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竹马易冷

池泳游

内容简介:江莎倒追学长后惨被劈腿,正当她委屈寂寞冷时,多年未见的竹马居然出现了?有人安慰她,她很开心,但是他看她的眼神……怎么有点儿怪怪的?

1. “同学,我带爸爸来吃饭”

春天柔和的日光落在午憩的少年发顶,江莎被身后的女同学推进教室,径直撞上了旁边的课桌。

少年从臂弯中抬起头,眼眸因为刚刚被惊醒略有些失焦,却被日光衬得更加清亮。

江莎想起同学推她进来前在她耳边小声说的那一句:“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莎莎你跟司神说,随便画画就行。”

所以,她们一致公认她是B大的校花,把她拉出来,帮她们跟某大神要一幅签名画,就是面前的这尊大神吗……

可江莎觉得,牧岁词看了她那么多年,应该还是能轻易过她这关的。

两人视线相接,牧岁词脸上被搅扰清梦的薄愠骤然烟消云散,嘴角微扬:“莎莎,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他的样子让她有些忍俊不禁,她便也跟着笑起来,“我同学非要让我跟你要你的签名画,可是你不都封笔了吗?早就不画……”

牧岁词猛地站起身,惊起的灰尘在午后的光线中飞舞,江莎吓得退了一步,却看到牧岁词翻过旁边的画板,将正面朝向她:“谁说我不画了。”

画纸上是少女纤细的背影,面容在垂挂的丁香花海中隐隐约约,江莎正要眯起眼睛细看,又听到牧岁词淡声道:“更何况,但凡你开口的事,我哪有拒绝的?”

牧岁词是不是没睡醒啊?

江莎一脸蒙,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牧岁词却已经逆光站在了她面前,低着头,眼底有看不分明的情绪:“但我有个条件。”

牧岁词丢下条件潇洒地离开教室之后,江莎还在发愣。

她和牧岁词大约一年多没见过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去年春节,牧岁词来她家拜年。

牧岁词被爸爸硬拉着坐下的时候,刚巧她带着席煜打开了家门。她看到餐桌前的牧岁词,舌头一下子打了结:“同学,我带爸爸来吃饭。”

爸爸进了厨房,没听清她的话,反倒是牧岁词冲她笑了笑,眼底散落著餐厅灯投下的碎光:“莎莎,过年好。”

席煜是她和牧岁词共同的校友,也是她暗恋了近两年的对象。可江莎万万没想到席煜见到牧岁词,比在高铁站见到她激动多了:“司神,我是你的粉丝!”

牧岁词皮笑肉不笑地扯动了两下嘴角算是回应:“我去厨房帮一下江叔叔。”

江莎画了好几年漫画,当时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一个词——修罗场。

等爸爸把炸鱼端上来,江莎连忙站到了爸爸身边:“席煜来S市采风,过年没处去。”

爸爸闻言看了一眼坐在席煜对面的牧岁词。

随后餐桌上的场景江莎已记不太清,只记得吃完饭她送牧岁词下楼,牧岁词站在楼道口,风把他的碎发吹得乱糟糟的,他说:“就送到这里吧。”

外面的天空开始飘起雪花,牧岁词站的地方恰好把风和雪全挡掉了,雪落在他的肩头,江莎发现他好像瘦了许多。

江莎想了想:“你前几天新画集上市,我看到又上了热搜。”顿了一下,她又说,“工作固然辛苦,但还是身体更重要。”

江莎的家在老城区,不远处有一座小寺庙,夜半钟声敲响,恰巧把牧岁词的回话盖了下去。他冲她摆了摆手,身影渐渐消失在茫茫风雪中。

2.“你小时候像一棵豆芽”

江莎刚拿着退社申请表从绘画社的活动室出来,便听到牧岁词叫她:“莎莎。”

退出席煜所在的绘画社,就是牧岁词跟她提的交换要求。

其实和席煜分手之后江莎就想过退社,只不过是一直没能狠下心来切断两人最后的一丝联系。

看她发愣,牧岁词又叫了她一声:“莎莎?”

牧岁词唤她名字时带着儿化的尾音,声音轻柔又有磁性。两人渐行渐远后,江莎偶尔会感叹,再也没有人能把这简单两个字叫得这么好听了。

过去的江莎总觉得,人生海海,途中偶然遗失两三样,也并不足以令她惋惜多久,可是如今,她心底却升起了几分她自己也道不分明的伤感。

“岁词,再帮我画一幅画吧。”江莎突然说。

牧岁词挑挑眉:“可以啊,但我还是有交换条件。”

“什么?”

“你也要帮我画一幅。”

两个月前,江莎在分手后公开宣布退圈,从平台注销了沿用近十年的笔名,这段时间便再未拿过画笔。

“你知道我宣布封笔……你干吗?”江莎错愕地看着牧岁词从她手中抢过了那张退社申请表。

牧岁词蹙着眉,拖长声音念道,“敬爱的社长,我现在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给你写……”

B大的退社流程非常形式主义,必须要提交一千字的退社申请,江莎总不能写“因为我和社长分手,所以要退社”,便从网上抄了一篇。

“还给我!”江莎伸手就要把申请书夺回来,牧岁词偏偏举高了不给她抢,江莎踮着脚蹦蹦跳跳,最后如愿地踩上他的脚,接着跌进了他的怀里。

牧岁词抬手环住江莎的肩把她扶稳,她在他怀里抬头看向他,全然没有他设想的面红耳赤。

她认真地开口:“牧岁词,你长高了好多。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像一棵豆芽。”

牧岁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好黑。

牧岁词第一次见江莎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他的父亲在不久前那场震惊全国的海盗绑架案中遇难,他那年十一岁,趁着暑假软磨硬泡地跟着父亲上了船,谁知就亲眼目睹了这样的惨案。

牧岁词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因为跳船,身上多处骨折,要在医院休养很久。

S市少年歌舞团来医院慰问,团员都是与他差不多大的孩子,站在病床前唱唱跳跳。隔壁床的特警叔叔右手负伤,便用左手拍床代替掌声,把病床拍得咣咣响。

江莎便是一群孩子里最扎眼的那一个,麻花辫扎着红丝带,鹅蛋脸,杏仁眼,樱桃唇,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标致小女孩。

江莎想冲牧岁词笑一笑,嘴角一扬却不小心牵动了泪腺,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把小声哼歌的牧岁词吓了一跳:“有这么难听吗?”

她又想笑,眼泪又忍不住地落下来。牧岁词有些手忙脚乱,连路人都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牧岁词把江莎往路边拉了拉,用后背替她挡住了探究的视线。

江莎此刻几乎是被牧岁词圈在了怀里,周围全是少年清新的味道,她抬头看他,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

牧岁词的眉拧在一起,看了抽抽搭搭的江莎半晌,突然伸手掐住了她的脸颊:“再哭我就要吻你了。”

话一出口,牧岁词愣了,江莎也愣了。

牧岁词先回过神,低头看见江莎瞪大了眼睛,杏仁眼波光粼粼的,但果然没再掉金豆子。牧岁词别开脸:“这不是你第一部漫画里的情节吗?”

江莎看着牧岁词通红的耳郭,突然觉得以前年少无知的自己有许多东西都没有看清。

江莎终于“扑哧”一声笑出来。傍晚的风携着花香流连过鼻尖,她轻声说:“岁词,我打算继续画漫画了。”

“嗯?”

江莎移开视线,天边已有淡淡的晚星:“就是突然觉得,不值得。”

6.“让我照亮你吧”

江莎仔细琢磨她喜欢席煜的原因,似乎是源于自己向来强烈的胜负欲。

席煜那时是出了名的风流浪子,对所有女孩都体贴温柔,唯独对她视而不见、冷淡疏远。江莎被众星捧月惯了,所以才特别不甘心,非要成为席煜心中特殊的那一个。

她对席煜,就好像是狗血言情小说里的臭屁少爷对人穷志不穷的女主:“女人,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

江莎豁然开朗,现在她自己都觉得那时喜欢席煜的自己挺好笑的。

说起来,席煜不及牧岁词的十分之一好,可人常常会因为习以为常,忽略最近的温暖,去追逐遥远而缥缈的萤火。

后来她凭借努力和席煜在社团活动中逐渐熟稔,他在微信上对她表白,她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那时的江莎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便是让浪子回头的那一个。之前的作品完结后,她开始在平台用漫画分享两人的恋爱日常,以至于分手之后感觉太过丢脸,只得宣布暂时退圈。

与其说是喜欢席煜,不如说是被自己的自尊心和好胜心绑架了。

江莎想起她退圈之后,曾经收到过一份匿名的快递,里面是牧岁词最新的画集,没有附留言,只夹着一幅简单的Q版漫画——

受伤的精灵被船夫救起,精灵说:“谢谢你。”

船夫将放在宝箱里的星星拿出来,放进精灵的怀里:“我已经渡过了漆黑的海峡,这颗星应该属于你。”

船夫望着精灵抱着星星飞向夜空,星辉洒在他的肩上、甲板上和海面上,船夫笑着说:“希望你能带着这颗星回到更高处去。”

她隐约知道这出自牧岁词之手,那时却仅仅把它当成失恋的安慰。

江莎现在终于明白,一段好的感情是会让自己越来越好。席煜那时候嫉妒她的成就,明里暗里地贬损、讽刺她,她为了他的“自尊”收敛了许多锋芒,似乎连自己都弄丢了。

江莎看到牧岁词眼里的那道光,从懵懂岁月起,望着她时就有的那道光。它从未熄灭过,因为它的主人并不寄希望于感情能得到回报,而是更看重这段感情成就了怎样的彼此。

他一直在往更高处攀登,时不时也会回头望望她。

他不曾介意她和席煜的分合,只是不愿看到她身上的光芒因此消逝。

牧岁词画集扉页上的那段话,江莎现在才领悟到了其中的意味——“你是我一生都在等待的星,请不要失去你的光芒。当你黯淡的时候,让我照亮你吧。”

7.“我喜欢的人是江莎”

江莎复出后的第一部作品得到了铺天盖地的好评。

牧岁词在此前帮她打磨了许久,发布前一晚,熬了两个通宵的牧岁词趴在她的书桌上睡着了。她那时刚设定好存稿箱,转头刚要和牧岁词说话便看见了他安静的睡颜。

他好像还是从前的那个少年,一直在她身边无声地陪伴着她,扶持着她。

她记得刚刚认识的时候,因为牧岁词对她母亲的死怀有负罪感,所以面对她时总有些拘谨,她便想尽办法让他放下顾虑。

“岁词,你的睫毛好长啊,我好喜欢。”

“岁词,我好喜欢你的手!手指又长又好看。”

“岁词,你跳舞很有天赋哎!我好喜欢看你跳舞。”

她说过那么多喜欢,都是真心的,只是年少懵懂,未能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心意。她拥有一片花园,却被闯进来的花蝴蝶搅乱了心绪,追着蝴蝶跑了好久。

今天是B大最后一门考试结束的时间,江莎从考场出来,便看到了席煜站在门口。

在曾经辗转反侧、愁云惨淡的日夜里,她經常想象着席煜像往常一样站在她的教室门口等待她,可是如今,她已经找到了真正属于她的那颗星。

江莎把落款是“岱司”的画递给席煜的时候,看到了席煜脸上明显的惊喜:“莎莎,我就知道你还在意我。之前提出分手是我不对,我们复合吧。”

江莎平静地开口:“我并不是还在意你,把这幅画送给你是想跟昨日做个了断。”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因为江莎不愿意帮他跟牧岁词要画,两人吵了许多次架,甚至成了两人分手的导火索。

江莎本来对席煜是有几分愧疚的,他是牧岁词的粉丝,她却不能帮他跟他的偶像要画,所以分开之后她想弥补这份遗憾,才跟牧岁词开了口。

可是她现在突然反应过来,她根本不欠席煜什么,凭什么要还清才能跟过去彻底告别?

江莎和席煜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自然引来了不少注目,江莎正想着要不要不顾形象地踹席煜一脚,就有人插进了她和席煜之间:“您有事吗?”

是牧岁词。

席煜愣怔了一下,江莎的手便被牧岁词夺了过去。牧岁词又拿过江莎手中的行李箱,在席煜迷茫的目光注视下,两人牵着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出B大,江莎才把手松开:“希望他以后别再缠着我了。”

她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牧岁词,牧岁词的神情很平常,但绷紧的下颌还是暴露了他的情绪。江莎戳了戳他的手臂,笑着问道:“你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把你的画送给他?”

牧岁词正往后备厢放她的行李箱,闻言淡淡地瞅了她一眼,一副不是很在意的模样。

江莎却偏要说:“牧岁词,你好心机啊……毕业聚会那天,你发现我偷听了,对不对?”

所以少年说完那句话后才往她站的地方瞟了一眼,字字清晰道:“我喜欢的人是江莎。”

她慌不择路地跑开,等回来时再路过那处,已人去廊空。牧岁词站的那处有一面镜子,正对着她刚刚站的拐角。

“在一起的时候,席煜就一直想借我的关系要你的画。”

虽然牧岁词用那样的方式跟她表白过。

“但是那时的我不能要。”

此前和此后的时光他都守口如瓶,并未给她带来任何困扰,她如果和别人在一起,还利用他,她于心有愧。

8.“你一唤我我就心跳”

江莎此前为漫画上架的事熬了好几个通宵,上车便开始闭目养神,昏昏沉沉间泛起睡意,便听到牧岁词在旁边压着嗓子叫她:“莎莎,莎莎?”

车上正好在放歌:“甜蜜外号只得你可唤召,谁可像你一叫我就心跳……”

江莎确实是累了,懒得出声回应他。过了片刻,她听到牧岁词自言自语:“喜欢了你这么多年,每次一见到你还是会心跳加速。”

“刚认识你的时候,我特别害怕你因为你妈的事怨恨我,但是你跟我说,你妈妈是英雄,而我是她光芒的传递者。”

“你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像一道波光潋滟的桥,我就知道我可能会一直为你心动下去。”

迷糊间,江莎想,她怎么可能没有对牧岁词心动过?

某一年妈妈的生日和除夕相叠,爸爸又恰好带队去了外省比赛,晚上她和牧岁词在楼下放烟花的时候,风沙迷了眼,眼泪就落了下来。

妈妈是英雄,江莎为她骄傲,鲜少当着别人的面表达对她的想念,烟花散尽的时候却终于忍不住埋首在膝间抽泣。

“牧岁词,我想我妈妈了。”

牧岁词抚着她的脊背,柔声说:“我听说逝去的人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一直看着地上的亲人。”

江莎惘然地抬起头,看着遥远的星河:“可是牧岁词,星星离我太远了。”

牧岁词蹙着眉想了想,突然冲进了楼道,再出来的时候拿着一个装满水的陶碗。

他把陶碗放在她的面前,星星的影子便投入了荡漾的水波里。她含着泪望向他,他的眼瞳水波粼粼,竟也落了熠熠星光。

那時夜空如水,梦压星河,此后的那些年,江莎都没再遇到心跳那样快的时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