,敲了敲我们的门。我:哇!好快!外卖:请问你们是320×吗?浅仓:不是……是隔壁。这时隔壁探出一个二十来岁男人的头:我的我的!又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外卖。我:哇,时间刚刚好!隔壁,又探出一个中年人招手:这边这边,谢谢谢谢。我和浅仓对视一眼,默默地把门关上。(隔壁不是没住人吗?什么时候住了新邻居?)接下来的等待小龙虾的时光,我听到了一串又一串的外卖小哥的脚步声。而出来拿外卖的邻居也换了一批又一批人。不是标准的小三居吗?里面是打开了无限空间吗?终于等到小龙虾之后,快递小哥哭了:你们隔壁住了多少人?我这晚上尽往你们这跑了。我摊手:谁还不想知道啊?第二天早上出门上班等电梯的时候,我得到了答案。新入住的邻居分别是:小男孩1个,小女孩2个,夫妻1对,老伴儿1对,不明身份男子1个……真是……厉害了呢!每天都听着如菜市场一样纷乱的脚步,我和浅仓默默取消了山顶午夜场宵夜时间,嘤。

带针:最怕七月半夜晚有人敲门……这话题非常适合来吐槽一下我所住小区的物业。不说环境脏乱差,小区外私家车随意停放,就连水费都没有统一交给水利局管理。物业不作为,住户不愿意缴物业费。这天下班回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老公十分钟前说马上到家,于是这会儿我想也没想就去开门了。结果两位穿着七分类似空姐制服(?),画着精致大红唇妆容的小姐姐出现在我家门口。小姐姐:“您好,我们是物业的,方便的话请您缴一下八月份以前的物业费哦。”我晃了一下神,想跑但是没办法,于是灵光一闪:“那个……我家大人不在哎。”小姐姐都要哭了:“亲爱的,要不您先交上半年的?我们今天不完成任务不能下班,嘤嘤嘤。”我总是心太软,硬着头皮交了半年物业费。可这事还没完。差不多十天后的一天晚上,是那种静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夜晚,我家门上响起了一阵不疾不徐的敲门声,一下,两下,是魔鬼的节奏。我妈在另一个房间,她停下了叠衣服的动作,我也默契地关小了电视,噤了声。空气似乎静止了,敲门声就如“夺命连环call”一般,不绝于耳,不依不饶,大有你不开门我就不停的架势。敲了有五分钟吧,等到声音静止,我妈灵异地(?)从房间探出头,和我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这物业是有多缺钱!不才交了物业费吗?这才多少天?”我拽紧我的小毯子:“妈耶,七月半大晚上的来敲门,魂都吓出来了好吗!”

任天天:震惊了我的世界观

最近我们小区发生了一件大事。

小区里的树又双叒叕被砍了,始作俑者被某业主抓了个现行。

小区的邻居们不淡定了,投诉到物业。物业经过调查取证后,给出回复:被小区某个大爷,误认为挡住天井(请问天井在哪里?),然后以影响环境为由,给砍了!

物业的解释发到业主群中,顿时就炸了锅。

有人说物业不作为,不仅没有严肃处理这件事,给出的解释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有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凭什么他个人认为哪样,就能任意砍伐作为小区公共资源的大树?

有人主张砍一罚十,那个“误认为”的大爺必须严惩!

更让大家震惊的是,经过某业主暗访,据说是那个老人家不是第一次砍树,而那些砍掉的树做了家具!(惊到了我正直的世界观)

现在某业主已经上投诉到园林管理局,处理结果还在等待中……

干得漂亮!

就因为这件事,原本互不搭理的邻居们,为了共同的家园,突然之间团结起来了,一起讨伐违法砍伐者,抵制物业不作为,真是让我热血沸腾,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区了呢。

最后希望我们小区和和睦睦,平平安安。

魅丽校对一姐,韩奶奶智斗邻居

收养了十五只流浪猫的资深校对韩奶奶我,楼下住着一位十分奇特的邻居——刘奶奶!

刘奶奶每次看到“年轻貌美”的我都特别嫉妒,敢怒不敢言的后果就是,迁怒我的小猫咪们!

小猫咪可爱地喵喵叫,她说吵;小猫咪快乐地蹦蹦跳跳,她说烦……仿佛她的耳朵自带雷达。我想问,你为什么不利用你这么有优秀的耳朵去报效祖国!去监听别国的无线电信号!真是暴殄天物!

刘奶奶先是小动作不断,比如关我的水闸啊,拉我的电门,或者暗搓搓地在我门口倒垃圾。而不明所以的我,一脸懵蒙!

接着,没有任何沟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刘奶奶报了警!对!报了警!可怜的韩奶奶被警察叔叔敲开了门……这不是浪费社会资源是什么!

当着警察叔叔的面,刘奶奶一秒钟戏精附体,声泪俱下,说猫咪半夜跳来跳去影响她休息。(小猫咪:人家是世界上走路最轻巧的小动物好不好!)

最后在警察叔叔的协调下,我答应了她一切需求。

但是……我远远低估了一个更年期妇女疑神疑鬼的能力!

再一次被砸门之后,我半夜三点,奋起反击,不带脏字地把她骂了个底朝天!

总结:对待理智友好的邻居,可以好好沟通,商量行事;对待脾气暴躁、蛮不讲理的邻居,要比她更暴躁、更蛮不讲理。

《学霸和我》作者五更大雨:蹦迪吗,大妹子?最近我们小区治理噪音,不允许大爷大妈跳广场舞了,我个人对这个举措表示比较满意,直到那天我邻居大爷来敲我家的门。大爷:么儿,你们家院子晚上要用吗?我:不用啊,大晚上能做啥用。大爷:那我能用吗?我老伙计们要来。我:当然可以,您随便用。于是晚上我正在码字,听到院子里一阵吵闹,拉开窗帘一看,全小区的大爷大妈都来了。我正观察这群人是不是要非法聚会,就看到这群大爷大妈开始手舞足蹈了,你能想象僵尸片默片吗?完全场景照搬啊!刚开始我还以为这些大爷大妈参加了什么邪教组织,过了两分钟,我发现他们是在跳广场舞!没有音乐的广场舞!神也阻挡不了大爷大妈的步伐啊!

《一念微甜》作者伊安然:“妖”妹妹,你能不能正常点儿

我跟小区邻居们的关系都平淡如水,一年都见不了几面,还是改说我的大学室友吧。

提起那位室友,我现在心里还发寒。

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我办完入学手续到宿舍的时候天都黑了,一推门就见一个穿着白睡裙,长发及腰的妹纸站在窗边。见我进来,她回头幽幽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就鬼里鬼气地“飘”了出去。

我们宿舍当时是四人间,这个妹纸其实是我们四人中年纪最大的,可她要求我们喊她姚妹妹。可姚妹妹身上鬼里鬼气的嗜好,让我们宿舍除她以外的三个傻大姐都差点儿吓破胆。

她特爱照镜子,而且喜欢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地点评自己的长相。有好多次周末清晨,我還做着梦的时候,听见有个嗓音轻声细气地忽东忽西地飘在我周围:“我这眉毛要是再弯一点儿就好了,嘴唇要是不那么翘其实还是很好看的吧?呀,今天的舌苔有点儿黄……”

清晨六点,睁眼就见一个穿着白睡裙,披头散发,拿着镜子来回踱着步的身影,那感觉简直绝了!而且因为头发太长,她坚称吹风机用久了会损伤发质,所以从不直接吹干头发,而是把头发吹到半干就横躺在床上,将腿靠在墙壁上,头搁在床沿边,将一头长发垂到下铺“晾”头发。自己晾着晾着就睡着了,我们夜里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发现对面“挂”了一个脑袋,或者闭着眼趿着拖鞋起床,却一脸撞上毛茸茸的长发,差点儿被一路向西,当场送走有木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