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喵,主人匹配甜度超标

荔枝

喵,主人匹配甜度超标

喵,主人匹配甜度超标

铁牛最近很焦虑——自己的小猫奴,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居然还没有勇气去追!简直丢了它这个猫的脸!作为一只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的猫咪,铁牛决定助她一臂之力……

1

这几天,新来的邻居每晚嗨到凌晨,夏木木被吵得睡不着觉,一双电眼变得毫无生气,眼袋重得吓人。只怕再这么下去,她就要升仙了。

要不是出于一些原因,她早就上门理论了。

本来今天她是想躺在床上睡个好觉的,但是家里的猫主子铁牛太磨人——铁牛一上午“喵喵喵”叫个不停,夏木木只好带它下去遛遛弯。

铁牛在花园里迈着自信的步伐,夏木木突然感到手里的绳子剧烈地抖动起来,她赶忙去查看。好家伙,铁牛跟一只小猫打起来了。

铁牛一爪过去,小猫没有半点儿反抗能力,缩成一团。夏木木脑海里马上想到“柔弱美人”一词。想来小猫的主人应该是个长相可爱,声音甜美的小姑娘。

想到这里,夏木木盯了一眼生龙活虎的铁牛。嗐,当初她就不该一时抽风,觉得“铁牛”这个名字很拉风。

你说一只小母猫叫花花、美美多好!真真是悔不当初。夏木木赶紧过去抱起可怜兮兮的小白猫。

天已经黑了,夏木木想着,总不能把这只猫继续留在这里,只好把这只小可怜带回家,打算明天再去物业写个失物招领。

小猫就这样被她带回了家。

晚上九点,夏木木正准备一边敷面膜一边看综艺的时候,又听见了隔壁传来乒乒乓乓的喧闹声,真的是夜夜笙歌。

夏木木再也忍不下了,火气瞬间上来,她抱起在窝里睡得十分香的铁牛,冲向邻居家。

带上铁牛的原因是,万一真的闹起来,它还能替夏木木撑一下腰。

她用力把门敲得嘭嘭响,敲了好久里面才有动静,随之房门被打开。

里面探出一个圆圆的黑脑袋,本来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一刻,她还是惊了一会儿。

她还真没认错人,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没认出夏木木来。

幸好她还记得自己来此的任务,于是脸上一横,气愤道:“你不睡觉,我们还要睡觉,能不能小声一点儿!”

男生完全不管夏木木说了什么,视线停在她怀里,一动不动。

他也不管手舞足蹈比画着的夏木木,盯着她怀里看了半晌后,突然伸出手把铁牛抢了过去,脸上是十分痛心的表情。

“總算是找到你了,才一天不见,你都瘦了。”

这剧情的转向也太快了!夏木木反应不过来。铁牛也是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就在男生要关门的瞬间,夏木木一脚抵住门:“干什么强抢民猫!欺人太甚!”

夏木木就是再彪悍,也敌不过一个一米八的男生。男生掰开她扒住门框上的手,反手将门关上了。

此情此景,夏木木彻底蒙了,她的铁牛就这么没了?

她的猫主子就这样去了别人家?

她拿出手机打110,还没打出去呢,夏木木就悲催地想,警察叔叔好像不管绑架宠物的事儿。

夏木木只好继续捶门,只不过这次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

没得法子,夏木木只好先回了家。

这次她是真的慌了。铁牛可是她的心肝宝贝啊!万一铁牛不肯屈服于他的淫威,他虐待它怎么办?

夏木木越想越着急。

她的动静太大了,惊醒了捡来的猫,它在角落发出叫喵喵的叫声。

夏木木看见这只猫,瞬间明白了一切。

等到天明,果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打开门,正是是她的邻居。

他怀里抱着铁牛,它看上去很满足,一点儿也不像受了虐待。

这家伙,害得夏木木白白担心一夜。

男生看着夏木木面无表情道:“这只不是我的,我认错了,不好意思。”

态度也还算诚恳。看在他将铁牛完璧归赵的分上,夏木木把房间里的猫拎出来。

“这才是你的猫,它是我路上捡的,和我们家铁牛一个品种。你别说,它们还挺像。”

男生一把捞过自己的猫,抱在怀里。

猫咪失而复得,他看上去十分开心

但摸到猫身上有块地方秃了毛时,他眼里射出两道利箭,似要刺穿夏木木。

“你打了它!”他的语气十分恼怒。

听见这话,夏木木赶紧反驳:“没有,就是两只猫打闹了一会儿。再说,我像那种虐待动物的人吗?”

男生点了点头。

他竟然点了头!

夏木木怒不可遏:“林彦程!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

2

说起这个林彦程,夏木木真是有一肚子苦水。

他是夏木木的大学同学。

女孩子都会有个喜欢的帅气同学,而林彦程,就是她喜欢的帅气同学。

社团招新会上的惊鸿一瞥,夏木木就彻底沦陷了。只不过那时候,她既不漂亮,也不优秀。

夏木木自知配不上林彦程,就以朋友的名义,默默待在他身边。

看着他桃花源源不断,夏木木只能黯然神伤。直到毕业,夏木木都没能说出这份喜欢。

毕业之后,两人天南地北,夏木木真没想过能再见着林彦程。

她仔细观察着林彦程反应,果然,他已经不记得夏木木了。

好在夏木木原本也没抱什么期待,她倚靠在门边道:“算了,反正我已经把猫还给你了。”

话毕,她正要去关门,却林彦程一把拦下。

夏木木再次看他时,他已经带上莫名的笑容。

他饶有意味地瞧着夏木木:“我当然认识你,夏木木。”

林彦程笑得那叫一个狡猾。

夏木木感觉林彦程变了。从前那个温文尔雅的他哪去了?

保持这样的姿势让林彦程觉得有些累,他眼尾一挑,懒洋洋道:“不请我进去喝杯茶?”

这变脸的速度,怕是专门学过吧?

他都这么说了,夏木木自然没有理由拒绝。还好,她昨天晚上打扫了房间,现在也还算整洁。

请林彦程进门后,夏木木给他递了一瓶可乐,他看着可乐,并没有接。

夏木木有些怅然。那时拼了命地记住林彦程的喜好,现在想想还挺傻。

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夏木木解释道:“家里只有可乐,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

事实证明,她很会说谎。

林彦程没说什么,片刻以后,他指着窝在角落的铁牛:“你的猫是母的吧?”

“嗯。”

“和我的配种吧。”

“嗯??”

信息量太大,夏木木接受不佳——林彦程的猫竟是一只公猫!当初,她就是看这猫弱鸡的样子,猜想它是一只母猫。

现在看来,真是她大意了,还是不能看表象。

夏木木扯了扯嘴角:“它怕是降服不了铁牛。”

林彦程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铁牛,再看了看夏木木,大手一挥:“没事,它们会日久生情的。”

之后发生的事情夏木木打死都不能信——林彦程居然为它们制定了一个“一星期计划”。

总而言之,这两只猫除了上厕所这种没办法同步的项目,其他项目都是在一起的。

一起散步,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爬猫架。一三五,是在夏木木家,二四六,是在林彦程家。剩下的星期天,就是它们结婚的日期。

换句话说,这一个星期夏木木和林彦程都是待在一起的。

计划太具冲击力,以至于夏木木一直处于迷糊状态。她只记得,林彦程笑得十分开心的脸和自己久违的心跳声。

有那么一句话,说喜欢的人不管过了多久,你还是会喜欢。

夏木木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有写满公式的草稿纸,有一截笔头,还有一本书。这些都是有关林彦程的东西,她像个傻瓜一样保存着它们。

铁牛好像感知到夏木木低落的情绪,它走过来蹭着夏木木的手心。摸着铁牛柔软的皮毛,她的耳边响起林彦程的声音。

他说:“木木。”

他叫那只猫木木,大概是因为梁子木。

3

一个百无聊赖的早晨,夏木木拿着手机刷朋友圈,属于林彦程的微信头像,一下子吸引住她。

从不发朋友圈的林彦程,竟然发了一条动态!真的是一大奇觀!搞得夏木木手机都没拿稳,一下子砸在脸上。也就是这个动作,让她在这条朋友圈下留下了自己的小爱心。

顾不得这么多了,夏木木捡起手机,马不停蹄地点开这条朋友圈。

是一张图,图片上有句话,你点赞的朋友圈叫甜甜圈。

夏木木只差没把眼睛给戳瞎。她疯狂地点着手机屏幕,退出来又点进去。

这条朋友圈的主人确实是林彦程。林彦程发土味情话?不是吧?

就在夏木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手机来了信息。真是念谁来谁,信息是林彦程发的:“我的朋友圈你点赞了。”

这就是是个误会,天大的误会。

她要回什么啊?思考很久,夏木木眉头一皱。

会不会是这样的情况——林彦程在网上冲浪时,点错了链接?嗯,有可能。

在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中,夏木木得出自己的结论——林彦程应该是手滑了。

“你是手滑翻车了吧?真巧,我刚刚也是手滑翻车。”在对话框编辑好这段话后,夏木木总觉得还缺点儿什么,于是带上一个蒙蔽双眼的表情。

五分钟过后,夏木木的家门被人作死地敲得山响,她赶忙过去开门。

林彦程就抱着木木站在门外,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林彦程声调上扬,那几个字被他说得格外有韵味。

夏木木的脸有些红了。察觉到她脸红,林彦程的眼底有了几分笑意。

他一点儿一点儿地走近,夏木木就一点儿一点儿地退后。

直到她无路可退,林彦程还是保持着那样的声调:“夏木木,你真的觉得我只是发错了?”

“我认为你就是手滑点错了。”夏木木说得一脸真诚。

好好的一句话,就那么梗在林彦程的喉咙里,他低声叹了一口气。

怀里的木木拱了拱身体,这动作提醒了林彦程,计划才到一半。

林彦程整理了表情,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将早就买好的甜甜圈掏出来。

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夏木木一脸严肃地靠过来。

“林彦程,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点,这家店的甜甜圈应该是昨天卖不完剩下的。你看都不新鲜了。”

这下气氛全没了。

夏木木这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林彦程在心底咆哮。

“算了,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说完这句话林彦程就回了家。奇怪的是,他没有将门紧紧关上,而是半掩着。

他好像是故意给谁留着门。

夏木木看见了,可她不会去推开这扇门。因为,这扇门就像是那个甜甜圈一样。

她如果不顾一切地打开,里面多半是个坏掉的甜甜圈。所以还不如就算了。

4

木木和铁牛相处了两天,铁牛没少欺负木木,它老是和木木抢玩具。夏木木实在受不了这么朝夕相处的日子,她提出了反抗。

夏木木挠挠头:“林彦程,我们要不算了?反正这世界上不只铁牛这一只猫。”

她的苦口婆心换来林彦程的坚决拒绝。

他一手牵着木木,一手拿着进口猫粮,猫粮还是铁牛平时最爱吃的牌子。

“走情感路线不行,就走诱惑路线。”

看见了食物,铁牛立马抛弃夏木木,朝着林彦程跑去。好了,这会儿说什么都不行了。

铁牛和木木吃得正欢,不需要人看管,她索性就摊在沙发上。

今天是在她家,所以她就随意一点儿。要是在林彦程家,她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都不自在。

看夏木木那样,好像是抱着平板煲剧,实际上,她的小眼睛可没少往林彦程那边瞟。

而林彦程拿着纸和笔,画画写写,特别认真。

客厅里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样的画面,是林彦程的手机。

夏木木真希望自己是個近视眼,这样,她就看不见手机上显示的那三个字。

“梁子木。”

林彦程移步到阳台接电话,夏木木就看着他走来走去的身影。有时候夏木木会想,如果他们之间没有梁子木,那该有多好。没有梁子木,也许她就可以告诉林彦程,她喜欢他。

还记得那是一个春夜,樱花开满了整个枝头,她在树下瞧见一脸羞涩的梁子木正和林彦程说着话。

虽然听不见两人在说些什么,可女生对于这种事情总是特敏感,她知道梁子木是在表白。第二天,梁子木同林彦程的八卦便传遍了校园。

男帅女美,多好的事情。哪怕当时林彦程并没有答应,可他们还有联系,他的猫还叫木木。

答案显而易见。

所以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不是梁子木,就是张子木,王子木,反正不是夏木木。

等夏木木回过神,林彦程已经结束了电话。

“夏木木,梁子木她说有事找我,木木就拜托你照顾一下。”夏木木只能无力点头,旋即,林彦程带着他的东西离开。

哦,不他还留下了木木。铁牛食量惊人,它吃完自己盆里的还不满足,还要去抢木木的,木木则歪着头看着铁牛。

若是木木能变成人,它看着铁牛的眼神也算得上深情了,真是叫人心酸。

夏木木何尝不是这样?痛定思痛,她给林彦程发了一条微信:“你走后,铁牛和木木又打了一架。它们真的不适合,你还是另给它选一个吧,实在不好意思。”

发完后夏木木松了一口气,木木一定能体会她说谎的苦心。

铁牛猫生中的第一次相亲,宣告失败。

夏木木送木木回家想要离开时,林彦程拦住她。

他质问着夏木木:“为什么要放弃?”

夏木木死死咬住唇。她低着头,不敢看林彦程的眼睛。她只怕再看一眼,泪水就会决堤。

僵持很久,夏木木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些话用了她全部的力量:“你有梁子木,木木也会有它的梁子木,又或者是张子木、王子木,反正不是会是铁牛,不会是夏木木。”

说完,夏木木甩开林彦程的手。

她不知道林彦程听懂了多少,但她自己可真怂。

5

那天之后,夏木木觉得自己算是和林彦程闹掰了,再见面肯定尴尬。

要不是房租是半年交一次,她都想搬家了。

真是为难她了,这几天她不敢出去遛猫,就连拿外卖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遇见林彦程。

反观她家这个猫主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每天趾高气昂地从她面前走过,还真是没心没肺。

夏木木自己在家关着禁闭,却忘记了铁牛可不愿意乖乖待在家里,监禁到第五天,它终于发起了反抗。

趁着夏木木出门拿外卖的时候,它如一阵风一样跑出门。

夏木木家住四楼,身手矫捷的铁牛顺着水管子爬到楼下,等夏木木反应过来,哪里还有猫?就连猫影都没了。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下楼去找它,她穿着拖鞋一边找,一边喊。

夏木木找遍了整个小区,都没能找着铁牛。最后实在是走不动了,坐在地上休息。在网上冲浪时看见的那些虐猫视频,浮现在她的脑子里。

铁牛再厉害也只是猫,万一遇上坏人……夏木木越想越急,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她一边哭一边找铁牛,根本不看前路,猛地撞上一个人,夏木木擦擦眼泪用哭腔说:“对不起。”

说完她转身就走。

被她撞到的那个人伸手抓住她:“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林彦程。

夏木木的第一反应就是躲,但她一米六的身高怎么躲得过手长脚长,一八米的林彦程?

夏木木被林彦程扼住了命运的后颈,哭得更大声了。

林彦程整个儿呆住,赶紧放开她,从兜里掏出纸巾。

他手忙脚乱地为夏木木擦眼泪:“夏木木你哭什么?别哭了行不行?”

夏木木这才断断续续道:“我的猫……我的猫不见了。”

紧接着又是一顿大哭。

林彦程瞧着夏木木这个样子真是又心疼又好笑。他双手捧起夏木木哭得一塌糊涂的脸:

“别哭了,我陪你一起去找。”

“那要是找不到怎么办?”

“找不到我们就不睡觉。对了,还要拉上木木,毕竟铁牛有可能是它的妻子。”

林彦程从家里抱来正在躺尸的木木,相比之前,木木还真是瘦了些。

林彦程十分痛心地说:“这都是想你家铁牛想的。”

这话惹得夏木木又是一阵抽泣。看看木木,多么有情有义!再看看铁牛,连主人都抛弃了,真是没良心。

林彦程说到做到,他陪着夏木木找呀找,直到夜深了,小区变得静悄悄,怀里的木木也睡着,铁牛依旧音信全无。

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夏木木已经从混乱与焦虑中清醒过来,她关掉手电筒,叫住前面正扒拉草丛的林彦程:“别找了,很晚了,回去吧。”

夏木木的声音已经嘶哑了,可林彦程不理会她的话,还要继续往草丛里钻。

“林彦程,算了。”夏木木把他从草丛里拉出来,“我放弃了。”

林彦程拉着夏木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你为什么又要放弃?”

“又”这个词用得真是很奇妙。看着夏木木迷惑不解的样子,林彦程苦笑着道:“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要放弃?”

林彦程知道自己喜欢他?怎么会?那个时候她藏得那么好。

“我不喜欢你,梁子木才喜欢你。”夏木木死鸭子嘴硬。

“这又关梁子木什么事?”

夏木木怕再说下去,她跟林彦程之间又是一场无休止的争吵。她把怀里睡着的木木丢到林彦程手里,一个人跑了。

什么花前月下,到了夏木木这儿只有呼啸的冷风。

6

夏木木花印了很多张寻找铁牛的海报,她将最后四字“重金酬谢”加大加粗。要是再这么杳無音讯,她恐怕是要上电视台打广告了。

就在夏木木准备这么做的时候,有一通陌生电话打进了她的手机。

简直是比霸道总裁狗血文还狗血一百倍。

陌生的电话,熟悉的声音:“夏木木,赶紧把你家的这只猫接回去,我家都要被它拆了。”

不需要自报家门,她都能听出这个人是梁子木,她记了几年的情敌。

铁牛在她手里,这消息真是刺激。

夏木木二话不说,按照梁子木给的地址找过去。

梁子木竟然和她住一个小区。梁子木、林彦程,还有她,这小区真是个神仙地方。

夏木木推开白色的大门,梁子木就倚在门后。她眼底是遮不住的黑眼圈,看来这几天铁牛没少折磨她。

这应该算是欺负了梁子木。

因此,夏木木看见铁牛后既没有骂它,也没有责备它。她抚摸着铁牛的背,在心里暗地为它叫好。

取了猫,夏木木的问题就来了:她贴的海报上只写了联系人是夏女士,梁子木又怎么会知道是她?

夏木木问出了这个问题。

梁子木抠了抠自己的手指甲:“林彦程告诉我的呗,难道你还不知道他住这个小区?”

果然,她一说话就能让夏木木燃起十足的胜负欲。

“知道啊,我现在还跟他是邻居,我们相处得很好。”

夏木木还在准备接梁子木的后招。

结果她莫名其妙道:“那就好。”

听了这话,夏木木心里泛起阵阵涟漪。这算是祝福她跟林彦程?难道梁子木转性子了?

不过夏木木的感动只维持了一会儿。

因为下一刻梁子木就掏出了手机,点开微信的收付款:“虽然说我们两个认识,但是该给的还是不能少。我们这关系还是别加微信了,干脆一点儿,扫码转账。”

梁子木还是那个梁子木,是她太天真。

两个老熟人都住在小区,夏木木活成了特务。她看了一眼镜子里全副武装的自己,确信没问题后,才抱着铁牛出门。

宠物医院昨天给她打电话,说是有可以跟铁牛配种的猫,让她去看看。

她的感情生活不好,总不能连累铁牛也不好。所以就算是有风险,她也要出门。

带着铁牛来到医院,刚进门她就后悔了。前面那个穿着牛仔衣抱着猫的人,不是林彦程又能是谁?

认出夏木木的林彦程笑意盈盈。

到这里还用说什么?兜兜转转还是木木,还是林彦程。老天可真会跟她开玩笑。

7

铁牛和木木留在了宠物医院,由专业人员替它们培养感情。

林彦程以讨论两只宠物往后的生活问题为由,强制邀请夏木木坐到咖啡店里。

咖啡店里悠扬的音乐加深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应该是说加深了夏木木的尴尬,林彦程可是一边欣赏着音乐,一边悠闲地喝咖啡。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夏木木。

“猫是梁子木替你找回来的?”

这个你还用疑问句?

“你们聊得怎么样?”

天崩地裂。

当然,她不可能真的这样回林彦程。

她真正答林彦程的话是:“对啊。”“我们聊的很好。”

既客套,又敷衍。

这不是林彦程想要听到的答案。他没时间等夏木木自己反应过来了。

林彦程随手拖过来一张椅子,横在夏木木面前——得先挡住她的逃跑路线。

做完这一切,林彦程深吸一口气:“夏木木,我总觉得你这个人是缺根筋。你想想看,我身边除了你这个女性朋友之外,还有谁?”

摸不着头脑的夏木木来了句:“梁子木。”

林彦程被她气到了,只差没拿喇叭喊话。

“所以我说你缺根筋。我要是喜欢梁子木,干吗不答应她?所以,归根结底,我就是不喜欢她。我喜欢的人是你啊,是你。”

他用尽全力说出这些话。

夏木木没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周围几十双眼睛盯着她,有羡慕,有嫉妒。

她这叫被迫秀恩爱吗?

因为害怕是个梦,夏木木想着掐掐自己的大腿,手还没动,就被林彦程牵住。

他像小说里的男主一样,深情地望着夏木木:“这不是梦,以后的每个清晨和黄昏,我都说一遍给你听。”

夏木木红着脸躲进林彦程的怀里。

天啦,他们就这么在一起了?

8

铁牛和木木一共有两个可爱的小宝宝。

夏木木想的是,林彦程一只,她一只。但这个家伙远比她想的要贪心,他不仅两个猫宝宝都要,还想要铁牛和夏木木一起住进他家。

他左一句“这只好可爱,我好想要”,右一句“猫和你我都想要”,单纯善良的夏木木被这样的甜言蜜语轰炸着,只好缴械投降。

搬家那天,夏木木从林彦程压箱底的地方翻出来一个东西。

是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求包养”。

这牌子看起来还挺新,向来怂包的夏木木难得地刚了一回,逼问出了这东西的来路。

要说这东西,还得从梁子木说起。

当初,梁子木跟林彦程告白,得到林彦程钢铁一般的拒绝,再加上看过夏木木和林彦程相处的情景,她就什么都明白了,也就没了想法。毕竟爱情这东西,你就是蒙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得知大家都认为她是林彦程感情失败的原因时,梁子木翻了两个大大的白眼。

明明就是那两个人不够勇敢,怎能把锅甩在她身上?

所以偶遇夏木木时,梁子木二话不说就拍照留证了。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了班级通讯卡上林彦程的电话,结果竟然接通了。

梁子木刚开始觉得神奇,后来看到夏木木也没换号码,她就想明白了——合着,这两人都还在傻傻地等着对方。

她把夏木木的地址给了林彦程,还特别交代他,要是实在不行,就说自己没地方去,求她包养。

牌子就是那个时候订做的。

听到这么曲折的故事,夏木木难以平静。

梁子木说得没错,她当初就是没勇气。

因为没勇气,她宣称自己是林彦程的朋友;因为没有勇气,她仅凭那些谣言就断定一切;因为没有勇气,她总想着逃跑。

如果这次不是林彦程有足够的勇气,那他们真的就错过了。

她也要变成勇敢的夏木木才好。

她钻进林彦程的怀抱里:“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夏木木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遍。

与此同时,篮子里的小猫“喵喵喵”地叫了几声。它们应该是在叫:“我们要勇敢一点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