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二十四分之一(一)

吕天逸

二十四分之一(一)

孟繁是食梦兽与魅魔的混血,可以进入人类意识世界,操控人类的精神,由于有这种能力,他装模作样地开了一家心理诊所。

一次机缘巧合,他遇到了人格分裂患者——“小公主”一只手娇弱地挽着孟繁,一只手孔武有力地拎着十多个购物袋。

孟繁潜入他的精神世界……

这位患者身上居然挤了二十来号精神体,一、二、……二十四!”

二十四重人格!

这人究竟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楔子

永立3978年。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已经有了飞速发展,人类诉求基本得以满足。

只是科学的探索像一个未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一样吸引着科学家们,慢慢地,有部分科学家开始尝试追溯物种起源,企图打通时空隧道,复原神话中早已消失的物种,极少部分人类在科技的帮助下,甚至有了传奇的特异功能。

然而,特权和科技带给人类的并不一定全是优势。

随着时空隧道的开启,人类世界已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第一章二十四重人格与二十三脸惊恐

孟繁第一次见到燕一,是在一家银行。

当时孟繁正在自动取款机前排队等着取钱,突然听见大堂传来一片混乱的尖叫声。

孟繁一抬头,看见有个用黑布蒙着面的男人将一把砍刀横在怀中人质的脖子上。蒙面人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要求柜员把现金装在他提供的口袋里。

被他挟持的人质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子,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么的,面无表情,双眼放空,身体软得像一团泥。而劫匪则十分紧张,满头大汗,嘴唇哆嗦得厉害,手里的砍刀死死地抵着人质的脖子,刀刃与皮肤接触的地方泛出一丝淡淡的红。

孟繁蹑手蹑脚地走近,在劫匪身后猛地大喝了一声:“喂!”

劫匪打了个激灵,迅速扭头,目光恰好对上一双黑眼睛。那眼睛有些怪异——东方人的瞳仁大多是茶褐色,瞳仁正中是纯黑色的瞳孔。可他对上的这双眼睛是一整片分不出瞳孔的深黑,里面还有细碎的星星光点,仿如两个微缩版的宇宙……

劫匪愣了一下,正要对来者发出威胁,身体却突然动弹不得。

而此时此刻,通过一个短暂的对视成功侵入劫匪精神世界的孟繁,以一记干净漂亮的扫堂腿撂倒了他的精神体,骑在上面就是一顿狂揍!

“我让你抢银行!”孟繁的重拳像雨点般落在劫匪精神体的脸上,“我让你抓人质!”

孟繁是个心理医生。

孟医生有独特的治疗方式。

挨了一顿暴打后,劫匪的精神体萎靡不振,蜷缩如胎儿。孟繁抬手按住精神体的额头,强行进入他的意识中,搜寻着可能存在的“食物”。

很快,孟繁便在劫匪童年回忆的角落中窥探到一段被赌鬼父亲家暴的记忆。

孟繁把这部分记忆吞入腹中,心满意足地舔舔嘴唇。

恐惧、绝望的记忆是香辣味的,四舍五入后就是一份麻辣香锅。

孟繁退出劫匪的意识之海,看了一眼劫匪一动不动的精神体,满意地回到现实世界。

这一切都发生在精神世界,而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速存在巨大差异,故而,银行大堂里的目击者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很好看的年轻男人突然从ATM机旁走到劫匪的身边,然后片刻前还张牙舞爪的劫匪便毫无预兆地松开人质晕倒在地。

“哎呀,怎么回事?”孟繁一脸无辜,甚至还心有余悸般地拍了拍胸口,演技超群。

被当作人质的男子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谢谢你。”

孟繁瞟了他一眼,谨慎道:“谢我?我什么都没干。”

男子皱了皱眉,指指孟繁的眼睛,坚定地说道:“你刚才的瞳仁是黑色的,里面还有光点,但现在是褐色的,光点也没有了,你肯定是做了什么。”

“光线问题。”孟繁冷静地说道。

“你在和我说话?”男子眨了眨眼,忽然一脸困惑,那不是对答案表示不理解的困惑,而是一种对自己为何身处此地感到茫然的困惑。

孟繁有点儿蒙:“……对啊,我说我眼睛颜色的变化是光线的问题。”

男子眉头一抽,突然又一脸惊恐地捂住下身:“天哪!我怎么在外面?!我不是在泡澡吗!”

孟繁冷静地提醒道:“你穿着裤子呢。”

男子低头扫过自己的身体,舒了口气,随即又被自己的口气熏得直扇风:“那个贱人又吃大蒜!”

这是……多重人格?孟繁饶有兴味地和男子对视了一秒钟,故技重施,潜入对方的精神世界。

安全潜入的一瞬间,纵使是阅尽人类精神世界的孟繁也不禁发出一声感叹:“哇……”

这个男人的精神世界里居然满满当当地挤了二十来号精神体,这些精神体长得一模一样,神情各异,互相还在聊天,一发现孟繁闯进来,立刻安静下来,齐齐盯着他看。

孟繁哆哆嗦嗦地数了数:“一、二、三……二十三、二十四!”

二十四重人格分裂!

回到现实世界,孟繁用注视珍稀文物的灼热目光注视着对方,兴致盎然道:“这位先生,方便给我留个电话号码吗?”

男子嫌弃地摆摆手,道:“不留,你太丑。”

孟繁讶异地说道:“你是瞎子吗?”

“哇,这里有个小帅哥。”片刻的沉默后,男子忽然轻佻地吹了声口哨,目光像狼一样在孟繁的身上狠狠地扫了一遍,摆弄了一下手机,调出拨号界面,没头没脑地问,“约吗?”

孟繁接过他的手机,飞快地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并拨打出去,随即诚恳地说道:“不约。”

男子这么口是心非的吗?!

孟繁解释道:“我姓孟,是个心理医生,要你的联系方式是因为……”

“我的手机怎么在你的手里?”下一秒,男子面若冰霜地夺回手机揣进口袋,不顾安保人员的阻拦,大步走出乱得一锅粥似的银行。

孟繁望着他的背影,不禁肅然起敬。

这人究竟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在银行办理完业务,孟繁回到诊所继续处理工作。

在送走今日预约的最后一位患者后,孟繁掏出手机,拨通那位二十四重人格分裂患者的电话号码。铃声响过好几遍,那边才接起来,声音刻板冰冷:“喂?”

“喂,你好。”孟繁试探道,“呃……请问你还记得今天银行的事吗?我是问你要电话号码的人”。

对方:“哦,丑八怪。”

孟繁恨得磨牙,正想着等过一会儿人格切换了再打过去,那边却忽地冒出一个轻佻的声音:“喂,你是哪位?”

孟繁重复了一遍:“你还记得今天银行的事吗?”

对方听见他的声音,立刻惊喜地吹了声口哨,含笑道:“记得,那个小帅哥。”

“是我,你好。”孟繁生怕下一秒这个能说上话的人格又被顶下去,连忙确认道,“你能坚持多长时间?”

对方发出一声轻笑:“一个小时没问题。”

“那太好了。”孟繁松了口气,打算和这个人聊聊。

对方压低声音道:“肯定好,包你满意。”

孟繁心想:“变态!”

孟繁:“别、别、别,您不用受累。今天在银行,劫匪刚昏过去的时候,和我道谢的人格在哪里?能让他接电话吗?”

几秒钟的沉默后,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在这里。”

孟繁做了个深呼吸,用最快的语速一口气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和对方说了一遍。

随后,孟繁用最诚恳的语气说道:“你可以试试来我这里治疗,我的治疗方式比较特殊,说不定可以帮到你。”

话音落定后,电话里安静了漫长的一段时间。

孟繁:“……喂?你好?又换人了?”

对面这才飘来一句:“没有,我叫燕一。”

孟繁随手扯了张便笺:“是‘燕子的‘燕?‘一是‘一二三四的‘一?”

燕一道:“对的。”

孟繁:“你的其他人格不会叫燕二、燕三、燕四吧……”

燕一认真道:“是的,一直到燕二十四。”

孟繁……

燕一:“我是一个严谨的人。”

孟繁差点儿笑出来,都二十四重人格分裂了,还严谨呢。

“我什么时候去你的诊所找你?”燕一问。

“嗯。”孟繁翻了翻日程表,道,“要不就明天吧?下午三点……呃,你能准时过来吗?”

“什么下午三点?你要干什么?”燕一突然换了个语气,也不知道是突然变成燕几了。

孟繁耐着性子道:“麻烦让燕一接电话。”

不知道是燕几的人冷冷地说道:“太丑,不想接。”随即,他飞快地挂断了电话。

孟繁……

下午两点四十五分,孟繁送走今日预约的倒数第二位患者,揉着眼睛蜷缩在柔软的扶手椅上假寐。

刚才那个病人在经历过一次惊险的意外后,长期情绪低落,郁郁寡欢。对于这种情况,专业书上有一长串拗口的词汇来形容,不过,孟繁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他的心理学专业知识储备和外行差不多,除了一些忽悠人的套路之外,他什么都不懂,然而,他有一个天生的优势——他不是人类。

为刚刚的患者做心理治疗时,孟繁潜入患者的意识之海,寻觅并捞出那段引发问题的记忆,将它流放到意识之海的最深处,不许它在表层兴风作浪。如此一来,患者的问题便自然可以得到解决。

孟繁的父亲是魅魔,母亲是食梦兽,这两种非人类的生物可以用自己的精神体直接入侵生物的精神世界。他们的不同之处在于,食梦兽以生物的记忆为食,可以从意识之海中直接吞噬、封印、打捞记忆,魅魔则可以在精神世界中制造假象,使生物产生虚假记忆抑或幻觉。同时拥有这两种能力的孟繁完全可以将人类的精神世界玩弄于股掌之中。

他能够寻找出造成人类心理疾病的根源并将其淡化或销毁,甚至可以直接篡改那些黑暗悲惨的记忆,没有哪个人类心理医生可以做到这一点。所以,他的治疗总是很有效果,诊所的口碑好,生意也就越来越好。

孟繁休息了一会儿,计算了一下这个星期的收入,颇为满意。

这时,孟繁的助理方麒敲了敲门走进来:“孟医生,有一位燕先生预约了下午三点,已经来了。”

方麒和孟繁是远房亲戚,方麒的祖母是魅魔。

有着四分之一魅魔血统的方麒成功地遗传了魅魔的美貌,但魅魔的看家本领——致幻,他却天生就做不好。

于是,不肯服输的“混血”小魅魔在大学毕业后,自告奋勇地来给孟繁当助理,有时间就跟着他学东西。

孟繁看了看叼着辣条的呆萌的方麒,翻了个白眼道:“将辣条吐掉,请燕先生进来。”

不一会儿,燕一就被方麒领进来了。他今天显然精心打扮过,身上的奢侈品随便拿出一件都够孟繁埋头苦干一个星期。

他穿了一身休闲西服,那别致的剪裁将他的身材衬托得十分完美,柔软的布料恰到好处地包裹着形状漂亮的肌肉。他的头发向后梳着,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几缕略长的头发垂落下来,被他抬手捋到后面。

孟医生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荷尔蒙的攻击!

孟繁松了松领带,道貌岸然地问:“你多高?”

燕一微怔,似乎没想到心理医生会问这个,但还是老实地回答道:“一米八六。”

“体重多少?”孟繁一脸严肃。

燕一神情一变,一脸茫然地打量着这间诊疗室,不客气地问:“你是谁啊?这是哪儿?”

孟繁……

不等他解释,燕一突然低头瞄向自己的手背,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道:“十六日下午三点,去找孟医生,地址在手机备忘录里。”燕一抬眸望向孟繁,“你是孟医生?”

“没错。”他来这一趟真是太不容易了,孟繁心疼地点点头,“你先坐。”

燕一听话地坐下了。

孟繁翻开一本新的病历本,自言自语道:“我们从哪兒开始呢……”

“抱歉,打扰一下,请问你是哪位?”燕一突然诚恳地望着孟繁,三秒钟的沉默后,燕一“啊”了一声,再次低头看手背,慢悠悠地念道,“十六日下午三点,去找……”

显然,他的二十四个人格都知道手背上会写着重要信息。

“你够了。”孟繁忍无可忍,侵入燕一的精神世界,二十四个一模一样的帅哥一脸发蒙地看着他。

准确地说,是二十四张发蒙的脸。

“燕一是哪个?”孟繁高声问。

燕二到燕二十四齐齐地抬手指向燕一。

孟繁分开人群,走到燕一的面前,试图进入这个精神体的意识之海窥探他的记忆。但是,燕一的精神体拒绝了他的窥探。

有时也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孟繁并不惊讶。

有些人的意志力会比一般人顽强,这种人的精神体会把自己的意识之海保护得很好,但理论上来讲,孟繁仍然能够趁他们疲惫、沮丧、生病或精神力虚弱时强行突破。

不过,意志力顽强的人会分裂出这么多人格吗?孟繁迟疑了一下,给燕一的精神体输入了一些精神力,随即恶狠狠地挥了挥拳头,威胁其他精神体:“你们二十三个不许乱动,不经燕一的允许,谁要是冒出来,我揍谁!”

二十三张脸都是一副惊恐的样子。

孟繁以前没见过人格分裂的病人,不知道这招好不好用。不过,他本来也没有必须把燕一治好的决心,只是觉得有意思,想治着玩一玩。

见那二十三个精神体都吓得不敢动,孟繁放下心,离开燕一的精神世界。承载着精神世界的肉体并不会在主观上记得发生在这里的事情,虽然精神世界里发生的事情会潜移默化地对人的心理产生影响。

回到现实世界后,燕一发了一会儿呆,似乎在和其他人格争夺身体的所有权。随即,他神情清明地眨了眨眼,道:“我现在是燕一,孟医生,我们开始吧。”

“好!”孟繁简直想哭,抓紧时间道,“先谈谈你的家庭。”

根据孟繁不怎么丰富的专业知识,人格分裂症患者大多是在童年时期遭受过虐待。这些患者在身体或心理上感觉到痛苦时,会分裂出其他的人格来代替自己承受痛苦——反正小说里就是这么写的。

燕一想了想,老实地说道:“我是个孤儿,两岁的时候被领养。我的养父母当时没有孩子,医生检查说他们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拥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后来我的养母……她奇迹般地怀孕了,生下一个男孩,我的弟弟比我小四岁。”

孟医生心疼地看着燕一,瞬间脑补出一部凄惨的家庭伦理剧——因为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所以,那对夫妻虐待领养来的孩子……

燕一察觉到孟繁怜悯的眼神,解释道:“我的养父母对我很好,即使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对我的关爱也并没有减少。在发现我存在人格分裂的问题后,他们还一直带我四处求医。”

孟繁……

啧,还嘴硬。

燕一诚恳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

孟繁低头,貌似专业地在本子上记录情况。

这是他的固定节目,每次给人看病时,他都要像个真正的医生一样问问这,问问那,假装认真地开导病人,甚至会还原电影里的套路,给人表演一套催眠术,然后趁病人不注意,偷偷潜入病人的精神世界,把问题搞定。

他简直一身是戏。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病人痊愈得莫名其妙,次数多了,说不定会惹上麻烦——比如被这座城市里的怪物猎人盯上。

“我真是一个机智的魅魔!”孟繁在心里狠狠地夸了自己一番,仗着燕一坐在桌子另一边看不到本子,而且自己的字写得特别龙飞凤舞,于是随心所欲地乱写:“姓名,燕一。症状,嘴硬,童年受过虐待,分裂出二十四个人格,还死不承认。身高一米八六,体重、三围待定。腰细,腿长,昨天被劫持的样子很狼狈,今天打扮打扮居然还挺帅的,是我欣赏的类型。如果他今天坚持要和我……”

燕一目不转睛地盯着孟繁的手,突然淡淡地问了句:“我是你欣赏的类型?”

孟繁心想:你逗我。

“你說什么?”孟医生貌似冷静地放下笔,合上本子,面露谴责道,“我在记录你的情况,请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燕一露出一个轻浅的微笑:“如果我今天坚持要和你……什么?”

孟繁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精彩。

燕一眨眨眼:“孟医生?”

“你怎么看见的?”孟繁臊得满脸通红,再次确认了一下燕一与自己的距离,觉得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看见本子上的字。

燕一扬眉:“字是看不见,但你写字时笔尖的运动痕迹,我看得很清楚。”

这……这是什么眼睛啊?!孟繁怔了一下,突然想起昨天在银行时,燕一也是很快就察觉到了自己眼睛颜色的变化。

孟繁的眼睛平时是深褐色的,但是在入侵生物精神世界时,有短暂的一瞬会变成纯黑色。燕一当时被劫持,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居然还能发现这种细节……

这人不正常啊!

好吧,他本来就不正常。

孟繁拭去冷汗,磕巴道:“我……我乱写的,你别介意啊,呵呵。”

燕一耸了耸肩:“没关系。”

孟繁有点儿慌,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强调道:“其实,我不欣赏你这种类型,我真的是乱写。”

“没关系。”燕一露出一个绅士的微笑,眼睛弯出一点儿弧度,又补了一句,“但是,我欣赏你这种类型。”

孟繁……

燕一优雅地欠了欠身:“开玩笑的,我们继续吧。”

孟繁擦去额头沁出的细汗,道:“继续讲你小时候的事吧。”

燕一想了想,道:“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我的养父母真的很好。我大约是在四岁时意识到自己有时会突然失去意识,再次清醒时,人却在别的地方,做着别的事情,和之前的记忆对不上。不过,在小的时候,我的这种情况出现得并不频繁。它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的。十八岁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体里居然已经住了二十四个人格,而且人格的切换变得越来越容易,尤其是当我感到紧张的时候,比如昨天就换得特别快……”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手表,苦笑道,“我已经很久没像这样过了,连续十分钟以上保持主人格的意识。这个毛病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麻烦,比如,今天中午出门之前,我挑选这套衣服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为什么?”孟繁脱口而出。

“因为我们的审美观完全不同。”燕一嘴角一扬,用食指重重地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每个人格都有自己的喜好,并且想操纵这具身体,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有一个居然喜欢穿裙子,我觉得很可怕。”

孟繁内心:……那的确很可怕。

燕一又解释道:“他是男性,有异装癖。”

孟繁:“……”

又和燕一聊了一会儿,孟繁很确信自己刚才给燕一主人格输入精神力的做法是有效的,因为在这长达半个小时的聊天过程中,他一直没有切换人格,就连他自己都对此表示十分惊讶。

“孟医生,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吗?”燕一再次确认手表上的时间,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惊喜,“已经半个小时了。”

“呃,我……”孟繁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无耻道,“其实和你聊天的过程中,我在不断地向你施加心理暗示,强化你的主人格。”

燕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个治疗方法真的很有用。”

孟繁厚着脸皮忽悠:“那必须有用,这个疗法是我独创的……要收很多钱的。”

“怎么又是你?!”孟繁正说着,燕一突然出言打断,一脸嫌弃地瞪着他,毫不留情地评价道,“居然比昨天还丑,你是怎么办到的?”

怎么又是这个人格!孟繁咬牙切齿地在桌下狠狠地踩了燕一一脚泄愤,然后在对方做出反应前,再次入侵他的精神世界,把主人格揪出来,输入了一些精神力。

虽然这个方法可以产生效果,但精神体对精神力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输得太多,搞不好会爆炸。孟繁只能适可而止,感觉差不多就停手。

待孟繁再次出来时,燕一又变回了主人格。

“刚才我好像又换了。”燕一甩甩头。

孟繁摆出一副专家脸:“是的,但是,你看,在我的心理暗示下,你的主人格很快又回来了。”

“孟医生特别厉害,所以,孟医生的诊金也会特别贵……毕竟你看起来也特别有钱。”

燕一困惑地抬起脚:“我脚疼。”

孟繁关怀道:“没事吧?刚才踢到桌脚了?”

燕一扬眉:“我皮鞋上有个脚印。”

孟繁……

“可能是左脚踩右脚了。”燕一推测道。

“那肯定是。”孟繁点头。

“但是,鞋底的花纹对不上。”燕一苦恼道。

孟繁牙疼地看着他。

燕一缓缓道:“我有一个人格,我给他的排序是燕三,因为他的出现频率很高。燕三的审美很奇怪,嘴巴又毒。大众觉得好看的人,在他眼里都丑得要命,而且,他还总是忍不住嘲讽人家……这些是我弟弟告诉我的。因为我弟弟长得很好看,所以,燕三喜欢讽刺他。有一次,我弟弟被他说得忍无可忍,明知道是我的身体,却仍然和他打了起来。”

“哦。”孟繁满脸听不懂的样子,“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燕一笑了笑:“没什么关系,你不是让我随便讲些自己的事吗?”

孟繁无言以对,犯愁地看着他。

这个人,不仅是个精神病,而且好像还很腹黑!

第二章小仓鼠与大明星

孟繁尴尬地沉默着,燕一好笑地看着他。

这时,方麒将诊疗室的门推开了一点儿,他的腮帮子鼓鼓的,手里还拿着一盒饼干:“孟医生,又来了一位燕先生,说是来接这位燕先生的。”

“哦,是我弟弟,”燕一解释道,“他说过今天工作结束后会来接我。”

自从有一次燕一独自出门,在出租车上连续换了五个目的地,被司机破口大骂,继而打了一架之后,他的家人就尽量避免让他一个人出门。

燕一这个情况实在太过特殊,家人为他请过很多生活助理,但最后都干不长。

因为,助理们纷紛表示,和燕一在一起时间久了,自己也快要分裂了。

这几天在燕一身边硬着头皮干了三个月的生活助理也辞职了,新的还没聘请到,于是他的弟弟便抽空亲自来接他。

孟繁抬头,看见方麒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男子。他的个子比方麒高了整整一个头,脸被墨镜和口罩遮得严严实实,身材很好。那两条笔直修长的腿相当夺人眼球,透过半开的衬衫领口,还隐约能看到干净诱人的锁骨,精瘦漂亮的身体像一支蓄势待发的利箭。

见孟繁看过来,男子抱歉地开口道:“不好意思,我在外面等。”嗓音温和,声调中蕴含着淡淡的笑意。

孟繁看他一眼,道:“好的,我们的治疗还没有结束。”

燕一全程目不转睛地盯着孟繁。门关上后,他突然笑了笑,道:“我弟弟长得很好看,不比我差,不过我们是两个类型。”

“哦,我们不谈这个。”孟繁一脸冷淡的样子,掏出一块拴着链子的怀表,装模作样道,“我现在给你做一下催眠,催眠后,你的主人格可以稳定一段时间,至于这段时间具体能维持多久,要视其他人格的活跃程度而定。”

燕一点点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那么,我们开始吧。”

孟繁按照一贯的套路,丢过去一个泰迪熊,和蔼地说道:“如果紧张,可以抱着这只熊。”

燕一低头研究了一下那只熊,笑了:“我看过一个讲心理医生的电影,里面的男主角在催眠别人前就是递过去一只泰迪熊,然后把他的怀表晃来晃去。”

孟繁心想:没错啊,我就是在模仿那个!

“我没看过,巧合吧。”孟繁晃起怀表。

“你可以看看。”燕一似笑非笑,“我断断续续花了一天才看完,我觉得那应该算是一部喜剧片,因为男主角很搞笑。”

孟繁沉默了片刻,强行催眠:“燕先生,请你保持安静,放松身体,现在你感觉你的眼皮很沉……”

燕一的眼睛炯炯有神。

孟繁气鼓鼓地运用魅魔的力量释放了一个幻术。燕一打了个哈欠,挣扎了一会儿,随即无法抗拒地闭上眼……

“这人真麻烦。”孟繁松了口气,让燕一就那么睡着,然后掏出手机玩游戏。

诊疗室门外,方麒一边咔嚓咔嚓地吃着饼干,一边热情地指指自己对面的小沙发道:“燕先生,您请坐,稍等一会儿就好。”

燕一的弟弟礼貌地道谢,墨镜后的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方麒手里的饼干。

方麒呆萌地继续吃着,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这位燕先生饥渴地舔了舔嘴唇,语气亲切地搭讪道:“北海道的白色恋人饼干,我也喜欢这个牌子。”

方麒用力地点头,继续咬得咔嚓咔嚓响:“我的最爱,可好吃了!”

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燕先生摘掉墨镜,伸长脖子凝神观察片刻,道:“这个饼干有两种口味,一种牛奶巧克力夹心,一种白巧克力夹心。你这个是白巧克力夹心的吧?”

“对呀,我觉得白巧克力夹心的更好吃。”方麒好奇地看着对方摘下墨镜后深邃漂亮的眼睛,“咦,我看你有点儿眼熟。”

“我也更喜欢白巧克力夹心的。”燕先生忽略了他后面的话,焦灼地换了个姿势,身体前倾,离方麒近了些。

“英雄所见略同。”方麒赞赏地点点头,拆开最后一袋饼干,一口塞进嘴里。

燕先生的目光暗淡下去,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

方麒又从小抽屉里拿出一盒薯条三兄弟,在燕先生面前晃了晃,道:“这个是黄油味的。”

“啊,这个我知道,很好吃的。”燕先生的眼中重新迸发出希望的光芒。

“我们的口味真像。”方麒开心地拆开包装,嘎嘣嘎嘣地吃起来,还冲那位表情复杂的燕先生笑了笑,略带羞涩地解释道,“我爱吃零食。”

“哦。”燕先生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口水。

安静的接待室里,咽口水的声音显得非常响亮,肚子发出的咕噜声也接踵而至。

燕先生生无可恋……

方麒眨眨眼,恍然大悟,忙把薯条递过去:“你是不是肚子饿了?”

已连续吃了半个月水煮白菜和鸡胸肉的燕先生如蒙圣恩,一下扯掉口罩,出手如风,抓住五根薯条,一股脑地塞进嘴里,含混不清道:“是有点儿饿。”

“你待会儿开车吗?”方麒从桌子下面翻出一个大盒子,打开,献宝道,“六花亭的酒心巧克力,可好吃了。”

燕先生放下空空如也的薯条盒子,眼睛炯炯有神:“我不开车!助理开!”

“那我们一人三颗,就剩六颗了。”方麒挑了三颗,把另外三颗递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你是不是燕子桓啊?”

“好、好、好,这个可好吃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燕先生说到一半,突然僵住了。

他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看了眼因一时忘形被丢在沙发上的墨镜和口罩,陷入沉默。

“真是啊,我就觉得像!”方麒捂着嘴小声地尖叫,脸蛋红扑扑的,翻出笔和纸,“我特别喜欢你演的电视剧,你给我签个名好不好?我不告诉别人,你……”

不告诉别人,你是个超级大吃货。

“行。”燕子桓接过笔和纸。

最近一年,他凭着一部火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迅速蹿红,尚没有自己是个家喻户晓的明星的意识,偶尔脑子一抽,还是会犯蠢,比如今天。

因为,他实在是太饿、太馋了,他天生一副喝凉水都长肉的身体,从小就是个小胖墩,却又偏偏怀揣明星梦,不甘心自己被肥肉埋没。

于是,自打青春期开始,燕子桓就过上了与饥饿为伍的日子。他每天严格控制饮食,再做大量运动,总算从胖墩变成了腹肌、人鱼线一应俱全的美男子。

本来这种日子他过惯了,也不觉得太难受,偶尔还开开荤,吃点儿零食。但前段时间,公司帮他接了个演电影男一号的通告。

由于这个男主角的设定是忧郁、纤细的美青年,所以,燕子桓还要在原有基础上再减掉十五斤体重,好给人一种纤细的感觉。

“真的生不如死。”燕子桓一边吃着方麒的零食,一边对他大吐苦水。显然在一起吃了这么多东西后,两个吃货之间已萌发了坚定的革命友谊。

吃着吃着,燕子桓突然眼珠一轉,问方麒:“你知道Bocca有一种气球布丁吗?”

“我吃过!”方麒的大眼睛闪闪发亮,脸上写满憧憬,“那个好贵,四个就要将近一百块,几口就没了。我都舍不得买,不过,奶香味好浓。”

燕子桓神秘地眨眨眼睛,道:“我买给你怎么样?我让卖家邮寄到这里,然后,我有空就过来吃,你也可以随便吃。正好我哥来这里看医生,我跟他一起来。”

“燕先生,你人真好。”方麒有些发蒙,“但为什么不邮寄到你家呢?”

燕子桓脸一黑,叹气道:“我不敢啊,我家有个……”

(未完待续)

下期内容预告:

孟繁有一个非常简单质朴的梦想。

那就是攒钱买一幢大别墅——门口要设计成希腊神殿那种感觉,阳台上可以露天烧烤,也可以摆茶海、下棋、看书,楼梯上还缠绕着开花的藤蔓植物,特别文艺!有了燕一这样的“大客户”,离梦想又近了一小步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