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有你世界可可爱爱

大西瓜皮

陈洲洲陷入了人生一大困惑之中,在近视手术后,所有人在她眼里都变成了动物。有的人是可可爱爱的布偶猫,有的人是漂漂亮亮的白天鹅……而她呢?她居然是一只小蛤蟆!

000.小蛤蟆

陈洲洲陷入了人生一大困惑中 ,自从她的眼睛做了手术之后,世界就不对劲了。

准确来说,可能也不怪手术,主要是纱布还没揭开,她上洗手间时摸不着洗手台,一个不留神,滑倒摔跤,险些造成脑震荡。等到纱布揭下来后,问题就来了——不仔细看的话,所有人在她眼里都会变成动物。

比如她亲哥是只企鹅,护士是只长颈鹿,隔壁病房则有三头河马……她本人就更绝了,她在镜子里是只小蛤蟆。

小!蛤!蟆!

陈洲洲险些被气晕,立马去找了医生,字字泣血含泪,结果医生委婉地建议她左拐下楼去挂个号看看精神科。

她把这件事跟企鹅亲哥说了,却换来了无情的哈哈大笑,接着他和医生一样怀疑她不清醒。

陈洲洲十分生气,决定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避免被人嘲笑。结果她出院刚回了公司,就碰见了更悲惨的事。

有的人是可爱的小动物,有的人是丑萌丑萌的小蛤蟆,而有的人就不一样了,陈洲洲的顶头上司季榭居然是一只布偶猫!一只非常非常漂亮的布偶猫!

嗯,看起来就非常贵的样子,气死蛤蟆了。

谁在雨中弹肖邦!谁懂得蛤蟆的悲伤啊!啊!

001.大白鹅

身处动物园的第一个月,陈洲洲有些崩溃,身边动物千千万,然而最好看的还是季榭这个资本家。

多好看的一只布偶啊!她恨不得抱在怀里揉一揉……可惜有贼心没贼胆。

作为助理的陈洲洲叹了无数口气,一是因为不能撸猫,一是因为两个小时后的相亲大业。

她亲妈又给她拉了个皮条,照片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见面的时候对方是二哈还是大白鹅,反正上一个相亲对象是只大章鱼。

陈洲洲想着想着就有点儿饿了,想吃章鱼小丸子。

季榭刚好在这个时候路过她桌前,看她在发呆,挑了一下漆黑的长眉,问道:“在想什么?”

陈洲洲脱口而出:“前天那个相亲对象挺不错的……”章鱼小丸子配柴鱼片真的超级好吃。

季榭皱紧了眉。

等陈洲洲反应过来,猛地一转头,就看见了一只有点儿奓毛的布偶猫,再仔细一看,原来是英俊帅气、潇洒落拓、玉质金相的大老板。

陈洲洲差点儿变成一只晕蛤蟆。

紧接着大老板冷冷开口:“今晚加班。”

他的脾气怎么不像真布偶?这么凶!

因为要加班,陈洲洲顺理成章地推掉了晚上的相亲活动,继续勤勤恳恳地为大老板服务。

这是陈洲洲第一次加班到十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公司还会给加班员工发夜宵,有炖牛肉、白鱼、翠绿翠绿的青菜、数不清虾仁的海鲜粥……

陈洲洲大惊,原来公司这么有钱的吗?!她要天天加班吃穷季榭!

当天晚上陈洲洲穷得睡不着觉,第二天自觉地向季榭打报告,申请要天天加班。彼时季榭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低声问道:“想奉献自己?”

想奉献自己的胃。

吃饭不积极,脑壳有问题!

陈洲洲认真严肃地点了点头,然而大老板说的却是:“那好,你从外面的助理室搬进来,做我的特别助理。”

陈洲洲在心里吐槽,这只漂漂亮亮的布偶猫说的什么话呢?

季榭在等她的回答,十分耐心,就像在蹲守耗子洞。

“不愿意吗?”

小蛤蟆努力地露出一个笑,虚假地否认道:“这怎么可能呢?”

陈洲洲的不敢拒绝,间接导致了后头一系列事件的发生。

冬天到了,布偶猫的毛又长又厚又软,看起来就很暖也好吸。

某天,身为新晋特别助理的陈洲洲忙得头脑发晕,眼冒金星,一头栽到了布偶猫的身上,大老板的怀里,还歪头蹭了蹭。

季榭搂住怀里的人,伸手探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有点儿发烧。

再然后他就听见怀里的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句:“不想當小蛤蟆……”

季榭沉默了一下,没忍住,揉了揉她微微汗湿的额头,声音低哑:“不是小蛤蟆,是我的天鹅。”

002.波斯猫

陈洲洲烧退醒来时已是下午六点了,冬天天暗得早,她在柔软的大床上滚了一下,而后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猛地坐起来。

这里好像是大老板的休息室?夭寿了啊!她怎么鸠占鹊巢!

陈洲洲哆哆嗦嗦地下了床,正在找鞋子穿的时候,听见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再抬头时,她看见了一只布偶猫。

超级漂亮,超级优雅,超级想摸。

陈洲洲哆嗦得更厉害了,立马开口先发制人:“老板你不能扣我工资!”

季榭的脚步一顿,差点儿没被气笑,问了她一句:“那我不是亏了?睡我的床,穿我的拖鞋……你还想怎样?”

陈洲洲低头一看,在自己的脚丫子上见到了一双男士拖鞋,十分暖脚。

嗯,她胆子真的大,眼神也真的不太行。

陈洲洲立马亡羊补牢拍马屁道:“这不是在给老板暖床、暖鞋嘛。”她睁眼说瞎话,笑得可可爱爱、勉勉强强。

季榭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在她越来越心虚的时候,又说了一句:“那你继续暖着,一个小时后我来验收成果。”

于是乎大老板就这么走了,陈洲洲抱着被子坐在床边战战兢兢,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发烧又很消耗体力,没十分钟她就又睡着了。

等到陈洲洲再醒来,她既不在休息室,也不在自己家里,而是在大老板的车后座上,她半靠在大老板的腿上睡得不醒人事。

季榭见她醒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稍低了些。刚刚她又发烧了,季榭才把她抱上车,准备去医院。

也是在医院里,陈洲洲见到了一只非常高贵的波斯猫,优雅漂亮,定睛一看,是一位小美人,还是季榭好友的妹妹。

小美人给陈洲洲看诊开药,还支走了季榭,等诊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小美人开口了:“要多少钱,你才会离开季榭?二十万够不够?”

陈洲洲有些蒙。

小美人见她不回答,皱了一下眉,继续加价:“三十万呢?”

陈洲洲继续沉默,沉默了十几秒,没忍住问道:“你能不能给我透个底,你能出多少钱?如果我拒绝,你还会不会加价?”

就这?再来点儿吧。

这下轮到小美人愣住了,季榭刚好在这时候推门进来,表情复杂。

完了,是真的要葬身修罗场了。

陈洲洲恨不得立马变成小蛤蟆跳走,她呆呆地仰头看着季榭,不知道这时候力证清白、力表忠心还来不来得及。

“老板……”

“跟我出来。”

像提溜小蛤蟆一样,陈洲洲就这么被他提溜了出去。

003.大蟑螂

医院外面风大,陈洲洲冻得哆哆嗦嗦,犹豫再三后开口:“老板,我不会离开你的!公司在,我在!”

季榭垂眸看她,看不出表情。

陈洲洲更心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蛤蟆都有点儿怕冷,她现在有点儿抖,然而她也只抖了这么一下,季榭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她,冷淡地开口道:“出息了,现在想另谋高就?”

她不是,她没有,别胡说!

说起来,当初她一毕业就直接成为了季榭的助理,还是因为她哥。她亲哥和季榭是多年的好友,直接把她塞进了季榭的公司。

为了不给她哥丢脸,陈洲洲真的是拼了命地在工作,兢兢业业,战战兢兢,努力向上,感动全公司。

然后呢?然后她瘦了十斤,视力急速下降,不得已才去做了激光手术。

陈洲洲十分苦恼,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忠心。大老板那张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也看不出阴晴圆缺,可愁坏她了。

等了不知道几分钟,季榭才开口:“你要多少?”

陈洲洲愣了几秒后,才意识到季榭指的是什么,哭笑不得。她不是真的要钱啊,就是想看看大美人能出多少。

只是她还没开口解释,季榭就继续说了下去:“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我提,我对你有求必应。”

咦?

这下陈洲洲是真的困惑了。大老板该不会是想她签卖身契,一辈子给公司打工吧?她刚想问,余光就见旁边路过一只骑着小电驴的硕大蟑螂,她吓得直接蹿进了季榭的怀里,牢牢揪紧了季榭的衬衫。

“大大大……”

“什么?”

“那只蟑螂好大!还会骑小电驴!!”

只有南方人知道,一只蟑螂到底能有多大!

这句话刚说完,陈洲洲自己就反应过来了。迎上季榭疑惑的目光,她的脸青了又白,最后猛地涨红了。

糟糕,大老板不会也像她亲哥一样,怀疑她脑袋不清醒吧?

然而季榭只是看了她几秒,便皱着眉说出一句:“你哥之前跟我说,你会把人看成动物,我以为他冰可乐喝多了,脑子也被冻住了。”

冰可乐风评被害。

陈洲洲欲哭无泪,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不清醒了。

更悲伤的是,第二天季榭直接给她放了假,带她医院一日游,看了眼科的北极熊医生,也逛了脑科的长颈鹿动物园。

最后在回去的车上,季榭思考良久,问道:“在你眼里,我是什么动物?”

陈洲洲如实说道:“布偶猫……”

驾驶座上的季榭侧眸看了她一眼,眉梢微扬,一针见血地问道:“所以你最近看我的眼神奇奇怪怪,是想摸猫?”

胡说八道!她明明是想偷猫!

陈洲洲轻轻鼓了一下脸颊,没有说话。

只可惜大老板是高岭上的月亮,可望而不可即。

004.动物世界

陈洲洲反省过,为什么近视手术过后,所有人在自己眼里都会变成动物。思来想去,她觉得都怪她哥。

住院那几天,陈岸天天播放《动物世界》,从小黄鸭到大海獭,她看不见,只能听着声音疯狂脑补。

所幸這一奇妙的视觉现象并没有影响到陈洲洲的正常生活,她继续勤勤恳恳地工作,为祖国的繁荣美好做出积极贡献,顺便在晚上加个班,等着吃豪华夜宵。

但这一天晚上,陈洲洲没等来牛肉面——电路出现问题,整栋大楼都停了电。

这可苦了夜盲的陈洲洲,灯一黑,她什么都看不见,连手机都找不到了。她在椅子上静坐了一会儿,正犹豫着要不要喊季榭的时候,一团柔软的光出现在跟前,像是手机手电筒的光亮。

而朦胧柔光的背后是季榭。

他朝她走了过来,把手机放在了她手里,揉了揉她的发顶,指尖蹭到了一点儿她额间的冷汗,似乎是喟叹了一声:“我在这里。”

陈洲洲心跳有些快,不知道是怕黑的惶恐,还是心动的前兆。

整栋大楼都停了电,一时半会儿来不了,公司里加班的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只有季榭在等着陈洲洲。她看不见东西,收拾起来也格外慢。

电梯没电,他们只能从二十一楼慢慢地走下去。

陈洲洲还在想是扶着墙比较安全,还是抓着栏杆比较不奇怪时,季榭伸手拉住了她的指尖:“跟着我,注意台阶。”

大老板不愧是大老板,能给人一百分的安全感。

但陈洲洲还是有一点儿紧张,感觉自己的手心有点儿汗湿,便微微动了一下指尖,但下一秒指尖反而被握得更紧了些,完完全全纳进了他的手心。

从二十一楼到一楼,两人几乎一路无话,偶尔季榭会出声提醒她注意拐角。

结果在走出一楼大厅时,季榭忽然拦住了陈洲洲,低声道:“别往前走了。”

“怎么了……”

她抬头一看,眯了眯眼睛,好半天才注意到前方有一对拥抱着的情侣,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像是半夜摸鱼的大黑熊。

季榭见她似乎在沉思,问了句:“在想什么?”

她迟疑了一下,温温吞吞地回道:“如果我有错,法律会制裁我,为什么要惩罚我吃狗粮?”

有人相爱,有人开车看海,有人加班不说,还没夜宵吃。

季榭差一点儿没反应过来,笑了一下,拉着她往另一边走,送她回去的路上带她去吃了她心心念念的牛肉面。

当天晚上,陈洲洲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要抓一只蛤蟆做牛肉蛤蟆面,大晚上的她东跑西跑,最后钻进了一只布偶猫的拖把尾巴下。

第二天醒来,陈洲洲立马百度梦见蛤蟆和猫是什么意思。

周公解梦第一条:吉兆,会遇到桃花。

陈洲洲喜上眉梢,深信不疑。

周公解梦第二条:得梦者职场上可能会遇到麻烦,要破财。

陈洲洲迅速关掉了页面,告诉自己封建迷信不可信。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上班路上她丢了手链,价值两百三十三块,再然后公司电梯坏了,迟到了一分钟,没了全勤奖。

诚不我欺,果然破财倒霉。而桃花在哪儿呢?桃花在她哥陈岸身上。

刚到午休,陈洲洲就接到了陈岸打来的电话,说他最近在追一个女孩子,对方想玩真人密室逃脱,但还缺两个人,于是拉上了她和季榭。

哦,她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

陈洲洲马上控制不住眼泪了,今天她就是流泪猫猫头,不谈悲伤只拉肖邦,除非今晚的夜宵是虾仁大面包。

005.你好,你熟了吗

公司附近的电子城就有一家真人密室逃脱馆,主打恐怖题材。

为了保证自家哥哥桃花顺利,陈洲洲做足了游戏攻略,但她什么都考虑到了,唯独忘记自己夜盲。

进密室时两两分组,陈岸和他女朋友一组,陈洲洲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大老板。

她倒不用害怕遇见扮演鬼怪NPC的工作人员,因为这些人在她眼里不是土拨鼠,就是耳廓狐,还可能是一只小王八。

她全程都拉着季榭的手,越抓越紧,越抓越紧,最后绊倒,整个人砸进了他怀里。

她的额头重重地砸在他胸膛上,“PIA”的一声,就像逛超市时用手拍拍西瓜,顺便问一句:你好,你熟了吗?

陈洲洲闷哼了一声,觉得有点儿疼。

季榭哭笑不得,有点儿无奈地给她揉了揉脑袋:“别把脑袋撞坏了,小心又脑震荡。”

又?

陈洲洲不解:“你怎么知道我脑震荡过?”

事实上她住院的那几天,季榭去看过她,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时间不巧的缘故,他去医院三次,三次她都在裹着被子睡觉,呼噜呼噜的,像奶猫打盹儿。

……

除了差点儿摔了一跤外,陈洲洲因为看不清楚,还踩掉了季榭的鞋子。

祸不单行,好不容易通关走出密室,陈洲洲就接到了母上大人打来的电话,说是又给她安排了一次相亲。

季榭也听见了电话那边的声音,在通话结束后,问了句:“相亲?”

陈洲洲立马打起了精神,试图在大老板这里找到一点儿共鸣:“老板也相亲过吗?是不是超级尴尬!”

然而大老板说的是:“相过一次,对方很可爱。”

哦,打扰了。

陈洲洲叹气,准备在这次相亲结束后,写一本攻略大全,给大家开开眼界,丰富一下阅历。

说起来,她相亲这么多次,只有第一次的相亲对象比较正常,其余的全都是八仙过海,各有神通。

只不过那次被逼相亲的其实另有其人,她只是被拉来救场的。但话说回来,季榭提到相亲对象很可爱时,陈洲洲是有点儿心酸的。

如果不是喜欢,他不会说出“可爱”这种词。

她想起之前在公司听到的各种八卦,其中一条就是,大老板有喜欢的人,微信置顶第一位,并且还是相亲认识的。

八卦所言不虚。

陈洲洲还在琢磨怎么糊弄过这次相亲时,身边的季榭忽然说道:“需要演戏吗?我可以假扮你的男朋友,躲过这次的相亲。”

陈洲洲愣了一下,微微仰头看着他:“可是欠下的人情该怎么还?”

“不用你还。”季榭看着她,目光极沉静,眉眼更是漂亮,“之前我就说过,我对你有求必应。”

有那么一瞬间,陈洲洲是真的心跳过速,反应过来前,自己已经点了头。

006.听到心跳了吗

陈洲洲为用假男友糊弄她妈一事,煞费了苦心,所幸一切顺利,她妈对大老板表现出了极喜爱的态度,并且没看出异常,临走前还给季榭包了大红包。

什么都没有得到的陈洲洲敢怒不敢言!

大概是猜出了陈洲洲的心理活动,季榭沉吟几秒,问道:“要不然我带你去见见我妈?”

小蛤蟆敢吗?小蛤蟆不敢。

她连连摇头,说道:“你还是带喜欢的人回去吧,如果让阿姨误会,之后很难解释的。”

季榭没说话,站定在车边,垂眸盯着她。

“怎、怎么了?”

“我以为我的司马昭之心表现得已经很明显了。”他皱着眉,“我喜欢的人是谁,你感觉不出来?”他有時候是实在搞不懂她的想法,她小小的脑袋存着大大的乌龙。

陈洲洲蒙住了,这是暗示还是明示啊?可是大老板不是还有个置顶的相亲对象吗?

她没敢问,十分鸵鸟地沉默了。

当天晚上,她特意致电陈岸,以母胎solo的身份向他咨询了这个问题。

陈岸给她的回答是:季榭相过亲,听说那个女孩子还蛮可爱的,但结局是她失联跑了。就在上个月,季榭的微信置顶还是她。

末了,陈岸点评了一句:“那个女孩的头像我看过一眼,确实特别,不走寻常路,给人以耳清目明的震撼感。”

这是什么表扬词汇?

电话这边的陈洲洲默默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不是小蛤蟆了,而是只悲伤蛙。

大老板应该并不喜欢她吧?如果他喜欢她,却又对相亲对象念念不忘,那也太过分了。

然而她还没有想明白季榭这算不算不守男德,公司里又传出了新的小道消息:大老板身边出现了一个长发大美人,眼含秋波,十分妩媚。

小道消息传出来的第二天,陈洲洲就在电梯里见到了这位大美人。

嗯……非常非常的美丽,是一只充满野性的漂亮红狐狸。

电梯很挤,陈洲洲和大美人刚好在站同一个角落里。不巧的是,她的耳机滑下来,尴尬地掉在了大美人衣服领里。

实不相瞒,陈洲洲尴尬得脚趾头都要蜷缩起来了。

苍天啊!老天啊!!

她不敢看大美人,然而大美人做了什么呢?她把耳机拿了出来,还给了她,温温柔柔地一笑:“是想听心跳声?”

陈洲洲的心跳声炸了,结结巴巴,说不出话。她如果是老板,也会喜欢大美人!漂亮,温柔,情商高!!

但冷静下来后,她又有点儿难过,这种情绪在想起季榭时尤甚。

大美人要去二十一楼,那是季榭办公室所在的楼层。陈洲洲想了想,为了避免碰面,在二十楼出了电梯,直接去了人事部,询问辞职事宜。

人事部经理:“为什么离职?”

陈洲洲睁眼说瞎话:“我中了五百万彩票。”

人事部经理:“……?”

最后这个职并没有辞成,经理跟她打了一圈的太极,只给她开了三天的假,让她考虑完后直接去找大老板。

恋爱不易,辞职更难。

007.孤寡孤寡小蛤蟆

离职有多难呢?

陈洲洲才刚有这么一个想法,前脚走出人事部,后脚季榭的秘书就打来了电话,让她来一趟办公室,说是还有份文件没交。

陈洲洲没有细想,回到二十一楼后才知道交文件是假,经理把她要离职的事透露给大老板是真。

除了季榭本人外,大美人也在他的办公室里。

她刚进去,就听见大美人在冷冰冰地嘲笑季榭:“还没联系上对方?按照你这个速度,她第二个孩子估计都能上清华、北大了。”

季榭刚好侧眸看到陈洲洲进来,咳了一声,打断季铃的话: “姐,她才二十三岁,还太小了一点儿。”

“什么二十三岁?你那个相亲对象今年应该二十九了。”

旁观者陈洲洲正在瓜田吃瓜,没想到下一秒自己家的墙也跟着塌了。季榭按了按眉心,说道:“那个和我相亲的‘花开富贵不是别人,是我现在的助理。”

陈洲洲震惊不已:呱?

她想起来,自己的微信小号就叫作“花开富贵”,而她也确确实实顶着这个网名去相过一次亲。

……

彼时陈洲洲刚刚上大四,处于很空闲的一个阶段。而她表姐比较不幸,一边忙于工作,一边还要应付相亲大业,只能拉她来救场,还许诺她了三顿火锅。

陈洲洲欣然答应,特地注册了一个微信小号,把头像换成莲花图片,取了个名字:花开富贵。

这个网名和头像就十分讨大叔大婶的喜欢!保准长辈挑不出错!

然后她火速添加了表姐相亲对象的微信,发现对方的名片头像是一朵白云,名字:平淡人生。

介绍人把名片推给“表姐”扮演者陈洲洲时,还感慨了一句:“真是登对,看看你们的头像和名字,时髦!你们这对肯定错不了,绝配!”

陈洲洲:“……?”

让她会一会这个头顶白云的妖魔鬼怪!

加了好友之后,她开局第一句就是:“你好,什么时候见面?你请客吧,地点就定在东家那个豪华四合院餐厅。对了,你有一米八吧?太高、太矮都不行。”

平淡如水沉默了几秒,回复:“有一米八。”

下一句是:“我刚刚去定餐厅,发现那家四合院餐厅倒闭了。”

陈洲洲一惊,立马打开APP查看,发现它果真倒闭了。

资本家果然是不能长久的!

她在这边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搅黄这局相亲,同时又不留痕迹,为此和平淡人生上班打卡似的连发了一周的早安、午安、晚安、吃饭了吗、睡觉了吗,十分无趣。

这相亲局怎么比考高数还难?要是恋爱像数学一样简单就好了。

陈洲洲一边苦恼,一边打开了游戏,结果发现平淡人生也在线,果断邀请他双排。

如果输了就借题发挥,让他讨厌自己,主动回绝介绍人!

结果游戏开局不到十分钟,陈洲洲就皱紧了眉头,她发现对方是真的菜!菜得她还没有开口,队友以及敌方都开始疯狂嘲讽他了。

陈洲洲拳头硬了——这些人怎么回事啊?他们明明也是菜鸡互啄!

陈洲洲打字,让平淡人生跟着她,之后带着他二杀五,用韩信乱杀。

这局游戏结束后,她收到了平淡人生发来的语音:“不好意思,我不太会玩游戏,拖累你了。”

听声音不像是表姐说的三十岁成功人士,倒像是学校里顶着校草头衔的篮球队队长。陈洲洲叹了一口气,打字回复:“没有,其他队友也玩得不好。”

他们又聊了一些别的事,陈洲洲发现自己和这个相亲对象有很多共同话题,不论她说什么,他都很有礼貌地听着,还会接梗。

几周过后,陈洲洲忘记对方是她表姐的相亲对象,和他打起了游戏,在峡谷里快快乐乐地推塔、偷猪、捉小鸟。

再然后的然后……平淡人生不见了。

表姐告诉她,平淡人生家里出了点儿状况,相亲的事可以不用管了。

陈洲洲呆呆地“哦”了一声,看了很久自己的头像,最后退出了账号,再没有登录过这个相亲小号。

008.花开富贵

陈洲洲再怎么想也想不到,当年相亲披马甲的不止她一个人,她假扮表姐,而平淡如水假扮的是他堂兄。

更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他们居然还能碰面。

陈洲洲思緒混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季铃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季榭在等她理清思路,没想到她问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相亲到后面,你人失联了?”

“我出了个小车祸。”

等他做完手术清醒过来后,那个“花开富贵”的头像就再也没有亮起来过。

别的不行,跑得倒是挺快。

后来陈岸把陈洲洲介绍来公司,第一次见面,季榭就认出了她的声音。最后确定她是“花开富贵”本人,还是因为那个近视手术。他去医院看望她,她每次都在睡觉,有一次嘀嘀咕咕说了半天的梦话,大多都与游戏有关,其中两句是:“平淡人生来偷猪!”“稳住,我们能赢,我可以带飞!”

……

此时此刻,一切倒转回来,季榭抬手揪住了陈洲洲的马尾,在她微微仰起脸时,低头亲了亲她。

“我一直想问,你说的带飞,是要带我飞到哪里?”

……

世界动物千千万,只有蛤蟆最可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