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度假

爱看天

白洛川刚毕业那会儿没白没黑地忙,后来事业发展顺了,又被骆江璟抓到身边。骆女士对这个儿子十分宠爱,引以为傲,扣在身边不准他走,恨不得把毕生所学一股脑全教给他。

后来时间宽松一点儿了,白少爷又不傻,把手头的事儿能推的都推给手下的人去做,抓紧一切时间去度假。

即便这样,每年能休息的日子总共也没几天。小白总不太乐意,每天一下班回家就收拾自己的旅行箱,翻来覆去装箱子,弄得乒乓作响,给自己营造准备休假的氛围。

米阳倚靠在门边看他装行李,一边看一边乐,冲他道:“哎,你那外套怎么又拿出来了?昨儿不是刚放进去吗?”

白洛川闷头干活:“改主意了,不去挪威看极光了。”

“那去哪儿?”

“去马尔代夫喂鱼。”

白洛川把新找来的夏天的衣服放进去,瞧着箱子空了大半,人也跟着神清气爽起来,挑眉看着他道:“你老爱生病,一着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我这假不就浪费了?”

米阳眨眨眼:“我也去吗?”

白洛川比他还吃惊:“你不去?”他没等米阳回答,绷着脸又补了一句,“你让我一个人去?”

米阳知道他的脾气,大少爷这会儿只能顺着毛捋,立刻哄道:“我也想去呀,但是我得先问问我们章教授。他从去年就念叨着要再去一次西北,你也知道,老人家年纪大了,身子一年不如一年硬朗,没准就是最后一回了……”

白洛川没少往考古学院跑,和米阳那帮师兄弟十分熟悉,自然也知道章老的事。

米阳说得有些唏嘘,还没感慨完,就看到白洛川把刚拿出来的大衣又塞了回去,便问:“怎么了?”

“不去了。”

“又不去马尔代夫啦?”

“嗯,再考虑一下。”

米阳也就是问个乐呵,毕竟白洛川计划着要休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时间充足,他恨不得跑遍整个世界地图。

几个月后,章老教授带着米阳和他那帮师兄弟们去敦煌做义务讲解员。陈白微每年都会抽空过来支援几天,跟这边很熟,把一切都安排妥当,正分配宿舍,就瞧见队尾的小师弟米阳在低声打电话,便站在那儿特意等了他一会儿。

米阳原本只“嗯嗯”几声应和着,忽然没控制住音量惊讶道:“你来了?这……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当然欢迎,那我跟师哥他们说一声。啊,对,还是陈师哥。我有车,我去接你们。”

陈师哥看着他,像是一只笑眯眯的狐狸。

米阳挂了电话,抬头不好意思道:“师哥,我这边来了几位朋友,我能不能去接一下?”

陈白微笑道:“嗨,這点儿小事,当然没问题。”

白洛川在门口等他,老远瞧着米阳骑了辆电瓶车出来,眉头皱起来。

米阳冲他摆摆手,笑呵呵地打招呼,一边从兜里掏出几张套票给他,一边问:“你怎么突然来了?”

白洛川没回话,反问道:“你之前说这边单位配车,就配的电瓶车?”

“对啊。现在旅游旺季,车少,得轮着骑。不过我跟陈师哥说了,他明天待在257号窟不下来,把名额让给我了。”米阳问道,“刚电话里没听清,怎么要这么多套票?还有谁一起来了吗?”

白洛川扯了一下嘴角道:“没谁。只有我,还有海生和旗生他们。”米阳招呼他上车,白洛川略微犹豫一下,还是坐上去了,他清了清喉咙道,“我来度假。”

米阳怔了一下:“你不是计划着去看什么极光吗?这里可没你之前找的那些地方好玩。”

白洛川在后面轻笑一声:“我觉得挺好的,你上回不是还修复了一个九色鹿的漆盘吗?这里能看到九色鹿的壁画吗?”

米阳也笑了:“当然能啊!陈师哥就在那边守着呢。我也去看了,一瞧见就喜欢得不得了。我小时候最喜欢看《九色鹿》的动画片,瞧见实物心怦怦跳得厉害……哎哟,坏了,要是让陈师哥知道你来,肯定抓你当壮丁,让你帮忙干活。”

白洛川轻哼道:“他干得出来,又不是头一回了。”

“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要不换个地儿?别浪费了假期。”

“不浪费。”

花在你身上的时间,怎么能叫浪费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