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我孵了个寂寞

美腻黄瓜君

我,是一只藏狐,修行了八百多年,好不容易历劫飞升,飞到半路,却被告知当神仙还得先考试,及格了才能位列仙班。等等,考试内容居然是孵蛋?!!那什么,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01孵蛋?

风和日丽的艳阳天。

修行的第八百二十三年,狐九脚踏五彩霞光,在东皇山的犄角旮旯飞升了。

他看着脚下越来越远的小山丘,手无意识地碰了碰挂在手腕上的金铃,继而激动抹泪。

熬了八百多年,终于能获得封正,当上神仙,走上妖生巅峰!

然而这份激动只维持了片刻,狐九就笑不出来了。

他飞升到半路才发现进不了南天门——南天门上贴着的告示明明白白写着,要想位列仙班,需得经历神仙考试,及格者方能进入南天门,飞升成仙。

狐九心说,小爷刻苦修行八百多年,还怕你个神仙考试?

然后他就看见了考题——孵蛋。

狐九:“告辞。”

他朝下界纵身一跃,谁知砰的一声巨响,他一脑袋撞在坚如磐石的结界上。

须臾,狐九额头上顶着一个大包,心情复杂地站在南天门前。

他居然被卡在飞升的半路上,上不去,下不来,这特喵的不是玩儿他吗!

原地挣扎了片刻,狐九一咬牙,抱起旁边云朵中的那颗金蛋再试,结界果真消失了。

看来这蛋非孵不可。

狐九再看看考题下写的孵蛋要素:黑山泉眼、东域海盐、天山神火。

狐九十分不解。

这三个要素,确定不是拿来煮蛋的?

狐九寻思着时间紧迫,得尽快孵蛋成仙,便结印张开传送阵,打算直接前往黑山。

他专注于结印,没察觉到告示上一闪而过的黑色妖气。

结印完成,狐九抱着蛋踏进传送阵。

蓝光乍现,阵法启动。

狐九想过落地的无数种可能性,却没料到自己会落进一口正在烧着汤水的炖锅里,那汤水中还飘着姜片、红枣和当归。

好家伙,挺会养生的。

他一抬头,竟对上数十只长相凶残的妖怪。

众妖们正在饮酒作乐,冷不丁瞧见锅里多了个人,纷纷停下喝酒吃肉的动作,蒙圈地看着空降下来的狐九。

狐九擦了一把冷汗:“我说我走错了门,你们信吗?”

群妖之首是个虎妖,他哈哈大笑:“送上门的外卖,不要白不要。”

狐九心中一惊。

虎妖说完,骤然化为猛虎,朝着狐九……怀里的金蛋抓来。

狐九吓得手忙脚乱,赶紧结印,就在对方将咬断他喉咙的瞬间,狐妖之术启动——虎妖的血盆大口咬住的不是他的脖颈,而是一块坚硬如铁的花岗石,虎妖的一口利齿顷刻崩断。

替身术,是狐九最熟练的狐妖之术。毕竟,因为那只死鸟,他隔三岔五会用到。

但熟练归熟练,替身术也有弊端。

施术者无法预知替换之物所处的位置,换句话说,替换后也不一定安全。

意识到这点后,狐九忽觉脚下一空,整个人猝然极速下坠。

他来不及反应,只听得扑通一声,水花四溅——他抱着蛋跌进了寒冷刺骨的深潭。

作为一只常年跟风沙打交道的藏狐,狐九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不会泅水!

狐九在碧绿冰冷的潭水中扑腾了老半天,喝了一肚子水,最终力竭晕厥,慢慢往水下沉去。

突然,深潭上方响起一声极为罕见的鸟啼。

一只羽翼火红的怪鸟在深潭上空盘旋了片刻,忽地俯冲而下,笔直探入深潭。

02黑山

狐九醒来时,已经躺在深潭边的巨石上了。

他猛地坐起身,环顾四周,发现那颗金蛋不见了。

狐九正着急,头顶倏然响起一道格外熟悉的清越嗓音:“小狐狸。”

闻声,狐九心底咯噔了一下。他极慢地仰起头,看向身后那株参天的梧桐。

横向伸展的树枝上坐着一个俊美青年,凤眸剑眉,身着暗红窄袖圆领袍,腰际宫绦上悬着一颗精致的镂空金铃,黑发高束成马尾,一眼看去明丽又俊朗。

看清那人的长相,狐九连忙抬手挡脸。

怎么偏偏又遇见凤兮这个死鳥!他俩向来不对付,若是让他知道自个儿飞升不成反要孵蛋,岂不是要被他笑一整年?

不行不行,绝不能让他认出自己。

狐九企图施展狐妖之术易容,然而结印的手指被什么东西陡然打中,他吃痛停手。

凤兮翻身下树,眉毛轻轻一挑:“区区狐妖之术,也敢班门弄斧。”

狐九额上青筋微突,这死鸟真是一如既往地欠打,好气哦。

凤兮眼含深意地睇他一眼,笑着问他:“你方才在找这个?”

说话间,他手掌张开,一颗西瓜大小的金蛋倏地浮现出来。

狐九伸手去抢:“还给我。”

凤兮侧身躲开,拒绝道:“不行。”

狐九瞪眼:“不行个鬼啊!臭鸟,赶紧把它还我。”

凤兮不答话,提步靠近。

狐九快速退后,脊背抵上梧桐树粗壮的树干,睁大眼睛看着凤兮:“你、你干什么……靠这么近?!”

凤兮手一抬,撑在狐九身后的梧桐树上,倾身逼近。他眉眼飞扬,嗓音沉哑:“这金蛋是你从我族偷来的吧?”

狐九:“哈?”

这家伙是脑袋被门夹了,还是假酒喝多了?

下一瞬,凤兮再度语出惊人:“你偷的这颗,是我的蛋。”

是我的蛋。

凤兮的话掷地有声,宛如惊雷,对着狐九当头劈下来。

空气突然陷入诡异的安静。

狐九看看那颗金蛋,又看看凤兮,表情一言难尽:“你……的蛋?”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凤兮神色坦然地退后半步,微微张开嘴,吐出一颗与金蛋极其相似的蛋,托在掌心。

他问:“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狐九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凤兮:“你……会下蛋?”

凤兮的常年笑脸不禁崩裂,他深吸一口气,说:“这是凤凰蛋,我族常以这种方式护蛋,并非我下的蛋。”言辞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睨向狐九的眼神,分明在说:“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黄色废料!”

狐九没好气地看他:“凤凰蛋就凤凰蛋,说什么你的蛋!我还以为……”

说着,他偷瞄凤兮腰际以下不可描述的某处。

“哎哟!”狐九捂住脑门,气愤地叫道,“干吗弹我额头!”

凤兮微笑:“去污。”

狐九差点儿气死。

凤兮问:“你偷蛋做什么?”

狐九也不废话,言简意赅地解释了金蛋来历,和自己要做的事,顺便拉踩凤兮说他盗蛋一事。

凤兮并不生气,凤眸觑他:“当真要去取那三样东西?”

狐九点头。

凤兮嘴角上扬:“那你岂不是飞升不成反要孵蛋?”

狐九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得,还是让他抓住机会嘲笑了。

03虎妖

黑山之巅。

一只巨大的火红怪鸟在天空翱翔,硕大的鸟爪上拽着一个……人。

狐九抱着蛋,看看脚下的黑山,又看看扣住肩头的鸟爪,内心抓狂。

为什么这家伙会跟来啊!现在拒绝孵蛋还来得及吗!!

凤兮则表示:“既然我们各执己见,那不如将蛋孵出来,等见到蛋中之物,便知道是谁的蛋。”

狐九一听,心想:好有道理,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哪!

他嘴上却说:“随便你。”

还能咋办?他又打不过这臭鸟。

凤兮见他一脸憋屈,不禁抿唇浅笑。

随后,两人安稳抵达山尖。

黑山泉水位于幽静之地,是一汪天然温泉,孵蛋所需的,正是泉底的珍贵泉眼。

一鸟一狐很快在山涧隐蔽处找到了温泉。

他俩唯有凤兮会泅水,两人商议后,由凤兮下水取泉眼,狐九在岸边等。

狐九等得无聊,便施展狐妖之术隔空取物,弄来一袋香喷喷的炒花生,吃完又取来一只烧鸡,之后又陆续取了不少吃食。

他这边吃得香,另一边的虎妖心情就不太好了。

虎妖眼睁睁看着眼前的美食一样样凭空消失,怒气值瞬间飙升至巅峰。

等那只修长的手臂第五次隔空出现,准备拿桌上的食物的刹那,虎妖一把擒住,用力一拽。

谁知对方力气也不小,且早有预知般猛地将他扯了过去。

虎妖见状,忙招呼洞府内的妖怪们一起使力。

虎妖那边妖多势众,狐九不敌,眼见着就要被对方拽进阵法。

这时,凤兮破水而出。

他拭去脸上的水珠,上了岸。见狐九面露难色,整条右臂都消失了,仿佛被什么东西拉扯住了,凤兮蹙眉问:“怎么了?”

狐九嘴里咬着鸡腿,含糊不清地说:“死凤凰,快帮忙,小爷的胳膊要被拽折了!!”

凤兮闻言,当即锢住狐九的手臂,用力拉扯。

两方隔空拔河,谁也不让谁。

狐九和虎妖疼得嗷嗷叫,又都执拗着不肯屈服。

凤兮见狐九疼得脸色苍白,神色登时凝重起来。

他搂住狐九的腰一个旋身,手掌裹着烈火,猛然击出,只听阵法那边传来一片惨叫,拉扯住狐九的强劲力道也松懈下来。

狐九一脸惊喜,立刻将手抽回,不料这一抽,拔出萝卜带出泥,竟猛然拽出一只妖怪来。

一看,还挺面熟。

狐九啃着鸡腿说:“是你啊。”

虎妖见是狐九,惊怒交加,吼道:“本神今天要拔光你的牙!!”

狐九一脸问号:“我的牙招你、惹你了?”

这虎妖气得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还自称本神。

他双眼赤红道:“你看你干的好事!”

说完,含泪张开嘴。

狐九仔细一瞄,好家伙,年纪轻轻,牙就掉光了,实惨。

狐九试图补救:“我认识一个精通补牙的大夫……”

虎妖一副“我不聽我不听”的悲愤表情,当即扑过来要咬狐九。

狐九左闪右避,一溜烟儿地躲到凤兮背后。

虎妖凶神恶煞地怒喝:“小雏鸡,让开!否则连你一起打!”

凤兮凤眸微眯:“嗯?”

04变狐

被胖揍一顿的虎妖缩在角落,不敢开腔。

凤兮拿手帕不紧不慢地拭擦揍过虎妖的那只手,狐九喋喋不休地说着话。

虎妖听闻,瞄了一眼金蛋,讨好地凑过来:“二位大仙既然要去东域和天山,不如由我带路,我对那两片地域很熟悉,知道哪家烧鸡好吃。”

凤兮睨他一眼,没说话,似乎在沉思什么。

狐九露出“算你识相”的满意表情,他摩挲着腕间的金铃,吸溜了一下口水,说:“那我勉为其难地同意吧。”

他发誓不是因为馋烧鸡,真的。

狐九刚答应,就听凤兮道:“同行也可以,只是你这模样,不太妥当。”

虎妖和狐九都有些疑惑。

少顷,火红大鸟载着一只人形狐狸飞在半空,狐狸腰间挂着个竹篓,竹篓里有只小奶猫。

鸟背上,狐九撸了一把迷你版虎妖,突然有点儿被萌到,便顺手多撸了几下。

虎妖被困竹篓,敢怒不敢言。

他们很快就抵达东域海中的无人小岛。

取海盐比取黑山泉眼容易。盛一碗海水,经凤兮的真火烘烤,不过片刻,瓷碗表面便凝结了一层白霜,小心刮下来,放入瓷瓶中即可。

虎妖的小爪子从竹篓中努力伸出来,沾了些漏在沙滩上的白色盐末,放进嘴里舔了舔,登时被齁得赶紧吐舌头。然而,碍于某种原因,他又不得不继续吃。

猝然瞅见凤兮投来的目光,虎妖缩回爪子,心虚地“喵呜”一声,垂下耳朵。

凤兮睇着虎妖,若有所思。

收集好东域海盐,他们又即刻前往天山取神火。

天山临近南天门,仙气盛泽,寻常妖怪难以靠近,凤兮与狐九修为尚浅,上山的难度颇大。

虎妖对天山倒十分熟悉,安排两人在天山下的小镇暂住。

狐九急于成仙,不满意地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登山?”

虎妖说:“人间是地府与天庭的中界,鬼节之夜,阴盛阳衰,仙气将被削弱,届时,方可登山。”

“鬼节是何时?”

“后天子时。”

如此,倒还是能等。狐九不由得放下心来。

凤兮却轻挑眉尾,看向虎妖:“你区区一介黑山虎妖,为何对天山如此熟悉?”

虎妖胡须抖动:“我、我、我一百年前曾来过。”

“百年前,天山周边城池遭恶兽食人屠城,尸骸遍地,你那时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来、我来……”

说着,他朝狐九靠拢,像一块大年糕似的黏着狐九。

凤兮眼眸微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虎妖,无形施压。

虎妖的竖瞳时敛时松,小身板瑟瑟发抖,最后直接将头塞进狐九的袖口。

狐九朝凤兮不满地“喂”了一声。

凤兮瞥见某狐被妖气逼出来的尾巴,骤然敛去妖气,打了个响指,将虎妖封入瓷瓶。

狐九很生气:“你妖力强了不起啊!”

说着,暗搓搓地藏起自己的狐狸尾巴。

凤兮转眸睨着狐九那条毛茸茸的灰白狐尾,正要说话,忽见狐九徒然缩小,眨眼间变成一只灰白的小狐狸。

一鸟一狐沉默对视。

狐九低头看看自己的爪子,又看看高大无比的凤兮,连忙打开窗,只见苍穹之上,月亮近乎圆满了。

他瞪大狐眼。

满月之夜将至……

05上山

狐九多次催化妖丹,以至于每逢满月,妖力将随月盛消散,化为原形。

鳳兮低头看着眼前的小狐狸,笑问:“你们藏狐的原形,脸都这么方吗?”

狐九气成河豚:“我脸方吃你家大米了!”

床边铜镜赫然映出一只毛色灰白的方脸藏狐,黑色的眼睛溜圆明亮。

凤兮顺毛:“别生气,至少你的眼睛比其他藏狐大,又圆又黑,像隔壁黄鼠狼家种的葡萄,很可爱,我很……”

“睡觉!”

狐九打断他的话,裹着薄毯往床尾一滚,捂得严严实实,一副“小爷不想跟你讲话”的样子。

见状,凤兮无奈一笑,指床榻,脸颊就被拍了一爪子。

狐九不满道:“这是我的床。”

凤兮:“我给的房钱。”

狐九无话可说了。

狐·穷比·九气鼓鼓地睡觉,他的困意来得快,不多时便睡着了。

黑暗中,凤兮将那团灰白色的毛球抱进怀里,眉眼温柔地抚着狐毛。

“阿九,辛苦你了。”

“再等等,时辰将至,我会还你一个宁静的东皇山。”

怀里的狐狸不满地蹬了他的胸膛一脚,鼻尖蹭了蹭凤兮的颈窝,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毫无知觉地继续睡觉。

凤兮嘴角微勾,也蹭了一下狐狸的脑袋,继而闭目休息。

两人睡熟了,谁也没有察觉到锁住虎妖的瓷瓶发生了变化,浅薄的金光萦绕着瓷瓶,瓶口处裂开一条不显眼的细纹。

从瓶口腾起的白烟,一直延伸至床头的金蛋。金蛋发出黑光,蚕食鲸吞般吸食白烟,白烟试图撤回,却无济于事。

凤兮陡然睁开眼睛。

金蛋恢复原状,白烟已然散去。

凤兮目光凌厉地逡巡着室内的每一个角落,许久,手一扬,金蛋飞过来,没入他袖中。

随后,他搂着小狐狸,继续浅眠。

狐九和凤兮在客栈待至鬼节,等到夜深时便上山去。

途中,凤兮见恢复人形的狐九脸色苍白,便问:“你没事吧?催化妖丹可维持人形,但你多次……”

狐九腰杆一挺,反问:“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说完,健步如飞,上蹿下跳,活像只猴子。

凤兮抿了抿唇,没说什么,默默地跟上他的脚步。

避开凤兮视线后,狐九眉头紧皱,捂住胸口,心想,催化妖丹后,身体果然有些承受不住,若非之前被夺走灵力,也不至于……

他捏了个诀,压制痛感,再抬脸,又是一副“小爷最牛”的霸气表情。

凤兮拧眉看他,眉目间藏着一丝担忧。

狐九一行上山时,遇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妖魔鬼怪,他们似乎也是为天山神火而来。

天山神火可助妖魔增长修为,亦能疗愈仙门法宝所致的重伤。

为争夺神火,众妖魔鬼怪不到半山腰便开打,一路上留下不少妖魔残骸,可见厮杀之凶残。

有一拨妖怪甚至想抢夺狐九怀里的金蛋,只因有妖怪说那是凤凰蛋,可增千年修为。谣言迅速散播,所有的妖怪都认为那是个宝物,争得头破血流。

狐九不能假装没听见,为证明那是他的蛋,自然是要应战的,却被打得浑身挂彩,惨兮兮地退了回来。

凤兮见状,神色不虞,掌中燃起烈火,一掌击出,妖怪鬼怪顷刻团灭。

狐九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

真是妖比妖,气死妖。

随后,他俩顺利地登上天山。

06天山幻境

天山顶峰,夜色深重,浓雾弥漫。

狐九与凤兮并肩前行,行路缓慢。

凤兮变出灯笼照明,狐九不甘示弱,在指尖点起一簇青蓝色狐火。

他俩步入白雾迷障,走了没多长距离,狐九指尖的狐火“噗”的一声,灭了。

他又点了好半晌,狐火才亮起。

身边的凤兮却不见了踪迹,甚至连周围的虫鸣风吟都销声匿迹了。

“凤兮?”

无人回应。

狐九小声嘀咕:那臭鸟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他腹诽了几句,继续前行。

又走了一截路,忽见前方一片光明,一道笔直修长的身影背光而立,隐约可见飘动的暗红袍摆,以及坠在腰际的金铃。

狐九以为凤兮提前到达了神火所在的位置,不禁加快了脚步。

他不知道自己看见凤兮时,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临近时,狐九的脚步徐然减缓。

待他彻底步入明亮之处,他发觉那是一片山花烂漫的绿野,尽头是两座洞府,是他无比熟悉的模样。

这里是……东皇山。

狐九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他下意识地走了两步,察觉不对,又立马转身,却不见来路。

狐九的心脏狂跳不止,不由得捏住手腕上的金鈴,平复心跳。

他强自镇定下来,双手结印,打算用替身术离开。

忽然,洞穴内传出一声凄惨的鸟啼。

狐九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脸色猛然变得惨白。

紧接着,是第二道鸟啼,啼声刺耳,几乎要穿破他的耳膜。

狐九喉咙发紧,指甲掐进掌心,他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这是假的,这是假的,这是假的。

是假的。

假的!

狐九艰难地向前跨出两步。

突然,背后又是一声惊天啼鸣,火红染血的羽毛凭空出现,漫天飘飞。

狐九双目赤红,骤然回身,伸手召来武器,以极快的速度掠进洞府。

冲进洞府的瞬间,他被一道强悍又恐怖的妖气震飞,狠狠地撞在远处的山壁上,一时间乱石横飞,尘土四起。

狐九猛咳起来,满嘴血腥气。

他死死地盯着洞府入口,听着从那里传出的凄厉鸟啼,以及夹杂其中的桀桀狂笑。

狐九额上的青筋暴起,浑身的血液如岩浆般汹涌沸腾起来。

恐惧、仇恨、屈辱的情绪疯狂滋生。

忽而山花枯萎,绿野消失。

黑暗像一张巨大的网,从远处吞噬而来,他即将坠入深渊。

“阿九!”

好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道声音,破开浓郁的黑色,将他拽离地狱。

……

“阿九!”

又是一声喊。

狐九猛地睁开眼睛。

入眼是夜空中一轮皎洁的满月。

他转动眼睛,看见了目露欣喜的凤兮。

狐九问:“发生了什么事?”

凤兮扶正狐九,不紧不慢地回答:“我们方才误入了天山幻境。”

“幻境中会幻化出踏入此中的人最恐惧之事,令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你……看到了什么?”

狐九从凤兮难以言述的表情看出来,自己一定做了什么事。

他正惊疑不定,凤兮清凉的手指在他眼底轻轻擦过,问:“看见什么了?为什么哭?”

狐九一抹脸,说:“胡说八道!谁、谁哭了!”

说着,老脸涨红着离开凤兮的怀抱。

狐九手忙脚乱地摘着身上的枯叶,忽听凤兮说了一句话,猛地一顿。

凤兮问:“你强行催化妖丹,消耗寿命修行,真的只是为了成仙?”

07孵蛋

狐九笑着反问:“不然还能为什么?”

说罢,转身上山。

凤兮抿了抿唇,似乎欲言又止,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无言跟上。

即将登顶时,凤兮拿出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吃下它,可缓解催生妖丹所致的伤痛。”

“沁过糖汁,不苦。”

他说着,将药丸递至狐九嘴边。

狐九心说,你让吃我就吃,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刚吐槽完,他鼻尖翕动,嗅到药丸中有一股清淡的甘草香,格外诱人。

狐九哼唧一声,低头像小狗似的叼住药丸,含进嘴里,脸上的表情俨然在说:“看在你求我的分上,我勉为其难地吃一下。”

他脸上嫌弃,嘴里吃得可香了。

正准备吃第三颗时,凤兮制止了他。

狐九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眼巴巴地看着瓷瓶。

凤兮将瓷瓶收进袖中。

确定吃不着了,狐九不得不放弃,继续自己的神仙考试。

一旦闯过天山幻境,登山便容易许多,他俩很快抵达天山神火所在之处。

然而,取神火成了新的难题。

凤兮提议:“天山神火万年不熄,非凡物可碰,既然如此,何不直接将蛋放在其上,就地孵化?”

狐九说:“你可真是个孵蛋鬼才。”

商量好对策,狐九借出一簇神火,将泉眼搁在火上,再辅以东域海盐,由凤兮控制火候,开始孵蛋。

孵蛋步骤并不复杂,只是费时。

他俩蹲在火边,盯了快两个时辰,金蛋毫无反应。

狐九闭了闭酸胀的眼睛,问:“这么孵蛋真没问题?”

凤兮说:“在我族,我曾被称为孵蛋高手。”

狐九一副冷漠脸:“我信你个鬼,你个糟鸟坏得很。”

凤兮呵呵一笑:“被你发现了。”

狐九:“……”

狐九正无语,鼻子敏锐地捕捉到一丝奇异的香味。

“臭鸟,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很香的味道?”

凤兮摇头。

狐九满心狐疑,难不成是他的嗅觉出问题了?

忽然,凤兮问:“小狐狸,你有没有觉得这颗蛋快……”

狐九抬头,见金蛋正腾腾冒烟,这烟还香气扑鼻,活像一颗烤熟的鸟蛋发出的气味。

他俩对视一眼,立马扑火。

火苗不小心扫到被狐九扔在地上的瓷瓶,那瓶中封印着那只虎妖。

他俩忙活了一阵才完事,弄得灰头土脸,累瘫在地。

这时,从金蛋里传出一声清晰的咔嚓声,像是蛋壳裂开了。

狐九表情微怔,忙爬起来查看。

只见金蛋正徐然裂开缝隙,那裂缝如同蛛网般遍布整个蛋壳。

雏鸟要破壳了!

狐九和凤兮相视一笑,顿时生出一种“喜当爹”的心情,老父亲般互相拍肩,期待着雏鸟破壳而出。

碎裂声愈来愈紧密,仿佛下一刻,可爱的小雏鸟便能探出小脑袋。

狐九和凤兮将脑袋凑在一块儿,争着要第一眼看到雏鸟。

两人暗自推挤时,响动戛然而止,隔了很久金蛋都没有动静。

狐九问:“是不是它太笨,卡住了?”

凤兮无奈:“它又不是你。”

狐九怀疑这货在骂他,并且有证据。

狐九为证实自己的猜想,伸手欲拨开蛋壳碎片。

突然,一束黑光从金蛋中射出,猛地贯穿狐九的胸膛。

刹那间,鲜血飞溅。

08穷奇

变故陡生。

他俩都始料未及。

狐九捂住流血的胸膛,倒退一步,勉强站稳,额头沁出层层冷汗。

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倘若偏一寸,他的心脏就会被直接击穿,回天乏术。

凤兮瞬移而来,立刻用灵力为狐九治伤。

血止住了,伤口却无法愈合。

凤兮眉心紧皱,唇抿成一条线。

狐九说:“我……没事。”

说罢,抬头看金蛋,一脸戒备。

他嗅到空气中浮动着危险又熟悉的气味。

是……他憎恶的气味。

凤兮睇着狐九,见他神情透出惧意与仇恨,不禁看向金蛋。

不远处,蛋壳上最先裂出的那条缝越来越宽,里面瘦小的黑影若隐若现,越来越大,咔嚓咔嚓的关节舒展聲起此彼伏。

顷刻间,黑影化出一只巨兽,长着粗壮的四肢,以及一对羽翼丰满的奇异翅膀。

天山神火“噼啪”响了一声。

体型硕大的恶兽出现在狐九和凤兮面前,形似虎,背后有一对虎纹翅膀。

恶兽嘴巴微张,竟口吐人言:“狐九,看来本尊饶你一命,你仍旧学不乖。”

低沉的话语犹如来自炼狱的声音。

狐九的脸色骤然白得像纸一样。

恶兽抬了抬脚,再落下,啪的一声踩碎金蛋,发出肆意的邪性笑声。

笑罢,他眼神一冷:“你真是好大胆子,竟妄想背着本尊,上天递诉状!”

狐九瞳孔一敛,表情惊愕。

他怎么会知道!

凤兮难以置信:“阿九,你真的……”

恶兽在脚底碾磨蛋壳碎末,不急不缓地说:“奇怪我为何会知道?”

“狐九啊,说你脑子不灵光真是没错。你见过有哪个妖飞升,不足一炷香的工夫,便被拦在半路吗?万物飞升,遵循天道,即便天帝亲临,也不敢阻拦半分。”

“本尊变的南天门如何?是不是真假难辨?说起来,本尊真要感谢你。若非你竭力取来黑山泉眼、东域海盐、天山神火三样疗伤圣物,本尊被武神所伤的旧疾就不会这么快痊愈。只是藏身这颗凤凰蛋,憋屈得很。若不是以防被天庭发现,本尊才不屑钻入蛋中。幸好凤凰蛋滋味不错。”

他低头俯视狐九,嗤笑:“本尊从未见过如此蠢笨的狐狸,偏生还有只同样愚蠢的凤凰,屡次舍命救你,你俩可真是天生一对,哈哈哈哈。”

毫不掩饰鄙夷之意。

狐九被他的这番言论激怒:“穷奇!你食人无数,作恶多端,终将自食恶果,天道会惩罚你的!”

“天道?”穷奇自鼻腔中发出一声轻哼,双翼一扇,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凤兮挡在狐九身前,面对着穷奇。

穷奇冷声道:“若真有天道,一百年前,天山屠城,本尊已被那群武神擒住。而今武神皆死,本尊却活得好好的。可见,天道不过尔尔。”

“狐九,一百年前,那只凤凰以元丹为代价,求本尊放过你,本尊答应了。原本你只消老老实实地每年供上灵力,本尊便可饶你性命。你不该妄想借着飞升,上天庭递状纸。”

他兽脚一动,几张被撕碎的状纸飘然落地。

狐九看着那些碎纸,双拳紧握。

凤兮眼神冰冷地盯着穷奇。

穷奇说:“既然你如此冥顽不化,不如……”

“剜了你的妖丹,供本尊修养。”

尾音方落,他仰天长啸,声浪震天。

紧接着,穷奇快速逼近。

09凤凰火

凤兮倏然将受伤的狐九推了出去,召出佩剑,迎了上去。

穷奇看着体型硕大,行动却轻巧得有些诡异。凤兮一剑刺去,穷奇旋身躲开,再翻身跃起,一脚踢中凤兮肩头。

他妖力强劲,这一脚的力道令凤兮直接飞了出去,撞上岩壁。

狐九心急如焚:“凤凰!”

穷奇瞬移跟去,提脚欲踩。

滚滚烟尘间,凤兮瞬间跃起,躲闪攻击。

打了数个回合,凤兮的体力消耗很大,气息明显不稳,一个不留神,佩剑被穷奇利齿咬断。

随后,凤兮化为原形,与穷奇在半空缠斗。

两妖在力量与修为上相差悬殊,凤兮空有灵力与妖气,却无元丹,很快落了下风,穷奇趁机一口咬住凤兮的肩膀。

半空中,登时响起一阵凄厉的凤鸣。

狐九瞳孔震颤,眼前浮现起那些可怕的过往。

一百年前,一身血腥的恶兽穷奇突然降临东皇山,杀妖夺灵力,狐九不幸被他抓住,凤兮为保他性命,以凤凰神鸟的元丹和穷奇交换,留他性命,而凤兮自己,被穷奇活生生剜去元丹,从此再也无法修仙飞升。

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穷奇空降东皇山,控制了方圆百里的所有妖怪,要求他们每年上供修行的灵力,否则将要吃掉他们。

被穷奇控制的百年期间,狐九无数次向天庭递诉状,皆被穷奇半途拦截,之后免不了受罚。

他逃不出东皇山,又求救无门。

最终狐九决定瞒着凤兮,冒险催化妖丹,以消耗寿命的方式提前飞升,直接上天告状。

然而这一切却在穷奇的掌握之中。

可恶!

狐九咬紧牙关,再度催化妖丹,将妖力全部凝聚其中,继而召来武器,纵身一跃的同时单手结印,施展狐妖之术的替换术。

凤兮被牵制时,穷奇张嘴咬他,不料咬的是一截断石。

此刻狐九抓准时机,一个翻身骑到穷奇背上,握紧长剑猛地刺进他的后背。

只听得咔嚓裂响,长剑断成几截。

狐九被穷奇的利爪猛地拽下,狠力掼在地上,直撞得眼冒金星,晕厥过去。

凤兮长鸣一声,飞身攻过来。

两妖打得不可开交。

他们都没注意到,远处地面上的瓷瓶“咔嗒”裂成碎片,一道金光飞了出来。

穷奇双翼扇动,狂风呼啸,乱石横飞,狐九被卷飞。

凤兮见状,展翅裹住狐九,双双从半空跌落,凤兮后背撞上岩壁,仍旧护着羽翼下化为原形的狐九。

穷奇见两只小妖再无反抗之力,桀桀发笑。忽然,他脸色一变,低头看自己尾巴。

凤兮沉着脸说:“除了天山神火,世间还有一种无法熄灭的火。”

穷奇顾不上搭理他,惊慌失措地扑着尾巴尖上的火苗,边扑边痛叫:“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何无法扑灭?好烫!好烫!”

而凤兮,浑身燃起赤红色的火焰,那是不同于天山神火的火光。

凤兮将狐九放置在最安全的地方,为他张开护身结界。

很快,凤兮整个身体都沐浴在烈火中,他一步步走向不停在地上打滚的穷奇,身上滴落的鲜血瞬间被烈火包裹。

他说:“这一百年来,你伤他的,我要你加倍偿还。”

10武神

凤兮展开双翼,猝然朝穷奇掠去。

岂料,一道金光陡然乍现,在他眼前化成一道人影。

“可算出来了,这封印做得可真牢。”

是虎妖。

不,应该是一身金甲的虎妖。

虎妖拦住凤兮:“手下留情!”

凤兮用血红的凤眸睇他:“让开。”

虎妖道:“你千年灵力燃这一瞬的凤凰血,就为了那只狐狸,亏不亏啊?况且穷奇之恶,非死可解,容我捉他回天庭,天帝自有定夺。”

他正说着,那边的穷奇忍痛冲向狐九,利爪狠狠劈向结界,意图非常明显。

奈何他动静过大,第一击时,已经被发现,凤兮正要开打,却被虎妖伸手拦住。

凤兮不悦地皱眉。

穷奇转眼见虎妖,竖瞳陡然瞪大,不可置信道:“你不是……”

虎妖道:“我不是已经死了?”

“辜负你的期望了。百年前,我们一行十位武神,遭你暗算,我化为原形侥幸逃过一劫。这一百年来,我一直藏在黑山,就是为了找到你的踪迹,捉你回天庭。”

“纵然你机关算尽,妄图以三样宝物疗伤,却百密一疏。从你大胆使用妖气幻化成南天门,再到你藏身凤凰蛋,都被我察觉到了。你的妖气,化成灰,我也不会忘记。不过也因为你,我得以用三样宝物恢复了神力。”

听了虎妖武神的一番话,穷奇飞身欲逃。

虎妖武神摇头叹气:“你以为我会像一百年前那样毫无准备吗?”

穷奇方飞到半空,一片闪着金光的天罗地网兜头罩下,网的四方站着几位品阶极高的战神。穷奇瞬间被捕。

他拼命挣扎,然而越是挣扎,天罗地网收得越紧,勒得穷奇不断地痛叫。

穷奇被抓后,凤兮突然咳出一口血,浑身烈火随之烧得更旺。

虎妖武神道:“凤凰火也被称作燃命之火,赶紧熄了吧,再烧下去,就没几年可活了。”

“你们俩真是疯子,一个催化妖丹提前飞升,一个隐忍百年,燃命复仇,你们俩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

见凤兮又咳血,虎妖武神忙替他输灵气,却在搭上凤兮的脉搏时,脸色微变:“你……元丹呢?”

一旦失去元丹,就说明修行受限,此生无望成仙。

凤兮拭去嘴角的血渍,褪去凤凰火,正欲开口回答,背后忽地传来一道微颤的声音:“凤凰。”

他俩一回头,就见到了醒来的小狐狸。

小狐狸泪眼婆娑,一下冲出结界,冲到凤兮身边。

他仰着头,怒斥道:“谁要你救了!你那么菩萨心肠做什么!笨死了!”

狐九嘴里骂着,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下来,洇湿了狐狸毛。

“我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妖怪,从前经常欺负你,还偷吃你做的烧鸡,根本不值得你几次三番舍命救我……”

凤兮伸手摸了摸他脑袋,指着自己的心脏位置,说:“你对我的好,在这里。”

“你很好,值得我为你舍命。”

自从凤凰一族脱离神籍,便世间万妖可欺,唯有一只傻乎乎的小狐狸肯将一只半死的小凤凰捡回家,每日灵力喂养,当麻雀养了百年,不图回报。

这么傻的小狐狸,怎会不值?

狐九老脸一红。

这货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好听了?

凤兮又说:“我们回家吧。”

狐九现在妖丹受损,无法维持人形,便堂而皇之地要求:“抱我。”

凤兮点头,抱起毛茸茸的小狐狸,出了神火山洞。

被完全无视的虎妖武神莫名吃了一嘴狗糧,打了个饱嗝,飞身去与同僚会合。

另一边,一只羽毛凌乱的火红巨鸟翱翔于云天,脖颈被一只灰白色的小狐狸紧紧搂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