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学霸和我(五)

五更大雨

上期内容回顾:乔舒为了上次的事道歉,还非要再给沈宁临踢一个“一字马”,沈宁临让她在储存室表演。借此机会,沈宁临抬手将手边厚重的木门直接翻了个面,把乔舒夹在门与墙之间动弹不得……

周末,沈宁临难得出去逛街。他爷爷月底要过生日,他平时忙,便趁着周末来挑礼物。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他统统不看,选的都是一些平日也能用到的东西。从很久前开始,他就在让人留意紫砂壶,这两天正好有了消息,他便过来看看。

解郡在一旁出主意:“去陶吧给老爷子做套杯子也不错。你画画好,可以画一幅仕女图上去,老爷子肯定喜欢。”

周通在一旁附和:“你再给老爷子画幅画挂在墙上。你不是有个私印吗?也盖个章。”

沈宁临轻飘飘地看他一眼,周通立刻道:“那印不能乱用,要不你也取个艺名,五柳先生啥的,多好听啊,说出去还有牌面。”

慕晨烨在一旁吐槽:“大哥,五柳先生是白居易,你没事多读点儿书行不行?”不等周通回答,他立刻又说,“不准问我白居易是谁。”

解郡一脚踹到慕晨烨身上:“五柳先生是陶渊明!你先多读点儿书吧!”天哪,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朋友!

几个人正在闹,慕晨烨忽然手指着一个方向:“你们看,那个人是不是少爷的女朋友?”

沈宁临顿了一下,顺着慕晨烨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正好看到乔舒抱着一个年轻男人的手臂摇来摇去,嘟着嘴不知道在说什么,但看表情就知道是在撒娇。

“什么女朋友!是女性朋友!”解郡骂道,“而且现在已经不是朋友了!”

“去看看。”他的话音刚落,沈宁临就非常不配合地说道。

解郡愣了一下。他不是不搭理小乔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人一进到D字母打头的珠宝店便听到乔舒跺着脚撒娇:“买嘛买嘛,我想要!要这条小天鹅项链,要小象摆件,要龙猫头饰,要……”

“只能选一样。”乔贺打断她的话。乔长敬在钱上面对乔舒限制得很严,因为乔舒上小学的时候就敢拿刘旻的卡去买价值七八万元的无人机。在她眼里,七八万元的无人机和五毛钱的冰棍没什么区别,没有贵贱,只有她想要和不想要。这么多年过去,乔舒显然还是没有任何金钱概念,一条镶钻的小天鹅项链标价二十六万,小象摆件将近十一万,她指的每一样东西都不低于十万。

他也想把乔舒养成小公主,可乔舒才几岁啊,这样纵容只会害了她。

“乔贺,你不爱我了。”乔舒撇开他的手,表达自己的不满。

解郡还没见过这样的乔舒,乔舒在他眼里一直都是小无赖的形象,他没想到无赖竟然也会撒娇。他没忍住,调侃道:“小喬,要不你给我撒个娇,我给你买?”

沈宁临闻言,转头看了解郡一眼。解郡打了一个哆嗦,他错了,他应该和沈宁临一个立场,不搭理乔舒才对的。

乔舒这才看到几个人:“这么巧啊?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少爷家的老爷子过生日,我们来选礼物。”解郡看了一眼沈宁临,见他正看向柜台,在和柜姐说什么,这才回答乔舒。

那天沈宁临把她压到门板后面她倒是不怎么生气,不过她觉得她踢沈宁临的那一脚也算是两清了。她还是照常和沈宁临说话,如果沈宁临始终不搭理她,那就不是她的问题了。

“班长,你想给你爷爷买什么啊?我给你参考参考呗!”她说着便凑了过去。

还未走近,她便听到沈宁临问柜姐:“这种龙猫,你们店里还有几个?”

柜姐听了这话,立刻知道对方是条大肥鱼,连声音都甜了几个度:“刚刚才查过库存,目前店里还有四个。”

乔舒在一旁插话:“你也喜欢这个啊?”

沈宁临扭头看着乔舒,漫不经心地问:“你是想买这个吧?”

乔舒一愣,不知道沈宁临是怎么看出来的。不过这确实是她惯用的招数。乔长敬不让她乱花钱,每次她想要什么的时候,都会故意报上一大堆又贵又不实用的东西。乔长敬当然不会给她买,她闹一通,最后“委委屈屈”地选了自己想要的那个。乔长敬和乔贺心里觉得愧疚,肯定还会补偿她一些其他东西。

不过,沈宁临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没等到乔舒的回答,沈宁临对柜姐说:“都包起来吧。”

乔舒立刻明白自己又被针对了,她几乎是立刻转头去看解郡:“解郡,班长的爷爷爱好这么特别啊?喜欢小女孩的头饰?还挺潮的哈。”

解郡就知道这个嘴欠的货说不出什么好话来,正要打圆场,听到乔舒又说:“你买四个,那你爷爷生日的时候还不得扎四条小辫?这恐怕有难度吧?”不等人回答,她又接着说,“要不你请我去给你爷爷扎吧?我不要钱,而且手艺好。你爷爷要是觉得四条小辫太多的话,扎一条也行。剩下的,我给你们家的人每人扎一条,保准让你们家每个人都显出杀马特贵族的气质,欧耶!”说着,她还举起拳头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扑哧!”慕晨烨没忍住,最先笑了出来,随后略带紧张地看了沈宁临一眼。他真不敢笑这位的爷爷,平时见那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一面都会吓得他腿软。

沈宁临“啧”了一声,倒是没生气:“行啊,到时候有需要的话,我一定请你。”对付乔舒这种人,和她生气没用。这个人完全没皮没脸,顺着她反而让她的拳头打在棉花上,效果如同穿了反甲。

沈宁临付了钱,四个人一起离开,解郡还回头和乔舒挥手再见。乔舒看着几个人的背影,不敢置信地说道:“沈宁临现在怎么连脸都不要了?”

乔贺从头到尾都没说话。在这场对峙中,沈宁临看似输了,其实赢了,他成功地气到了乔舒。乔舒脸皮厚,嘴巴欠,任何时候都要多占别人一句话的便宜。可这下她不但没占到便宜,还没能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能不生气吗?

想了想,他对柜姐说:“把剩下的几样包起来吧。”也算是补偿乔舒了。

想要的没买到,乔舒不太高兴:“不想要了。”

乔贺顿了一下:“我们去其他店看看。”

柜姐适时地说:“那款龙猫是限定款,本市只在咱们店发售。如果先生要买的话,可以留下联系方式,到货了我再联系您。”

两个人最后什么都没买,乔贺要带乔舒去吃饭她也不肯,自己一个人生着闷气回了家。

乔贺没坐家里的车回去,在抽烟区抽了两支烟,然后便朝着楼上的就餐区走去。最后他进了一家杭帮菜餐厅,朝着坐在窗边的四个人走去,也没问能不能加个位,直接就坐下了。

解郡笑了:“这位年轻帅气的小哥哥,您是不是太不见外了。”

乔贺点点头,扫了他一眼:“这顿我请。”

沈宁临只是抬了抬眼皮子,没说话。

慕晨烨:“咱们不缺你这顿饭钱啊,哥哥。”

他们语气里的不欢迎乔贺听而不闻:“我妹妹在学校经常麻烦你们吧?她从小就是这种性格,你们多担待一点儿。”

妹妹?除了沈宁临,另外三个人都愣了一下。原本以为他是乔舒在外面认识的男人,他们才不客气的,谁知是正经哥哥,一下子全变了脸。

周通:“哪里哪里,小乔就是活泼、皮实了一点儿,其他都挺好的。”

乔贺笑了笑,声音没什么温度:“乔乔是都挺好的,就是头铁,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事,都是三分钟热度,得不到或者做不到就会睡不着觉,不理她的话过几天就好了。她的热情来得快,去得也莫名其妙,要是惹到了你们,请你们别和她一般见识。”

这话有些不对味啊!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这个人怕是为了刚才的事情来警告他们的吧?最后,他们都朝着沈宁临看去。

沈宁临神情不变,和乔贺对视:“乔哥放心,我们可欺负不到乔舒,一直都是她在欺负我。”

解郡:“我作证,上次小乔还踢了少爷的脸,还写信给教务处说少爷丑。”

乔贺笑了笑:“那我回家批评教育她。今天你买的那些饰品应该用不到吧?卖一个给我,我出三倍的价格。”

原来是为了这个。

沈宁临站起身:“东西都在储物柜里,我拿给你,不用钱。”

乔贺和另外三个人略一点头,便随着沈宁临一起去了储物柜旁边。龙猫饰品放在最上面,沈宁临拿出来递给乔贺:“让乔舒睡个好觉吧,不然我可就是罪人了。”

乔贺将签好的支票递给他:“说好的三倍价格。”

沈宁临没接:“不需要。”

乔贺:“我从不白拿别人的东西,如果沈公子不想卖的话,也可以选择不卖。”

沈宁临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过来,下一刻却看到乔贺的脸色猛地沉了下去,锐利的目光盯着他。沈宁临下意识地将支票推回去:“按原价给吧。”

乔贺没接,面色恢复如初,似乎还有一点儿高兴:“乔乔有没有和你们说过许择意?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孩子算是我们家的半个孩子。家里准备让他们上了大学以后先订婚,到时候欢迎你们也来参加订婚宴。”说完他举了举手里的东西,“回见。”

沈宁临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目光直直地看着乔贺消失的方向。解郡见他这么久没回去,便来找人:“少爷,站着这儿干吗呢?乔哥走了?”

下一刻,他看到沈宁临转头看自己的表情,心一紧。他已经很久没见过沈宁临摆出这么恐怖的表情了,冰冷,寡淡,没有情绪,难以接近。

沈宁临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率先抬脚:“走吧。”

餐桌上,周通和慕晨烨什么都不知道,周通拿着手机说:“小乔在学校大群里说话了。”他一脸笑意,“她发了那个龙猫的饰品图,她想干吗?”大群是学校的一个千人群,很多学生都进了群。

沈宁临垂着眼帘打开微信,看到饰品图下面跳出来一条新消息,是乔舒惯常的歡快语气:我的天哪,我今天在商场看到这条项链要十三万多,淘宝只要九九八!

这条后面还跟了一条:九九八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下单了!谁花十三万谁脑残!

最后一条是一个表情包——一只兔子蹦蹦跳跳地走在街上,然后猛一回头,脸上又是一个搞笑表情包,还咧着嘴笑。这消息发给谁的谁知道。

慕晨烨:“乔哥说得没错,小乔就是头铁,除了她,谁还敢这么怼咱们少爷?”

周通:“哎,少爷,你怎么还给她回复了?”

解郡赶紧去看,沈宁临确实回复了,回复的还是一个微笑的表情包,下面写了四个字:开心就好。

解郡看了沈宁临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沈宁临是在故意气乔舒。

乔贺到家的时候乔舒已经睡了,他在她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儿,然后把饰品盒子放在她的床头,最后又帮她掖好被子才离开。

出门的时候,他依稀听到乔舒的呓语:“九九八……”

乔舒确实是在做梦,还梦到了沈宁临。他变成了一只小孔雀,到处开屏,开屏的时候每一支羽毛上都挂着他发的那个表情包图片,每一个人都在朝她微笑,真是个噩梦!

然而噩梦在她睡醒以后也并未结束。周一的早上,在她骑车上学的路上竟然又碰到了沈宁临。这次她没有主动打招呼,打着哈欠慢悠悠地往前骑。

沈宁临走在她后面,看了看她头上的龙猫头饰,然后加速超过了她。

乔舒每次都是踩点到学校,她才刚放下书包,正准备去升旗,林特便从走廊走进来:“小乔,看到班长没有?”

“没有,去当升旗手了吧?”乔舒回答,套上了自己宽大的校服。

“班主任让你们俩升完旗去办公室找一下她。你又把班长怎么了?”林特看着乔舒走近,说,“你的衣领没翻好。”

乔舒动手翻了翻衣领,“啧”了一声:“怎么听你的口气,仿佛我蹂躏了他一样?”

林特笑了一声:“我这不是怕你欺负班长嘛。”

乔舒看着他:“是什么给了你误解,让你觉得沈宁临像良家小白兔了?”他分明是大尾巴狼,她还想添加几个比喻,忽然看林特变了脸色,还拼命给她使眼色,便立刻改了口,夸张地抬头看着窗外的天空,“沈宁临分明就像天空中的大雕,凶狠又凶猛,一般人都欺负不了他。”

林特的脸色好了一点儿。背后说人坏话,还正好被正主听到,是尴尬本尬了。乔舒应该是接收到了他用眼神传递的信息,不过她的演技是不是太夸张了?

就在他准备和从后门进来的沈宁临打招呼的时候,他面前的完蛋玩意儿又接了一句:“除了我,一代天骄本骄。”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所以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背首诗都能骂人。

林特十分尴尬,看了看门口,计算了一下自己几秒钟可以撤离战场。

沈宁临正从桌肚里拿手机,将手机揣进裤子口袋里,才抬起眼皮看向乔舒:“你倒是藏拙,成吉思汗的智慧、才干和魄力看不出和你有什么关系,不过以身材比试,我觉得你行。”

去站队的路上,林特语重心长地告诉乔舒不要招惹沈宁临,乔舒气得头顶冒烟:“我一米六九,九十斤,哪里壮实了?他骂我!我要去找赵德阳!”

行吧,文化人您开心就行。

升旗仪式结束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沐雨婷的办公室。沐雨婷正在整理教案,看到两个人进门,立刻招呼他们:“桌上的文件你们先看一下。”

她合上教案,打量了两个人一番:“学校的意思是安排你们两个人一起去参加全国青少年化学竞赛。你们两个人的化学成绩不相上下,关于这次竞赛,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乔舒看着文件:“是要去B市吗?”

“对,你们可以坐飞机去,费用由学校报销,到时候会有老师帶你们去。”沐雨婷有些犹豫。乔舒是怎么换的座位,这件事她自然是知道的,她怕两个人合不来,而得罪沈宁临对乔舒来说没好处。

“老师,我去。”乔舒干脆利索地回答。

沐雨婷点点头,又看向沈宁临。沈宁临也道:“我去。”

原本沐雨婷还在想着,只要他们之中有一个人不想去,她便去回绝了校长。谁知两个人都应下了。她只得让两个人各自拿了文件回去准备。

参赛日期是一周后,回来正好赶上元旦晚会。确定参加后,乔舒便给许择意打了电话,让他准备好接驾。许择意倒是很高兴,恨不得亲自来S市接人。

一直到临去B市的前一天,许择意每天都会给乔舒打一个电话,打得多了,乔舒就开始选择性假装看不见。

临出发前两天,乔舒和许择意约好了在机场见面,谁知竟然接到通知,说是沈宁临要提前一天去,而她必须和沈宁临一起。

乔舒听到这个消息十分不情愿,去找沐雨婷,要求按之前的行程,和带队老师一起去。结果沐雨婷说,因为一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参加,为了安全起见,两个人必须一起走。

乔舒有些纳闷,问沐雨婷: “老班,你就不怕我们俩早恋?”

沐雨婷的表情呆滞了几秒钟。她觉得这两人就像赵德阳说的,天塌了沈宁临都不可能看上乔舒这种二货。但乔舒突然这么一问,她反倒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得义正词严道:“老师相信你。”

乔舒觉得自己确实值得相信,因为她和沈宁临几乎已经完全断交。想到两个人要去B市待四天,还必须时时刻刻在一起,等沈宁临主动来找她当然是不可能的,只能自己主动去建立邦交。

正好解郡请了假,沈宁临旁边的位子便空了出来。乔舒瞅准了化学老师倪海即将进来的时机,立刻起身跑去解郡的位子直接坐下。看到沈宁临转头看她,她嘻嘻一笑:“班长,我有几道题不会,你给我讲讲呗。”

沈宁临挑眉:“还有您不会的题啊?那估计得去问老师了。”

乔舒忽略他的冷嘲热讽,倒是真的翻了几道题出来。沈宁临不理她,她就坐在一旁不停地戳他的胳膊,还讲小话:“我知道B市有几家特别好的馆子,平常人找不到,有一个是在四合院里,里面的厨子据说是御厨的后代。到时候我带着你,你带着钱,我们去吃好不好?”

沈宁临被她烦得不行,正要让她闭嘴,一个粉笔头朝着两个人的桌面丢过来。只听倪海在讲台上怒吼道:“上课时间,你们在干什么?!”

乔舒几乎是一秒钟便站起身,摆出好学生人设:“老师,我化学考试每次都拉分,就特意换了位子来请教班长几道题。您别生气,我不问了。这堂课我站着听,肯定认真听。”说完她给了沈宁临一个眼神:想告我的状,没门。

沈宁临垂着眼帘,表情淡淡的,倒是真的在乔舒特意找的几道化学难题上写了答案。

只有答案,没有任何推理过程。

海哥显然很满意乔舒的态度,感慨着教育了她几句,又让大家向她学习,之后便继续讲课。

只是他哪里能想到,刚才还态度端正地说要认真听课,提高分数的人,站着也能睡着?

教书二十年的倪海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住:“乔舒,你上来做一下这道题。”

乔舒直直地站着,因为打瞌睡,人不太稳,摇摇晃晃的,而且压根儿没听到老师讲话。

海哥气得恨不得自己下来抓人,但他为人师表,不方便这么做,只能压低声音道:“沈宁临,你提醒一下乔舒。”

沈宁临十分配合,转身拍了拍乔舒的胳膊,力道不小。

乔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三秒钟后猛然清醒,然后茫然地看着四周——大家都看着她是什么意思?

她用求救的眼神看了沈宁临一眼,一双大眼睛仿佛会问话,又因为左右游移,像只小动物。见沈宁临不答,她还在桌下扯了扯他的衣服。

沈宁临压低声音:“老师让你去擦黑板。”

乔舒差点儿被沈宁临感动。不过,每次被他感动的时候都没啥好事。于是她又看了看离得近的林特,林特悄悄对她比了一个去讲台的手势。

乔舒着实惊讶了一把,沈宁临竟然真的在帮她!看来两个人的B市四日游能实现大和谐。这么想着,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威风凛凛”地上了讲台,然后走到讲桌旁边拿起黑板擦。海哥正疑惑按她的水平不需要重复计算的时候,就看到她毫不犹豫地把他写在黑板上的题给擦掉了。

然后……摩擦摩擦,她迈着魔鬼的步伐,甩着手回了位子。

海哥气得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

不知道谁先笑了一声,全班同学都哄笑起来。

怎么说呢?从小到大,也活了将近二十年,乔舒这种开心果,真是唯一一个。

那节课,乔舒最后是站在走廊上听完的。这次被赵德阳看到的时候,赵德阳连一个正眼都没给她,走过她身边的时候还特意背起手,仿佛早已习以为常。

乔舒聪明,从小到大很少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可遇到沈宁临之后,情况就变成了很少遇到顺心的事情了。

乔长敬听说她要和沈宁临一起去参加比赛,特意给了乔舒一整个月的零花钱,让她一定要考得比沈宁临好。

这个乔舒可不敢保证,于是被乔长敬点着额头骂:“你这个倒霉孩子,我可是去查过你的成绩,没一次比沈宁临高的。你上课少睡点儿觉,别总是搞七搞八地去找人麻烦,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能比不过他吗!”

搞七搞八?乔长敬形容得很到位,但乔舒很不服气,再次和乔长敬产生共鸣,凭什么每次都是沈宁临欺负她?

她必须反击。

必须一招制敌,一枪毙命。

第二天一大早,是乔贺送乔舒去机场的。乔贺不放心她,千叮万嘱她,有事一定及时打电话。乔舒一门心思都在沈宁临的身上,只胡乱回应了几句。到了机场,临到和乔贺分开,她又舍不得了,抱着乔贺撒娇:“要不你陪我去B市吧?不然我又要一个人去医院。”

乔贺揉了揉她的脑袋:“是大后天吧?我看一下工作安排,有时间就去陪你。”

“那你不准骗我。”喬舒抱着他不撒手。

沈宁临刚走到安检口准备排队,便看到了不远处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乔贺把怀里的人推开好几次,乔舒又像牛皮糖一样黏上去。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带入了一下沈星临,如果沈星临这么对他的话,他可能会打对方一顿。

再见到乔舒是在候机室里,因为要和学校老师汇报情况,沈宁临难得主动去找了乔舒:“你几号座?”

乔舒一脸高冷:“抱歉,我升舱了,不能和你坐在一起了。”以后都别妄想和她坐一起!

沈宁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位子不错。”

乔舒坐直身子,在沈宁临的注视下,从包里拿出墨镜戴到脸上。从此以后,她要在沈宁临面前扮演酷姐。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头等舱十个座位,除了她,一个人都没有。

原本乔舒以为是飞机票确实没卖完,可站起身一看,机舱满员。学校为了省钱,给他们购买的是知名的廉价航空公司的班次。这家公司的机票一直都很热销,而这架飞机所谓的头等舱就是机舱内最前面的两排座位,和经济舱的区别就只是活动区域稍微大一些而已。

就在乔舒觉得纳闷的时候,沈宁临背着包走了进来。他倒是打扮得很潮,大耳机挂在脖子上,右耳上还戴了个小小的银耳钉。

乔舒看着他在走廊另一边的位子上落座,就知道他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只是这样自己就又要和他坐在一起了,真讨厌。

沈宁临坐下后就戴上了耳机,从包里拿出一本德语原版书开始翻。乔舒撇了撇嘴,装。

无聊地翻了一会儿微博,快到起飞时间,空姐还是没有开始安全提醒,乔舒有预感,飞机会延迟起飞。果然,没一会儿空姐便提示飞机将延迟半小时起飞,机舱里热闹了几分钟,大家渐渐也就认命了。

乔舒戴着墨镜不停地瞥沈宁临,看了一会儿后更烦了,就拿手机玩。不过信号似乎不太好,下载动图都有些卡,她便打开手机看能不能找个免费的。

搜了半晌后,她脑子一动,笑着将自己的热点打开,然后改了名字:夸1A漂亮领酸奶。

改完名字她就开始四下张望,看会不会有人来夸沈宁临漂亮。然而五分钟过去,始终无人应答。

想了想,乔舒又将热点名字改成“夸1A好看领酸奶饼干”。

依旧无人应答。

乔舒瞪了沈宁临好几眼,一咬牙改成“夸1A好看领1000元现金”。

永远不要怀疑金钱的魅力,两分钟不到,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犹犹豫豫地走到沈宁临身边:“小兄弟?”

沈宁临摘下耳机看着对方:“怎么了?”

大叔笑了笑,语气变得真诚了许多:“确实长得很漂亮嘛!你要是缺人夸的话,我能每天夸你一百遍,要不咱们加个微信?”

沈宁临皱着眉,面上的表情有些冷:“你在说什么?”

大叔看着他的表情,知道自己可能是误会了,连忙要拿手机解释误会。乔舒适时地说:“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刚出狱。”

大叔拿手机的动作顿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恰巧这时,空姐领着一家三口走了过来。女人怀中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孩子好像睡着了,靠在妈妈怀里一动不动。

空姐直接走到沈宁临旁边:“先生,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这边有位乘客的小孩生病了,要带小孩去B市看病,但后面的位子太挤了,能不能……”

沈宁临没听完便站起身:“坐这边吧。”

乔舒正趁乱给大叔塞钱,见沈宁临走过来要坐在自己身边,立刻推了推墨镜,冷酷地说:“这个位子有人了。”

沈宁临指了指中间的位子:“这个呢?”

“也有。”懂点儿看人脸色吧少年,别自讨没趣了。

那边一家三口已经安顿好,空姐见两个人争执不下,立刻上前解释:“女士,是这样的,咱们头等舱除了您的位子,其余的,这位先生全包了,所以这几个位子都是没人的。”

乔舒没法再维持酷姐人设,扒拉了一下墨镜,从下到上看沈宁临,他没毛病吧?

沈宁临:“现在我可以坐了吗?”

乔舒有些讪讪的,她能说不吗?

空姐离开后,沈宁临转头看乔舒:“你的手机呢?”

乔舒警惕地看着他:“关你什么事?”

沈宁临懒得和她废话,直接伸手去拿。乔舒立刻挣扎,两个人你来我往。乔舒可没忘了上次她的手机到了他手里是什么命运,这次死活不肯让沈宁临拿走。但沈宁临的力气太大,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激动,她直接松手将手机丢到地上,然后用脚一划拉,看着沈宁临,声音中透着得意:“在我的位子下面,要不你趴下去找找?”

沈宁临松开她,看着她没脸没皮地跷着腿。他当然不会跪到地上去找,而是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开口问:“你在手机上搞了什么鬼?改了热点名字还是蓝牙名字?”说着他就打开了自己的热点和蓝牙,结果什么都没搜到。这个做贼心虚的货已經自己关机了。

乔舒解除了威胁,又变成酷姐:“抱歉,先生,你打扰我休息了,请注意一下素质。”

沈宁临舔了舔牙齿,行吧。

由于早上起得早,“乔瞌睡”没一会儿便开始打瞌睡了。到B市时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乔舒倒是先醒了一会儿,快到B市的时候便开始张罗着找手机。谁知手机卡在了座位下面的一个焊接处。因为她的胳膊不够长,便改用手指去夹,结果推得更深了一点儿。

她跪下去,弯着腰去摸索,可手机卡在交叉处一动不动。她用力扯了一下,手机依旧不动。再扯一下,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开裂声。乔舒愣了一下,这是什么声音?

她趴下去看,看不太清,只能使劲往外扯。她花了三分钟时间终于扯了出来,然后半跪着检查手机,看到的是一大片雪花屏幕。

花得没一点儿完整的地方,均匀得堪比机器制造。这手机质量也太差了吧?别人的手机都是一点儿一点儿地开裂,它这是完全炸裂?

她不敢相信,看到沈宁临自上而下的目光,立刻站起身坐回座位上,瞪着眼睛看他:“注意素质。”

沈宁临收回目光,没搭理她。

临到下飞机的时候,乔舒想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她带的现金全给了刚刚那个大叔,她的手机没办法移动支付,所以她现在约等于没钱?

喇叭里传出感谢大家乘坐航班的声音,众人纷纷站起身。乔舒几乎是一步蹿出去,帮沈宁临拿出背包,然后死死地抱在怀里,再看着沈宁临道:“体现素质的时候到了,你可以好好向我学习一下,第一课就叫乐于助人。”

沈宁临站起身,他的身高给人一种压迫感,目光轻飘飘地掠过乔舒的脸:“给我。”

“年轻人,我现在是为你好。做人最重要的就是时刻提升自己,注意向我学习,以后你是会感谢我的。”乔舒也不想理沈宁临,但形势所迫,她也无可奈何。

沈宁临也不和她废话:“不给我的话,接下来的几天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说着,他将手机夹在手指间转了个圈。

乔舒最后当然是把包还给了沈宁临,小丫鬟似的跟在沈宁临身后去坐磁悬浮。乔舒怀疑沈宁临就是为了折腾她才选择公共交通的,毕竟他是可以包下头等舱的土豪,没必要委屈了自己。

磁悬浮直达高铁站,出站口正好有一个麦当劳的甜品站。乔舒几经犹豫,对沈宁临说:“班长,我想吃冰激凌。”

沈宁临倒是没想过在口舌上为难乔舒,爽快地给她买了一个。乔舒拿着甜筒直接递到他的嘴边:“给你先咬一口。”

沈宁临嫌弃地往后仰:“不用。”

乔舒拿回来一口咬掉半个尖尖:“等我明天见到许择意就还你钱。”

沈宁临的目光飘过来:“你男朋友?”

“发小。”乔舒吃得认真,简单地回答。

沈宁临没再说什么。乔舒吸了吸鼻子,B市的冬天可真冷。她转头问沈宁临:“咱们坐地铁还是坐公交车啊?是先去酒店吗?”

“打车。”沈宁临回她。

意外之喜。乔舒喜滋滋地跟着沈宁临坐进了开着暖气的出租车里,嘴巴一刻也没闲着:“你为什么要早来一天啊?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办吗?那我是跟着你,还是自己留在酒店啊?”

“我有事,你自己待着。”沈宁临并没打算带着她。

乔舒趁机提出让沈宁临给她买部手机,理由是:“学校说了让咱们俩别分开,这钱就当我向你借的,回头马上就还你。”

沈宁临:“那我为什么要借给你?”

“因为你人美心善,乐于助人,能跟你同行,是我的荣幸。”乔舒昧着良心猛夸了他几句。

“哦,你错了,”沈宁临收回目光,神情淡然,“我只是个刚出狱的低素质人员。”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乔舒立刻张开双臂,呈一个“大”字挡在门口:“那你现在带我去买部手机,我还得给乔贺打电话呢。”她绝不肯承认自己不敢一个人待在这个联系不到外界的地方。

沈宁临带乔舒去买手机时间显然不够,便把自己的手机留下了:“除了打电话,不可以翻手机里的任何东西,明白?”

乔舒立刻将手机收起来,抱着跑远:“那你回来给我带酸辣粉。”

下期内容更加精彩,敬请关注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