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哦豁,男神的秘密我知道

安九凌

哦豁,男神的秘密我知道

时眠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漫展活动上兼职,竟会撞见男扮女装来参加漫展活动的A大男神秦愈。他的女装造型美得让人窒息,时眠心脏控制不住地怦怦乱跳时,却被他一把拉上舞台,跟他来了一场拜天地!

第1章 来个互关

A大的室内大型篮球场上,一场篮球比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秦愈身穿一身黄白相间的球衣,纵身一跃,以一个完美的三分球收获了在场女生们的尖叫。

时眠手撑着下颌,望着球场上那活力四射的少年。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秦愈会是抖音视频里拥有数百万粉丝的女装大佬博主。

一个在球场上勇猛无敌的少年,是怎么做到女装一穿,美艳动人,雌雄难辨的?

一个小时前。

时眠被秦愈堵在学校饭堂的后门。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翻出手机,指着手机上的那条微博——《震惊!A大才情绝艳的男神秦愈竟是某视频的女装大佬秦生!》。

她怯怯地吞咽下一口唾沫。

那条博文附了一张古典新婚照片——“新郎官”秀眉微蹙,“新娘”低眉含笑,我见犹怜,两人在那漫天红色的落花里行下拜天地之礼。

这不就是他们上个星期天在A城会展中心搞的角色扮演吗?

她记得活动结束后,他警告她的声音历历在耳:“时眠,我男扮女装的事情如若在学校传开,你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照片是你爆出来的?”秦愈的神色阴郁。

时眠回过神来,视线落进他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忙笑嘻嘻地辩解道:“秦愈同学……你相信这不是我干的吗?”

秦愈自然不会信。

毕竟他闻言后,瞬时收起手机,以惩罚的名义把她拎来篮球场,说是让她帮他看管……私人物品?

以他的话说就是,篮球场上对他叫嚣的那几个小子太嚣张了,他在赴战之前须得找个熟人替他看管物品。

时眠身为他的同班同学,被秦愈归为“熟人”行列。

秦愈天生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凭借出挑的长相总能在班里吸引一众女生的目光,性格虽冷傲,却能轻而易举地得到女生们的爱慕与青睐。

自然,时眠也不例外。

她总想着,这般优秀的人,以后会跟谁谈恋爱呢?

时眠正发愣,突感眼前袭来一抹黑影,抬眼便看见了走到眼前的男生。

“有水吗?”秦愈随意挥去额际的汗水,弯腰与她对视,问她。

秦愈的声音清朗好听,像是被阳光拂开乌云的天空。她直勾勾地瞧着那张好看的脸。

见她还蒙着,男生的嘴角轻笑开,视线一转,瞧见了她座位左侧的那瓶矿泉水。

他突然倾身,伸手穿过她的腰侧,径直拿起那瓶水。

忽然的近距离让时眠的内心受到了震撼,异于她的肌肤擦过脸颊,呼吸近在耳畔。她的心脏疯狂地跳着,像是热水壶里达到沸点的水,咕咚咕咚地冒着泡儿。

秦愈的皮肤白得跟白玉似的,略显成熟的脸上五官立体,棱角柔和,胶原蛋白还未褪去,显出了些许少年的稚气,太阳穴处的汗珠滚落,滞留在眼尾处那枚泪痣上,闪着晶亮的光。

原来美……不分性别。

时眠僵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他拿起自己的水瓶打开,仰头咕咚咕咚地喝着。

时眠惊了:“这是我的水,我已经喝过了!”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秦愈的身体猛地一僵。

“喀喀喀。”他被水呛得猛地咳嗽几声,忙把水拿到眼前仔细瞧了几眼。随后,他的视线一转,看见自己的水瓶正乖乖地端坐在时眠右侧的座位上。

气氛有点儿尴尬。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抬眼看她,把水拿递给她,神情十分诚挚,“要不……还你?”

看看这呆萌无辜的表情!这黝黑纯真的眼睛!这比女人还美的脸!她哪儿舍得再责备他?

“你喝吧。”时眠撇了撇嘴,认了,“既然秦愈同学不介意我的口水,那我也没必要介意。”

秦愈轻笑出声:“嗯,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也算‘夫妻一场过。”

周围一片倒吸凉气声。

时眠慌慌张张地捂住他的嘴,警告:“你给我闭嘴!”

秦愈不怒反笑:“难不成时同学忘记了,你现在之所以在这里替我保管物品,还不是因为你把这事儿透露出去了?”

“那条微博真不是我发的!”时眠松开他,忙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新浪微博,亮出自己的微博ID,“看清楚了吗?这才是我的微博!”

秦愈凑近一看,读着:“眠眠小可爱?”而后扑哧一笑,向她伸手,“我手机呢?”

“哦,在这儿呢。”时眠刚把手机递给他就意识到不对劲儿。

这该死的亲昵感!

一分钟后,时眠发现微博有新好友关注,点开一看……

秦愈双手插兜,神情颇为得意:“来个互关。”

“不可能!我要把你移除粉丝!”时眠直接点移除粉丝。

他斯条慢理地再次点关注,语声淡然却充满警告意味:“你再移除我,我就把我们成过亲的事情昭告全校。”顿了顿,他又说,“对了,明天中午记得来图书馆,我有事找你。”

语罢,他拿起东西撂下一句“谢谢”后,转身就走了。

怎么办?她拳头硬了。

第2章 女装大佬

这事说来话长。

秦愈是A大闲得可以嗑瓜子的学生会副主席,读的专业是服装设计,专业成绩每年在艺术学院都名列前茅,囊括各大的奖学金。

他的化妆技术精绝了得,曾在学校举办的万圣节比赛上以栩栩如生的“鬼魅”妆骗过众人,荣獲该活动的第一名。

在时眠的印象里,秦愈是个夺目的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明面上是个钢铁直男的秦愈,背地里却是个喜欢男扮女装,甚至还化妆成小娇女,为警方拍过另类防诈骗宣传视频。

上个星期天,A城会展中心举办了一场“古典美女”的漫展活动。

活动现场,一名凤冠霞帔,戴着红色面纱的美女踏步而来。人群中发出不绝于耳的惊呼声,时眠更是看直了眼,当下心头冒出一句:好美的姑娘!

美女走到她面前时突然停下,转过头看向她。视线交汇的瞬间,时眠感觉身体打了一个激灵,直到有人上前想与那美女合影,两人才错开视线。

大概是感觉这跟动物园里的猴儿被围观合影没什么差别,美女皱了眉头,精致的红唇紧抿着不说话。

时眠跑上去询问:“姐姐,我能跟你合影一张吗?”

美女一记冷眼射过来:“叫谁姐姐呢?!”

醇厚低沉的男声惊得时眠猛地跳开,心里暗叫——是个男的!

美女……哦不,美男气鼓鼓的,却突然又向她伸手:“过来。”

不会是想揍她吧?时眠摇摇头。

“你不是想合影吗?过来合影。”美男的眉眼柔和了一些。

时眠愣了楞,仔细瞧着这位美男,发现轻薄面纱下,他的五官立体精致,双眸幽深狭长,媚眼如丝,很是好看。

美男又冲她勾了勾手指,时眠这才敢怯怯地上前,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相机。

忽然,她感觉腰间一沉,垂眸一看,美男的手已覆上她的腰。

时眠眨了眨眼睛说:“姐……”意识到不对,马上改口道,“兄弟,我觉得你好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美男轻咳几声做掩饰,然后弯腰,声音突然变成女的:“你认错人了。”

天哪!妖物!

这位美男是秦愈。

这是时眠合完影,突然被对方拉去活动后台才知道的。彼时他摘下了面纱,露出眼尾处那枚熟悉的泪痣,是秦愈无疑了

班里的知名人物秦愈竟是女装大佬……这消息来得太猛、太快,就像龙卷风,她先消化消化。

秦愈显然不给她消化的时间,他对着化妆师说:“活动上与我拜天地的新郎官临时出了状况,就让她代替吧。”

啥、啥意思呀?她是当新郎官的料吗?!她怕了好吧!

没人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感觉脸上被上了妆,身上被穿戴上新郎官婚服、礼帽,然后被众人推上了舞台。

灯光乍亮,漫天红花从头顶飘落,这喜庆的氛围宛如结婚现场。

“夫妻对拜!”司仪洪亮的声音刚落下,秦愈直接给她来了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她皱了皱眉头,在众人“快,对拜呀”的催促下,鬼使神差地也给秦愈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许仙和白娘子终于成亲了!”

“可喜可贺。”

……

听到那一片祝贺声,时眠终于明白她与秦愈在漫展舞台上拜了个天地。

活动结束后,秦愈威胁她:“时眠,我男扮女装的事情如若在学校传开,你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怎么办?她拳头又硬了。

第3章 她给跪了

事后她才知道,秦愈是抖音短视频里的网红博主——秦生。

他的每一条原创视频都是男扮女装,凭借精湛的化妆技术让众人难辨雌雄。

从篮球场回到宿舍,时眠把秦愈的微博加入黑名单。那条揭秘A大男神秦愈是女装大佬的微博火了,被转到她的首页。

她正想吃瓜,便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有人给他们编织了一个他们日久生情,暗暗发糖的浪漫校园爱情故事。

吃瓜不成,自己反倒成了主角,时眠吓得扔了手机。

时眠套了一件長衫后下了宿舍楼。

刚刚班长给她打电话说档案的事情弄好了,现在把档案归还给她。但他要忙着去约会,便让他的舍友秦愈拿给她。

也是见了鬼,自从上个星期天与秦愈拜了天地后,“秦愈”这个名字总在她耳边响起,好似慢慢侵入她的生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

时眠寻了个理由说身体不舒服,下次再拿。

班长稍稍沉默了一瞬,语重心长地地劝道:“时眠同学,你跟秦愈是不是有矛盾?你们是同班同学,要团结友爱,知道吗?有什么矛盾说开就行了嘛!正好,他要拿档案给你,你就借着这个机会跟他和好,好吧?”

晚上七点,相对而建的男女生宿舍内灯火通明,楼下陆续有人走过。

时眠一下楼来就瞧见秦愈站在前方不远处的榕树下,手里摇着她的档案,嘴角隐隐笑着。

秦愈最近不知是抽了什么风,总是喜欢跟她作对。他显然不会那么轻易把档案给她。

时眠视线一转,发现他身侧有块高有五十厘米的大石。她福灵心至,想着,如果飞奔过去,一脚踩在大石上借力一跃,能不能从他手中抢走档案呢?

思及此,时眠突然屈膝弯腰向他奔去,那视死如归,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极了……

她、她不会想撞死他吧?

眨眼间,时眠已奔至他的眼前,却猛然刹车变道,跳上大石纵身一跃……他吓得下意识躲开。

时间好像在这一瞬间静止……

时眠扑了空,“嘭”的一声后……直接跪在了他的面前。

咝……好疼。

“你、你要感谢我,也不必给我行这么大的礼吧?”秦愈惊魂未定。

时眠疼得额头渗出细汗,愣是怼不上来。秦愈忙蹲下来查看她的身体,满脸担心地询问她怎么样。

时眠忍住膝盖处传来的一阵阵刺痛,倒吸了几口凉气,抬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秦愈,我们是同学吧?”

“……是呀。”

“同学一场,带、带我去医务室。”

第4章 我喜欢你

秦愈背着她去医务室,时眠一路上听他的念叨和责备,耳朵都快长出茧子了。

时眠还是想多了。

秦愈得知她的想法后,吓得赶紧把档案塞进她怀中,生怕她再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

她抱着档案趴在他的背上,落下猛虎般的泪水。

幸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膝盖青肿得厉害。敷药后从医务室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秦愈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又看在同学情谊上,提议背她回宿舍。

他半蹲下身子,拍拍后背,对她说:“上来。”

橘黄色的路灯光柔和地洒下来,在地面投下圆形的光域,秦愈蹲在其中,宽阔的后背镀上了一层暖意,看似很有安全感。

膝盖太疼,时眠只能向现实屈服,不情愿地趴上去。

校道寂静,身体相贴,时眠能清晰地听到男生鼓动的心跳声和喘息声。

“秦愈,你为什么总是跟我作对?我已经解释过了,那条微博和那张婚照真不是我发的!你要相信我……”折腾了一天,时眠显然困了,趴在少年背上喃喃自语。

少年的脚步停顿下来,微侧着头,半边脸隐没在黑暗中,声音出奇地温柔:“我相信你。”

女生惊醒:“那你为什么要跟我作对?”

“我没有跟你作对,我只是……”他突然顿住了,许是觉得还未到揭开秘密的时候,便转了话锋,“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第一次见面?时眠的记忆慢慢飘远……

九月新生报到那天,学校特地包下汽车接待新生前往学校。

也是那时,时眠第一次见到秦愈。

日光灼热,秦愈从前车门上来。时眠一抬头就被那清爽的少年给吸引了目光。

少年左肩挎着黑色单肩包,肤质白皙,额际渗着密汗,五官立体好看,眼似含光,泪痣隐隐。

“擦擦汗吧。”少年在她身侧坐下,时眠给他递去一张手帕纸。

他接过去,低声笑说谢谢。她心都酥了,她当时都有些相信影视剧中描述的一见钟情了。

当然,这份初遇时的怦然心动很快就瓦解了。看到男生因晕车作势要吐的样子,时眠吓得慌里慌张地抽出一个塑料袋递给他,他接过去大吐特吐后,她的那份心动便消失了。

袋子里的呕吐物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用水漱口,擦拭嘴巴干净后,他的脸色又一白。

眼见他受影响,又想吐了,时眠赶忙把袋子取走,挂在脚下不让他瞧见。

男生顿了顿,眼中里有对她的赞赏和……谢意。

“你……还好吗?”时眠还是担心。

男生往后仰靠在椅背上,望着车顶,淡淡地说道:“没事,我晕车吐习惯了。”

“时眠,你是个好人。”

秦愈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回来。

“就因为我是好人,你就针对我?”她竟然收到了好人卡?

秦愈闭眼呼出长长一口气,忍住了要说的话。

有人说,年少时的喜欢会带着想要靠近对方的冲动,结果却因年少,总会做出一些让对方误解的事情。

就比如现在,他只是想靠近她,她却觉得是在针对她;他只是想说她是好人,结果她觉得他想揍她。

他很多时候会想,自己怎么会喜欢上她这神经如此大条的钢铁直女呢?

“为什么要拉黑我的微博?”秦愈干脆转移话题,举步往前走。

时眠的音量提高了:“你难道不知道A大的微博首页上全是你和我的绯闻,说我们在谈恋爱吗?”

他倒是笑了:“你不喜欢跟我传绯闻?”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还想谈恋爱呢!”

“你喜欢我吗?”

男生如此直白的问话让她心头一震。喜欢吗?她目前不知道……

良久,她才回:“不……不喜欢。”

本以为这样能尽快结束这个话题,结果秦愈突然停下脚步。

寂靜的夜色里,她清晰地听见男生怦怦的心跳声,她听到秦愈带着些许求而不得的委屈说:“可是……我喜欢你呀……”

第5章 谈恋爱

话音一落,两人长久沉默了。

秦愈对她的喜欢太突然,时眠一时分辨不出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在戏弄她。

难道因为她是好人,所以喜欢她?

良久,时眠才拍拍他的后背,语气镇定:“你先放我下来。”

秦愈把她放下,转身看向她。

他眼尾的泪痣浴着光,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温柔得不像话,似含了水的双眸因着她的话,闪过一道喜悦之色。

他满怀期待地等待她的回复,结果她陡然一转身,不顾膝盖疼痛——逃了。

膝盖因大幅度运动渗出血珠,时眠瘫软在宿舍床上,疼得倒吸凉气。

舍友笑笑被她的伤势吓了一跳,得知来龙去脉后八卦道:“时眠!你真的在跟秦愈谈恋爱呀!”

时眠嘴角一抽:“我做了什么让你有这么大的误解?”

笑笑翻出微博话题#时眠暗恋秦愈#,发现里面全都在传她与秦愈在谈恋爱,甚至还扒出她暗恋秦愈,暗搓搓地投其所好,跑去会展中心与秦愈拜堂成亲。

太过巧合,好像有人在安排一样。

时眠拍桌而起:“明明是秦愈先喜欢我的!”

笑笑给她递来一份药:“你先吃点儿药,别再出现幻觉了。”

因脚伤,时眠想翌日向班长请几天假,不去上课。

她打电话过去,班长冷血无情道:“时眠,我驳回你的请假请求,理由是你的伤因秦愈而起,他很愧疚,从即日起,他愿意背着你去上课。”

时眠惊了,秦愈给了班长什么好处!

翌日一早,秦愈通过宿管阿姨这道障碍后,成功地来到她的宿舍门口等候。

时眠曾向舍友们抛出诱惑——谁背她去上课就请谁吃饭一个月,但舍友们一质认为秦愈么优质,怎么能让她错失机会!

此时,秦愈把早餐递给她,并蹲下示意她快些上来,免得迟到。

这该死的亲密感呀,搞得她已经在跟他谈恋爱似的。

时眠慢吞吞地趴上去,他起身后轻勾嘴角,偷偷地给她的舍友们比了个OK手势。

宿舍距离教学楼有一定的距离,他们一路上引来众多同学的目光。

“秦愈,你为什么要帮我?”路上,时眠问出多日来的疑惑。

难道他觉得她是好人,曾经帮过他,所以才背她上课?亦或是,他觉得她是好人,所以才喜欢她?

他把她往上托了托,语气十分认真地说:“自然是在追你。”

“我不相信,你的喜欢从何而来?以我这种长相,我并不相信一见钟情。”

这会儿进了教室,秦愈把她放在椅子上后绕到后面,与他舍友们坐在一起。直到上课铃声响起,他都没有回答她。

这种问题问多了显得很自恋,时眠乖乖地闭嘴上课。听着老师激情讲课的声音,时眠总感觉有人在背后一直盯着她看。

这感觉不是第一次,以前也有。她猛地回头,发现竟是秦愈。四目相对,他毫不避讳,甚至微抬下巴示意,老师在讲课,你注意点儿。

果然,她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眠没反应过来,一时回答不上。秦愈站起身,三两句就把问题回答完毕,并解围道:“老师,时眠同学的脚受伤了,她的问题我已替她回答完毕,还请您先让她坐下。”

时眠一坐下,就接收到旁边舍友们挤眉弄眼的暧昧眼神。

自此,每次上课被老师点名,秦愈总在第一时间站起向老师说明情况。她以为他又会替她回答她不会的问题,结果他话锋一转,向老师提议让她坐着回答问题。

……怎么办?她拳头已坚硬如铁。

养伤的这些天,秦愈对她非常照顾。每天给她送來早餐并背她上学,连宿管阿姨都赞叹他乐于助人的精神,每次秦愈上女生宿舍都给他开绿灯。

她好像……渐渐对秦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膝盖上的伤痊愈后,为表示对他的感谢,时眠要请秦愈吃饭。秦愈耸耸肩,指着图书馆里杂乱的图书说道:“今天帮我整理好图书,我们就去吃饭,我请客。”

她突然记起篮球场那次,他让她第二天来图书馆……当时他不会是想让她帮打扫卫生吧?

一问,果然如此。

人家对她情意厚重,时眠自然欣然答应。她穿着围裙正要去隔壁书架收拾时,一转身便看见秦愈跟前站着一位女生。

是音乐系的白芊芊,也是秦愈的小学同学,长得肤白貌美。

时眠心里爬上一丝异样,慢慢地向他们挪近,手上忙活着,可耳朵早就竖起来。

她没想到会听见白芊芊向秦愈告白的话。

秦愈回道:“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白芊芊语带讥讽:“你是说时眠?我打听过了,你们根本没有在一起,只是她暗恋你,赖着你而已。”

秦愈脸上的笑意一敛,皱着眉头喊道:“时眠,你出来。”

时眠面色臊红地走出来,走近他时,秦愈猛地上前,双手捧起她的脸,似是为难地说道:“时眠,她说我们没在谈恋爱,该怎么办?”

“本来就不……”时眠话未说完便惊愕在原地,僵得全身都不敢动弹。

男生微热的唇落在她的眉间,暖暖的,异于她体温的温度令她觉得如同置身太上老君的丹炉中,灼得她心头热得很。

白芊芊离开很久,秦愈才放开她。时眠脑子晕乎乎的,险些站不住。

良久,她才抬头看向他。那双澄澈的眼睛里映她的迷惘的脸,只见少年低眉轻笑,整个脸温柔得不像话。

“你……”时眠想说什么,可突然记不起来了。

少年的告白让人怦然心动:“时眠,我是真的喜欢你。”

时眠睁大双眼,同手同脚地转身想离开,结果一头撞上书架,惹得少年哈哈大笑。

少年把她的身体扳正,想给她吹吹,却愣了,问:“你笑什么?”

“笑?”时眠忙伸手去摸嘴角,发现嘴角正疯狂往上扬。

她迅速敛下笑意,咳嗽一声,瞪他一眼:“你眼花了。”

少年又哈哈大笑了。

第6章 预谋

果然,翌日,时眠与秦愈谈恋爱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学校。

时眠开始发现,她好像不怎么反感与秦愈的绯闻了。不,准确来说,她从一开始都没有讨厌过秦愈。

在外人面前,他们是情侣,而在他们眼中,没有确立男女朋友关系的感情都是暧昧的。

她喜欢秦愈对她的照顾和宠爱,喜欢他每天约她一起吃饭的习惯,更喜欢与他待在一起做事的感觉。

因此,他们班同学一起出去聚餐,男生三五成群地醉倒后,时眠愿意主动提议送秦愈回家。

他们离开时,班长目光慈爱,俨然像个老父亲般呢喃:“秦愈呀,哥们就帮你到这儿了。”

好在时眠曾看过他资料,记得他家庭地址。他家距离聚餐的地方近,跟司机报了地址后,可算是把他弄到他家沙发上了。

时眠累瘫在地,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一转头,就这么瞧见了这般美好的画面——灯光下,少年长长的眼睫毛铺在眼下,形成一道弯弯的阴影,高挺的鼻梁下唇瓣殷红,粉嫩得想让人一亲芳泽。

听说对一个人有想亲一亲的欲望就是喜欢,那她现在……是真有点儿喜欢秦愈。

等等,她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想法!

时眠赶忙起身钻进厨房,给他做了一份醒酒汤。

秦愈醒来后,踏进客厅发现时眠竟睡在沙发上。

他眉眼温柔下来,走过去蹲下来瞧着她的睡颜。

时眠说他不会对她一见钟情,可她哪里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一见钟情是因她的好。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呢?思前想后,或许是在她忍着不适,把他装有呕吐物的袋子拿走的那一刻吧。

很多时候,表达善意的一瞬间,便得到了对方的喜欢。

秦愈想把她抱进卧室,没想到把她弄醒了。时眠眯着惺忪睡眼,急忙解释:“你的门是指纹锁,我是按你的手指。我看你家中没人,担心你出事,就在你家暂住一晚了……”

他摸了摸她蓬乱的头发,笑说:“嗯,我父母都出差了,暂时没人。”他似想起什么,眼睛晶亮晶亮的,“为了感谢你安全带我回家,我给你做蒸鸡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