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魔头恋爱脑实锤

萧小船

神捕殷许有个特长,能听懂小动物说话。大魔头顾与青也有个特长,能歪曲别人想到变成自己想听的。殷许遇上顾与青,两个特长生相逢,殷许张口第一句话:“求求你弄聋我。”顾与青:“这么特别的姑娘,一定喜欢我。”

第一章你就是馋我的身子

五月,永安城的花开得热烈。

清晨,京兆尹王大人说接到线报,有一伙不明人员今日午时会闯入永安城,他怀疑是落山的山匪。

落山山匪一直是永安城的隐患,他们性情暴戾又狡猾,京兆尹府一直没能将其剿灭。接到命令,殷许迅速布置,带着手下人在城门埋伏,等待山匪主动踏入陷阱,将他们一网打尽。

“大人,有动静了!”手下梁琛低声提醒,殷许的眼睛眯着,一眨不眨地看向前方。

远远地,一行人结伴而来,每个人脑袋上都戴着斗笠,衣衫干净,料子老贵,手里的兵器也是刀枪剑戟,要啥有啥。殷许不禁感慨,这年头,山匪圈待遇还挺好。

就在此时,一只乌鸦“嘎嘎”叫着从殷许头顶飞过,同时一道烦躁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里:“五大门派围剿大魔头,嫌我不吉利,一路赶我,生气气!”

乌鸦飞走,抱怨的声音跟着停止。

在茶摊上落座的“山匪们”摘下斗笠露出脸,果如乌鸦所说,都是五大门派的人,其中好几个还开过巡回讲座。

官府和江湖人针锋相对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现在大家不再想打打杀杀,而是致力于扫黄打黑,和谐发展。五大门派整编成“振德帮”,到处开防盗讲座,抓奸佞重犯,和衙门捕快的职业完全撞型。

因为振德帮的存在,永安京兆尹府已经半年没什么突出业绩了。

殷许终于明白,王大人诓她过来,就是想让她抢在振德帮前头,把他们要围剿的那号人物拿下,凭借这一波操作将半年业绩冲满。

殷许微笑,随后迅速招手,抛出掷地有声的一个字:“撤!”

去振德帮手下抢人跟赶去投胎有什么区别?她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

殷许猫着腰,踮着脚尖缓步往后退。

前方振德帮人群中发出一声压低的提醒,被殷许准确地听到了:“注意,顾与青来了!”

听闻这个名字,殷许的脚步猛地顿住。

她转过头,看到宽敞的官道上一人从远处翩然而来,一身青色衣衫,领口绣着白色梅花,每片花瓣都是银线绣的,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辉,刺得殷许眼睛疼。

在今天之前,殷许已经将从各种渠道得来的,有顾与青消息的集合册子翻了无数遍,不管是哪条道,对他的外貌描述都是统一的四个字——仿若天人。

顾与青越走越近,那一张脸五官漂亮,气质惊艳到让人窒息,颜狗殷许怔在原地。

“唰唰唰”,无数道黑影从茶摊蹿出,将顾与青围住。

振德帮总帮主褚良大喝一声:“魔头顾与青,残害百姓,掳掠良家女子,今日落到我们振德帮手里,你就别想跑!”

顾与青眼风一扫,眸底透出漫不经心的慵懒:“我还没落到你们手里,褚帮主说话要严谨。”

正反派对决时,必要有几句狠话开场。

殷许就趁着这个时间拉着梁琛飞速爬到城墙上,将随身携带的唐门批发暗器掏出来,选了一条弹力绳,一端绑在城墙,一端系在腰間。

梁琛感动得要哭了:“大人让我们撤退,自己独自冒险去抓人,真不愧是我永安京兆尹府第一神捕哇!”

殷许:“别废话,推吧!”

梁琛抹了一把眼泪,双手使劲往前一推,殷许飞向人群。

其实梁琛是误会了,殷许不是想去抓顾与青,而是去救他。按照她的估算和设想,这一下她能直接飞到顾与青上空,只要他一伸手,再发力,两个人就能弹回城墙。

那厢终于说完开场白。

褚良大怒,将剑拔出,直指天空:“今天我们振德帮就要替天行道!”

那剑削铁如泥,吹毛立断,殷许恰好飞到他头顶,被剑锋一扫,弹力绳“啪”地断了,她整个人直接往下掉,将顾与青压在身下。

“殷捕头抓住大魔头了!给我上!”梁琛在城墙上扯着嗓子喊。

殷许内心十分抓狂。

埋伏着的捕快们一拥而上,取代振德帮,围了上来。在振德帮晚了一步动手的悔恨声中,殷许颤巍巍地睁开眼皮,正对上顾与青那双眼睛。

他嘴角微弯,镇定得完全不像身处于劣势的人。

殷许急急地按住他右手:“别用五花粉,今天风大,容易洒歪弄到你自己身上。”

顾与青藏着五花粉的右手一顿。

“也别用无涯,虽是微量,但毒你吃多了会腹痛。”

顾与青松开牙齿,不再去咬牙间的无涯毒包。

这个人居然将他的招数摸了个透,还仔细分析,让他不要伤到自己。顾与青快意江湖这大半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

有趣。

下一秒,殷许将头埋在他颈项间。

她身上有刚才落满的花香,连气息都是甜甜的。顾与青爱吃甜食,不自觉地咂咂嘴,只听她压低声音说:“你想办法弄聋我,然后拿我做人质,你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顾与青有些不解。

殷许直起腰,目光灼灼地看着他,无声地呐喊:来吧!

顾与青眯着眼,打量她许久,点头:“懂了,你就是馋我的身子,清楚靠平庸的长相无法得到我,所以想以古怪言行吸引我的注意力。”

殷许一愣。

平庸的脸?

谁看见她的刀了?!

第二章反派我谁也不爱

顾与青,江湖和平统一数十年之后诞生的大魔头。他出身成迷,年龄成迷,武功路数成迷,像是一只怪兽,横空出世,然后以摧枯拉朽的架势将这武林搅得一团乱。

他组织人员抢洛城赈灾粮,虽然最终归还,仍然导致饥民饿死上百人;他在南江城用药强抢民女,其中几人被救回,但至今还有十数人下落不明……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过后,众人在才终于看清顾与青。

他擅毒,心更毒。

传闻顾与青过境之处,寸草不生。

除掉顾与青的人,就是百姓心中的正义之神。

振德帮追着顾与青,一路从洛城到南江。听说顾与青即将到永安祸害人,迅速提前埋伏,辛苦了这么些日子,不料,最终抓住顾与青的却是永安京兆尹府的捕头殷许。

“小殷不愧是我们京兆尹府的头牌,本官就知道你可以的!”永安京兆尹府,王大人不住地拍着殷许的肩膀,为一波暴涨的业绩眉开眼笑。

殷许的嘴角艰难地上扬。

顾与青被卸下身上所有的药物、毒物后锁进了独栋单间的天牢里,外面上百兵士把守,可以说,就算是突破物种限制,长出翅膀,也难飞出去,注定是死路一条。

顾与青要是死了,她的人生也没什么希望了。

王大人特批殷许回家休假,她拿着准假条踏出衙大门,迎面看见一个眉浓眼深,贵气无边的公子走进来。

“见过三殿下。”

三皇子柳思长兼管京兆尹,平时一干事务他都不怎么管,可抓到顾与青是大事,他肯定要过来看看的。

柳思长像没听到似的,大步往前走。

三皇子哪里都好,就是有点儿耳背。

殷许羡慕地目送柳思长背影消失不见,这才转身离开。

殷许在永安城绕了一圈,到家时怀里多了一沓纸条,新任百晓生许樱落脚永安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这些纸条都是匿名来问问题的。

许樱,就是殷许的化名。

去年她在百晓生竞选大赛上一骑绝尘,首位出道。

殷许有个烧钱的爱好——集手办木偶。然而工资刚够温饱,为了接热爱的儿子、女儿回家,她只能靠别的技能赚点儿外快。

其他百晓生收集消息都靠分散在各地的线人,而殷许靠的是天赋。

殷许在地上撒下一些小米,没一会儿,一群麻雀从四处飞过来,一边吃一边叽叽喳喳地说话。

“城东的陈员外养的小媳妇儿又要跑,被毒打一顿特别惨。”

“城南米商刘家换了辆豪华马车。”

……

它们说的事情杂,声音又尖,殷许一边忍着脑壳痛,一边拿着小本子快速记录,之后再从中挑有用的信息。

记了三页,一只麻雀说:“京兆尹独栋天牢那里一股火药味,可能有危险,大家暂时先不要往那边飞哦。”

殷许的手一顿,眼前莫名闪过顾与青那张脸。

微微勾着唇,漂亮得令人心惊的脸。

火药,天牢,顾与青……

殷许心里一沉,急忙起身,飞奔赶往天牢,还没到京兆尹天牢就听见“砰”的一声,那独栋单间的天牢被整个儿炸开。卫兵们被震飞出去,纷纷爬起来喊人救火。

他们尚且这样,里面的顾与青必死无疑。

殷许脑子也像被炸飞了,只剩一片空白。

她颓然地靠在墙上,眼眶泛红,哑声喃喃:“你怎么能这么死了……还没等我想办法你就死了,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

“为了我的‘死难过成这样,还说不是馋我的身子?”懒洋洋的男声从后面飘过来,殷许的哽咽声猛地一顿,她倏地回头,那个应该死在刚才那场爆炸事故里的人居然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殷許惊得要叫出来,顾与青抢先一步跨过来,用手掌将她的唇捂住。

顾与青长得好看,又有权有势。

垂涎于他的脸和他的权势的人多得数不清,可知道他是魔头,没人敢交出心来。

但殷许显然不是这类人。

看她眼底水雾弥漫,那是为心上人的消亡而伤心。

看她嘴唇隐隐发抖,那是为心上人“死而复生”激动不已。

爱情这杯酒,捕头喝了也得醉。

可他注定辜负了。

顾与青松开手,刻意忽略手心刚覆盖触碰过的那片温柔:“别爱我,没结果。我是反派,谁也不爱。”

殷许:“……”

“在那边!顾与青往那边跑了!”远处有脚步声往这边来。

短短瞬间,顾与青已经整理好心境,仍是那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手却没忍住点了一下殷许无语鼓起来的脸颊:“殷捕头,回见了。”

第三章魔头下岗再就业

大魔头顾与青利用火药炸天牢逃狱的消息,在永安城掀起轩然大波。

为了尽快抓到人,王大人决定扩招捕快班子,殷许要抽出半天时间去面试应招者。这三天,她抓紧一切时间睡觉,每次睡觉都会做梦,梦里是顾与青被抓住之后的一百零八种死法,每一种都无比凄惨。

永安封城,顾与青出不去,迟早都会被抓住。

梦境照进现实是早晚的事情,殷许又开始脑壳痛了。

众所周知,殷许是个颜控。初试时梁琛把关,直接筛掉了长得歪瓜裂枣的选手。大堂里站了一排进入终选的男子,个个身量颀长,肌肉鼓鼓,长得各有各的魅力。

殷许仔细地扫了一圈,瞬间忘却了刚才的烦忧。

梁琛拉长声音喊:“一号选手,请开始你的表演。”

一号选手走进来,手里拎着一块小臂厚的石头,肌肉鼓起,一拳下去,石头顿时被锤成几块。

殷许给与肯定:“技术不错,可待定。”

二号选手胸口碎大石,观赏性尚可,但太俗了。三号选手……

“十号选手出列。”

站在最边上的十号选手往前迈了一步。他没有带石头这类可以凸显力量的道具,而是拿了一把折扇,扇面上隐隐地折射出荧绿色的光。

殷许眼神凝滞。

十号选手靠近她,伸手给她扇了几下扇子。

荧绿色光,藏在扇子里,顾与青只用过一次的下毒招数,没什么人见过,下的毒也不明何物。

殷许再看十号选手,虽然和顾与青的脸完全不一样,那双细长的眼里透出的漫不经心却是一样的。她屏住呼吸,伸手将十号选手拿着扇子的手扣住。

十号选手微微一笑,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

“殷大人这么抓着在下是何意?”

梁琛好心解释:“嗐,还能啥意思?就是选了你呗!”

选顾与青去抓顾与青。

你是怎么想的呢?

殷许一哽:“不是,我……”

顾与青微垂着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眼底的情绪:“殷大人要是不选我,我只能带着这把扇子去报名天牢后勤部门了。”

后勤部门,管饭。

扇子里的药一下,天牢就被他掌握了。

那里面关着的都是些丧心病狂的犯人,这些人要是作乱……

殷许后背一凉,忙不迭地拍板决定:“就是你了,收拾收拾立刻入职。”

顾与青抬眼笑得意味深长:“多谢殷大人。”

京兆尹的捕快扩充计划最后只扩充了十号选手一名。

午后,殷许独自带着顾与青便服出行,沿着繁华的街道闲逛。

殷许的视线转啊转,最终还是落到身边的顾与青身上。

殷许深吸一口气,终于说了第一句话:“你的易容膏是哪個牌子的?”

轻薄、敷贴又牢固,就算是出汗都一点儿也不起皮,真是好东西。

顾与青:“我以为你会问我些别的,比如为什么成功跑了又回来了。”

殷许从善如流,问:“为什么?”

这三天来,顾与青眼前经常浮现她这双眼睛。

深情凝视他时,内有深渊的眼睛。

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报名应聘捕快了。

当然这些说是不可能说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顾与青抿了抿唇:“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除了你,没人知道我在府衙内部。而你爱我深入骨髓,不会和人说起的。”

殷许无言以对。

她又想拔刀了。

说话间,殷许带着顾与青转进了永安城最大的烟花爆竹店。

不是年节时,店里的顾客不多。

殷许将店里摆着的品种各异的烟花拿起又放下,转了一圈就出了门。

“今天的工作结束,你可以回家了,明天衙门见。”殷许与顾与青别过,转身就走。经过一条小巷子时,她侧身躲进去。看顾与青走远,又一个闪身越过墙,从前面绕了回去。

烟花铺子后面有一棵高高的槐树,上面悬着个蜂窝。

刚才这几十步的路程,她将顾与青出现之后发生的事情仔细在脑中过了一遍,总觉得哪里奇奇怪怪的。

不亲自听个清楚,她难以心安。

殷许拿帕子遮住脸,小心翼翼地凑到树下,双手合十,小声絮叨:“蜜蜂蜜蜂告诉我,这三天烟花铺发生了什么?”

蜜蜂“嗡嗡嗡”地扇动着小翅膀乱飞,间或蹭掉一片油绿的叶子。

顾与青从阴影处绕出来,看着这一幅场景。

在外人面前精明干练的女捕头,故意支开他,回来跟小动物说话,若放在以前,顾与青会觉得这人没有智商,今天看……还怪可爱的。

顾与青放轻脚步,无声走近。

殷许屏住呼吸,仔细听着蜜蜂说的话。

蜜蜂这种物种说话含糊,她辨认了半天才捋顺它们说的内容:“城门口的五大派……搬铺子里的东西……到京兆尹府……”

顾与青的脚步一顿,踩住地上一片干枯的落叶,发出细微的响声。

殷许闻声抬头,眼前陡然压下一片阴影。

顾与青的脸在她眼前放大,温润的唇贴上她的唇。殷许脑中一片空白。

下一秒,有酸甜的糖水在唇齿间炸开。

从唇齿到心脉,一路有沸腾的血在吹着动人的歌谣。

殷许眼神发愣,看着极度靠近,看着更帅的顾与青。

颜控能到达的快乐巅峰,就在此刻。

她想挑起嘴角,可眼前突然一黑,瞬间就没了意识。

第四章你垂涎我许久了吧

殷许做了个冗长的梦,梦里不再是顾与青死,而是她自己死。

被无休无止,各种杂乱的声音活活烦死。

梦得太真实,醒来她还一阵阵地耳鸣。

眼前一片昏暗,继而有灯点起来,殷许眯了眯眼睛,看清面前的一幕后瞬间清醒。

一间不大的屋子里,振德帮的人整整齐齐列了两排,最前面的中心位置坐着顾与青,他抿了一口茶,振德帮帮主褚良殷勤地去接茶杯。

若要问得知一对死敌其实是一路人,感觉如何?

殷许的回答定然是,如坐针毡,如鲠在喉。

从顾与青炸天牢逃狱之后,殷许就慢慢觉得不对劲儿。

顾与青逃狱,用的火药来路不明,京兆尹没有查到任何运输记录,所以他在永安有同谋。顾与青不走反而留在她身边,就是想和同谋谋划一些事。

殷许将火药当成挖掘真相的切入点,暗访城中所有可能合理用到火药的地方……比如烟花铺子。

永安最大的烟花铺子里的烟花爆竹,每样都比正常的轻上一些。将少的这部分火药聚起来,足可以炸掉一座单间牢房。

做这些的人,就是顾与青的同谋。

可殷许万万没想到,这同谋,居然是一向视顾与青为死敌的振德帮。

思绪回转,顾与青已经慢慢踱着步子走近了她:“我很好奇,殷大人是怎么突然明白这一切的。”

殷许眼珠一转,笑得云淡风轻:“推理讲究灵光一闪,今天闪的光多了些罢了。”

顾与青微微一笑,拍了拍手。

褚良命人抬了一口大箱子进来。

殷许的眼睛倏地睁大,吼了一嗓子:“别动!”

顾与青回头对她一笑,绝情地将箱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的,是殷许这些年收集的限量版木偶,每一个都是她费了血和泪,还有钱抢到的。顾与青拿出“长安十公子”系列木偶,手指戳着一位公子的脸:“说实话,这些就是木偶;不说,它们就是柴火。”

殷许气得牙齿打战。

顾与青眯着眼睛:“三、二……”

“我说!不过我只和你一个人说!”

顾与青给出一个眼神,褚良等人放下东西出去,还贴心地带上了门。

殷许垂眸,看见顾与青脚边有一只小青蛙“呱呱”跳过,兀自开口:“你没穿裤子。”

顾与青傻眼了。

顾与青天生怕热,一进五月就只穿长袍,袍子里面加一层贴身透气的薄纱,做成裤子样,袍脚缝紧,从外面根本看不出里面是什么样儿,从来没人知道他这个独家凉快秘密。

顾与青瞬间靠近,手掐着殷许的下巴,危险地眯着眼睛:“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刚才那只青蛙告诉我的。”殷许很诚恳地说,“我可以听懂动物们的话,你没穿裤子就是证明。”

顾与青惊住了。

殷许的血统比较复杂。

苗疆、西域、夜秦,再加一点儿东北,多种族融合。听觉天生就比常人灵敏几十倍,一开始只能听得到远处的鸟叫声、马蹄声,越长大,特性越突出,她竟能听懂动物说的话了。

殷許一开始还觉得很快乐,万物有言,她能知道很多普通人根本不知道的秘密。可时间越长,她才知道,上天给了你天赋,自然会给你相应的苦难。

她路过一个蚂蚁窝,就有一万只小蚂蚁拿大喇叭在她耳边喊,让她头晕目眩,甚至会耳鸣。有几次她难受得快晕过去,差点儿在水池里溺死。

苗疆的颜回大师说殷许的娘身体有蛊毒,因为血脉遗传,她身上也有,这就是让她异于常人的原因,要想恢复正常,只有以毒攻毒。但武林和平数年,用毒的大师们纷纷隐退,殷许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医治她。

殷许从南走到北,从苗疆一路转回永安,应聘了捕头,就任了百晓生。

她利用这一明一暗两个身份苦苦寻觅用毒大神,直到有一日,她从水里的鸳鸯那里听到一个人——顾与青。

用毒奇才,新生代大魔头顾与青。

顾与青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选择。

殷许研究过顾与青的各种资料,这个人她虽没见过,但真实地存在于她的生命里。

多少个夜里,殷许梦中都在念着他的名字。

顾与青是她正常活下去的希望。

……

顾与青听罢,眼神幽深难辨:“你梦中念我的名字?我是你活下去的希望?”

殷许无语了。这个重点抓得过于歪了吧?

“由幻想心生爱慕,我从你梦中走到现实,这就是爱情吧?你垂涎我许久了吧?”

殷许:“……”

怎么戏台子还没搭好,您就戏瘾大发了?

殷许的世界观被顾与青自我攻略,脑补爱情故事的操作给炸毁了。

她无意识地抿了一下唇,昏迷前的那一幕蓦地钻进她脑中——顾与青捧着她的脸,与她唇齿纠缠。

殷许的脸后知后觉地红了起来。

“啾啾啾啾!!”窗外鸟雀扇着翅膀飞远,声音焦急,像是被吓的。

殷许听清它们的话,脸色一白:“有人围过来了!”

话音刚落,木门“啪”地被人踹成碎片,梁琛带着京兆尹府、巡防营和禁军的高手们冲进来:“大人你受累了!”

殷许表情微变。

外面振德帮的人已经被尽数抓住,顾与青双拳难敌四百双手。重重包围之下,他云淡风轻地掸了掸袖口的灰:“爱情里总是有这么多防不胜防的阴谋诡计。”

他抬眼看她,轻轻咬字道:“是吧,殷大人?”

第五章我哭了,没有一个顾与青是无辜的

被整个武林正道人士视为“人生必杀”的大魔头顾与青,在经历了落网、炸天牢逃走后,在京兆尹第一神捕殷许的筹谋下,终于再次被抓住。

不仅如此,表面正义,实质早就和大魔头为伍的振德帮一伙也被抓住。

王大人非常开心,在府衙内召开表彰大会,三皇子柳思长也出席了。

殷许面上挂着微笑,在满场欢呼声中从三皇子手里接过奖状。

“殷大人声望空前,日后必定能步步高升。”

殷许继续微笑,和三皇子客套寒暄,因为三皇子耳背,她一句话重复五遍,他也没觉得不对劲,因而她能分神注意东边的墙上。

墙上蹲着四五只狸花猫,领头的那一只五大三粗,脖子一圈白毛,是猫群的老大旺崽。这几只猫从小流浪,在府衙里到处窜。殷许经常喂它们,也从它们那知道了京兆尹很多八卦消息。

现下旺崽和旁边的狸花猫“喵喵”地说着话。

“天牢来了个好帅的人,看我过去就给我小鱼干吃,他一直在嘟嘟囔囔骂殷大人没良心。”

殷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还说殷大人的爱太伤人了,想要她以后追夫火葬场。他计划第一步是逃狱。”

殷许:又逃?!

挨到表彰大会结束,殷许匆匆回到王大人特批的独立办公场所。

梁琛说过,昨夜有人带给他一封殷许的亲笔手书,要他召集高手们去城外抓人,他就去照办了。推算起来,事情发生在殷许被顾与青“亲”得晕倒之后。

所以有人把盖世功劳送给她,也让她被迫和顾与青彻底划清界限。

顾与青被抓走前,回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是浓稠的情愫调和的烈酒,醉得她飘飘然。

殷许心乱如麻,低头一看,纸上胡乱画了一幅顾与青的简笔画像,线条虽粗糙,但五官极像。

从梦中到现实,他都侵占了她的神思。

殷许叹了口气,扯下一张纸条写了几个字,拿书架上的小鱼干去喂旺崽。

殷许和相熟的小动物都培养出了默契,旺崽叼着纸条跳了出去,轻车熟路地从着天窗钻进了天牢。

顾与青正靠在墙角闭目养神,只听见头顶一声“喵喵”的猫叫,接着一张纸条掉到了他掌心,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我从没想过抓你,信我。

顾与青的嘴角一僵,继而弧度更大地上扬。

以前顾与青顶看不上江湖人沉溺于情爱的作为,尤其是很多前途无量的大侠为了美人一笑就什么都不要了,更是让他不解。可遇到了殷许,他就开始理解了。

哪怕很麻烦,也忍不住去一次次地招惹靠近她。

就为了她看他的那一眼。

他扯下一截袍摆,用指尖的血写了回信——我不信,除非你亲我一口。

殷许看到“亲”字,脸再一次红了。

她画了幅嘴唇亲亲的图让猫咪传送过去,可顾与青还是不信,回信说要她亲自来亲才算,不然就等着瞧。

顾与青这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为了安全起见,殷许还是决定去一趟天牢。

她将纸条叠好藏在身上,推门出去。月门前有人长身玉立,等她出门。

殷许一愣:“三殿下?”

“是本王找人模仿你的笔迹,将顾与青的藏身之地写信告诉了梁琛。”柳思长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表情有些诡谲,“现在殷大人声名大噪,之后要是再立大功,就能入主朝堂中枢,日后仕途不可限量。本王,愿助殷大人青云直上,殷大人不要不识抬举。”

第六章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吗

夜色黑得浓稠,这夜静谧非常,比过往的任何一夜都要漫长。

被关在天牢里的褚良招供,说洛城劫粮案、南江城强抢民女案等案子都是顾与青做的。振德帮践行帮约去追顾与青,反被顾与青下药控制,从此只能听顾与青的话。

指认顾与青的人证已备,只差物证。

殷许奉命连夜审问顾与青,让其招供。

所以殷许还没想到借口来推托,就被“光明正大”地派进了天牢单独审问顾与青。

顾与青身上穿着深蓝色囚服,扬着下巴看外面的天空,露出绝美侧颜,浑身有一种惹人怜爱的脆弱感。

可问题是,今夜,没有月亮。

“你在看什么?”

顾与青说:“没看什么,给个大侧脸给你,方便你亲。”

殷许尴尬了一瞬,厉声说:“我奉京兆尹王大人命令来审问犯人顧与青。洛城劫粮案、南江城强抢民女案可都是你做的?”

顾与青一动未动,将侧脸坚定地朝向她,无声地说:一切等亲完再说。

殷许深吸一口气,近乎飞一般扑到顾与青身边,视死如归地对着他的脸亲,顾与青迅速反应,转过头,将薄薄的唇贴上她的。

一秒温柔,蜻蜓点水,随后便放开。

“不是我做的,信我。”他哑声低语,将殷许曾写给他的话,又还了回来。

殷许沉默了片刻,在他对面坐下,手指似是无意识地在地上划着。

“我是个捕头,我只信证据,现在有几十号人作证指认你,我劝你还是说实话的好。”

顾与青缓缓收起笑容,舔了一下嘴角,这上面还能感觉到方才的甜,她说的话却像是无情的刀。

“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吗?”

殷许:“……”

殷许的手指敲了敲地上,一群蚂蚁循着甜味慢慢地围过来,在她方才用手指画过的地方乱窜。顾与青定睛看过去,眼神微变。

殷许在他怔忪时直起上半身,双臂伸出,搂住他的脖子:“其实你认不认都不是很要紧,明日一早会有人发现你‘畏罪自尽。”殷许的指尖,锋刃泛着蓝光,她一咬牙,“噗”的一声,血溅到她的脸颊上。

怀里的人慢慢软下去,气息渐渐消失,殷许伸手抹去血珠,起身走出了牢门。

外面,有柳思长的门人在等。

“回去告诉殿下,事情已成,他答应我的不能食言。今夜我会支开附近守着的狱卒,让他们明天再发现顾与青‘自尽的事情。”

殷许回头看了倒在地上的顾与青半晌,转身离去。

柳思长只给了殷许一条路——杀了顾与青,要伪装成他畏罪自杀。

顾与青罪恶滔天,还狡猾毒辣,拖一天就多一天逃跑的风险,于国与民都不利,只有杀之,才能永绝后患。不杀,就是不为百姓考虑,不配为人。

柳思长玩得一手道德绑架加洗脑。

殷许明白,柳思长这是命令,不是建议。她不听,先死的就是她,之后京兆尹府还会有人接替她去做这个事情。顾与青再厉害也是一个人,防得了这个,防不了那个。

她是从鬼门关回来过的人,她比谁都想好好地、正常地活下去。

殷许洗去了一身血腥气,躺在床上。

夜至子时,怪兽出没。

一颗石子破了窗,在地上骨碌碌滚了几圈停下,殷许一个激灵坐起。有人坐在窗台上,手里拿了一把不知名的紫色小花:“娇花配美人。”

殷许红了脸。

“别误会,美人是我。”

殷许:“……”

顾与青跳进来,将一朵花别在她的发间,继而在她的头顶落下一个吻。

“今夜可真黑,可我非要撕破这黑暗,去撕出一道光。”顾与青拉着她的手,看着她一瞬晶晶亮的眼,懂她的内心波动,“觉得我正义凛然,机智无双,急着想嫁也要等一等。我对婚姻非常重视,婚礼得慢慢筹备。”

殷许:“……”

江湖第一魔头顾与青诚挚推出,全自动恋爱结婚一条龙服务。

只要胆够大,即可靠近并拥有。

顾与青将带来的同款夜行服递给殷许,两人一同隐入黑夜中。

第七章人设之王

殷许信顾与青,不只是因为恋爱脑,而是她研究过顾与青的过去。得益于无数小动物朋友,殷许要比所有人都更了解这个神秘的顾与青。

那些案子发生时,顾与青都不在案发地,他是之后才赶过去的。只是时间差极小,再加上顾与青顶着反派魔头的人设出道,他很快就被认定为罪魁祸首。

紧跟着顾与青查案的振德帮,是第二批知道真相的人。

他们被顾与青的人格魅力和硬实力打动,于是合成一伙,振德帮在明,顾与青在暗,表面互相对付,实则一起查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