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太子马甲有点迷

沁酒酱

谢绵穿越成了一具尸体,需要时刻触碰土地公的仙身才能自由活动。可是这土地公也太帅了吧!这腹肌,这腰线,这大长腿……她的嘴角不由得流下了感动的“泪水”,亲亲抱抱举高高,她都没问题啊!

1.穿越即被埋

月黑风高,杀人夜。谢绵飘在空中,心惊胆战地看着古装男子在尸体上画了几个鬼画符,她瘆得慌,刚想跑,却被一股力量拽进了尸体里。男子往她身上铲土,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意识却十分清醒。

过了良久,谢绵才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她这是……穿越到了一具尸体身上,没有所谓的借尸还魂环节,刚落地就被凶手埋了?!

谢绵觉得自己的墓志铭应该写:这里埋着穿越届的清流,这人坟头草都长到三尺高了,依然没有人发现她来过。

天无绝尸之路,谢绵身下的土地蓦地塌了,她掉进了一个精装修的地宫,迎面砸在了一个睡美男身上。唇瓣相贴的瞬间,神迹发生了——谢绵竟然可以动了!她杏眼圆睁,唇上柔软的触感让她呼吸凝滞,这飞来横吻……就挺突然的。

美男被她砸醒,神情还有些茫然,抬头看到自家的房子塌了,过了一会儿才组织好语言:“你这死鬼,快起来!”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谢绵尬笑着从他身上下来,可是刚离开他的身体,她就浑身冰冷僵硬,再次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咚”的一声又砸回他怀里。甫一碰触到他,她的身体又可以动了!美男闷哼一声,她这次压到了不可描述的地方,四目相对,场面甚是尴尬。

“起来……”

谢绵福至心灵,彻底不要脸了,死死地抱住美男的脖子道:“臣妾做不到啊……我明白了,我必须碰触到你的身体,才能正常行动!”不知美男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让她不再躺尸。

美男蹙眉,似乎在考虑用什么姿势把她丢出去。

谢绵像块狗皮膏药一样黏在美男身上,热情洋溢地说:“我叫谢绵,是从未来穿越来的。算我倒霉,落地成盒,穿越到了这具尸体上。穿越女懂否?搁在你们这儿就是开挂的女主角。我会讲段子,会跳广场舞,会数理化……”美男已经抓起她的衣领,眼瞅着就要将她从屋顶的窟窿丢出去,她抱着他的胳膊,哭丧着脸挣扎道,“等等,我还会做炸鸡、烧烤、蛋糕!”

美男迟疑了片刻,正色道:“我确实还缺一个厨子……”他把她提溜到厨房,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歪头挑了一下眉,意图不言而喻。

关键时刻,拯救她的不是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数理化,而是新东方的厨艺。

谢绵看到琳琅满目的食材,抓起一只大公鸡,眯眼笑道:“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她用外酥里嫩的脆皮炸鸡,成功虏获了傲娇美男的芳心。他吃得满嘴油光,细长的瑞凤眼带着笑意。为了美食,他同意收留她,并且愿意出卖一点点儿色相,让她牵手。

和不熟的人牵手,不聊点儿什么就很尴尬。谢绵单身二十载,从未拉过帅哥的小手,不由得脸颊绯红。她干咳一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何住在地宫里?”

地宫一般是古代天潢贵胄的陵墓,谢绵也是往这个方向猜想的——他或许是某位已故的皇亲国戚。想到这里,谢绵吓得脊背生寒。她现在虽然不人不鬼,但不妨碍她怕鬼。

美男啃完最后一口肉,满足地说:“我是此地的土地公,苏御。”

“哦嚯,你们土地公圈颜值这么高的吗?!”在谢绵的认知里,土地公应该是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头,而苏御长得丰神俊逸,剑眉星目,一身雅正白衣,妥妥的男主脸。她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预感自己搞到了爱情。

2.需要仙君的抱抱

谢绵穿越成了一具尸体,需要时刻触碰土地公的仙身才能自由活动。

彼时,她坐在浴桶里洗澡,看到几乎覆盖整个胸口的奇怪文身,心想,这个身体的正主还挺潮。

苏御背对她坐着,一开始她还担心他会偷看,结果他沉迷于看话本子,一副对她不感兴趣的模样。谢绵趴在浴桶边缘,拖着长音道:“你不是神仙吗,能不能用法術让我再穿越回去?”

苏御用法术翻页,声音慵懒地说:“亲,土地公没有这项业务呢。”

谢绵扯了扯嘴角,嘟嘴问:“那你能不能想个法子,化解我不碰触你就躺尸的毛病?”

他思索了一下,一本正经地分析道:“你这种情况,应该是灵识被正主的怨气困住了,身体却不能正常运转,只能靠吸食外来的灵力活动。既然我大发慈悲地借你灵力,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满意,满意……”谢绵假笑着对他伸出大拇指,吹捧道,“土地公大人特别好!人帅心善,所以……”她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笑得眉眼弯弯道,“你能不能帮我追查真凶,化解了正主的怨气?说不定到时候,我就能离开这个身体,再穿回去。”

苏御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他合上书,不耐烦地说:“洗好没有?我要睡觉了。”

“好了。”谢绵站起来擦身体,胸前的文身忽然灼烧起来,她发出痛苦的低吟。苏御转过身,看到她胸前赤焰一般的文身,立即脱了衣裳,将她拉进怀里。胸口相贴,文身的赤焰平息下去,她感觉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从他的身体源源不断地传过来,这股神秘力量,大抵就是他所说的灵力。

就是这姿势……太让人崩溃了。

胸前的灼烧感被凉丝丝的灵力平复,就在她以为没事了的时候,文身再次灼烧起来。苏御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轻抚着她的后颈,像是在安抚她,又想是在克制着什么。谢绵听到他喉结滚动的声音,也感到口干舌燥,咽了咽口水。

苏御搂住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她几乎整个人被他严丝密缝地圈在臂弯里。她感受到他劲瘦的肌肉紧绷,便仰头看着他,哑声道:“苏……”再这样抱下去,文身的赤焰未消,他们的邪火要烧起来了呀!

他将脸埋进她的颈窝,呼吸都乱了,沉声道:“再过一会儿就好。”

一波又一波的热浪平息,文身吸够了他身上的灵力,终于不再灼烧,渐渐淡去。他们俩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浑身暴汗。苏御放开她,转过身去,依然握着她的手。

谢绵愣了许久,看着他宽厚挺拔的背,两人相握的掌心滚烫,她感觉空气都像是煮沸的开水。而后,苏御洗了好几次凉水澡。谢绵搬着小板凳坐在一旁等着,听到凉水一次又一次泼在他身上的声音,嘴角不由得上扬。

谢绵摸了摸胸口,惊魂未定地问:“我身上的文身是什么?”

“这是邪修的转灵咒,它从我身上吸走的灵力,都转移到了下咒者的身上。”

“这不是偷你的修为吗?下咒者真是卑鄙!”谢绵蹙眉道,“凶手埋我的时候,画了几个鬼画符,这咒肯定是他下的。”她握了握苏御的手,道,“或许……凶手的真正目的,就是从你身上吸走灵力。可是不对呀……他应该把咒下在你珍视之人的身上,为何要下在一具尸体上?”她小小的脑袋里满是问号,探头探脑地问,“苏御,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苏御只穿着一条裤子,这腹肌,这腰线,这大长腿,她可以。

“或许……”他用两根手指戳了戳她的脑门儿,眼眸如星辰,带着笑意,道,“你就是我珍爱之人。”

她笑了笑,只当他是在开玩笑。

夜已深,谢绵神清气爽地躺在苏御身侧。她倏然搂住他的腰,几乎是手脚并用,像只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苏御的身体僵了一下,捏了捏拳头,面对磨人的小妖精,不自然地说:“大可不必如此……牵手就可以了。”

谢绵将头埋在苏御怀里,这样抱着他,她也脸红心跳。可是比起害羞,她更怕睡着睡着又忽然自焚。她的脸颊发烫,坚持道:“不行,这样比较保险。”

“就你事多。”

她忍不住嘴角上扬,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嘟囔着:“你好香啊!你们神仙都是这样香香的吗?”说着说着,她就睡着了,依然是遇到天大的事,也能当棉被盖的性子。

蘇御低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女孩,苦笑道:“撩拨完就睡,没心没肺的丫头……”

3.哄社恐土地公出门太难了

翌日清晨,谢绵眯着眼睛醒来,赫然发现两人的睡姿有些劲爆——女上男下,她整个人趴在苏御身上,他的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背。这个姿势,你品,你细品,是不是特别上头?

她一动,苏御就醒了,好看的眼睛带着一点儿迷糊,看向她的时候,有种一言难尽的深情感。谢绵的脸又红了,视线落在他的喉结上,立即转移话题,问:“苏御,早餐吃小笼包如何?”

“嗯。”他刚睡醒,嗓音低沉而沙哑,堪称性感。

谢绵心神一颤,小声道:“那你先放开我。”

两人手牵手去做饭,手牵手坐在饭桌前吃早餐。谢绵觉得她跟苏御就像一对如胶似漆的新婚燕尔,她决定趁热打铁,继续昨晚的话题:“今天能陪我出去找凶手吗?”

“不去。”

所以,爱是会消失的对吗?

谢绵嘴里含着小笼包,道:“为啥啊?他对你也不利,你就不想找出他是谁?”

苏御一本正经地说:“因为我是宅男,还社恐,不想出门。”

听到他的理由,谢绵简直要裂开了。她疑惑地问:“那你也不可能一直不出门啊!不是还要出门买菜和日用品吗?”

“其实,可以。”他从袖子里拿出两张纸人,略施法术,纸人就变成了常人模样,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派出去买东西完全没有问题。谢绵扯了扯嘴角。他还真是宅出了新高度,竟然有专属跑腿。她寻思着,要想个法子哄他出门才行。

谢绵撑着下巴,转了转眼珠,开始搞事情。她捂着肚子,气若游丝地说:“苏御,我忽然肚子很痛,快带我去看大夫……”

苏御熟稔地给她把脉,淡淡地说:“孩子生病老不好,多半是装的。你有些上火,我给你开两服黄连降降火。”她顿时面如土色。

他笑道:“我的医术还可以,不必出门看病。”

“呵呵。”谢绵气呼呼地往嘴里塞小笼包,越吃越委屈,悲从中来,鼓着腮帮子道,“可是我不想整天闷在地宫里,我想出去逛街!古代的口红有几个色号?衣裳款式多不多?还有那些无污染的好山好水,我也很想看!”她本来只是假哭,说着说着,竟然真情实感地哭了起来。

苏御被她哭得脑壳疼,没脾气地说:“好吧,我带你去逛街。”

“真的?”见他点头,她吸了吸鼻子,破涕为笑,“耶!你真好!”

4.苏御,撒拉嘿哟

谢绵穿越到的这个国家叫大良,别问,问就是架空历史。街道两旁都是绿瓦红墙的商铺,谢绵牵着苏御的手,发现街上最多的就是修仙门派招收弟子的小广告。

苏御解释道:“大良是修仙者的国度,人人修仙,不会一点儿小法术都不好意思出门。”

谢绵摸了摸鼻子。所以她穿越到这里,就是一个废柴?

“炸鸡!新出锅的太子妃炸鸡啊!”

谢绵愣住,不服气地说:“外面卖的炸鸡,肯定没我做的好吃!”可是当她拿着炸鸡一口咬下去,这熟悉的味道,这酥脆的口感……跟她做的简直一模一样!

完犊子,自闭宅男苏御出门之后发现,她做的炸鸡已经烂大街了,她就不再有价值,就没有必要再耗费灵力养着她了。谢绵抿了抿嘴,冲他娇俏一笑,然后一把抱住他的腰,哼哼唧唧道:“你别不管我,除了炸鸡,我还会做很多好吃的。苏御,撒拉嘿哟。”

苏御憋着笑,严肃地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毕竟我是不养闲人的。”

倏然,一辆马车横冲直撞地冲过来,慌乱地躲闪时,她跟苏御分开了,身体再次宕机,笔直地往后栽倒,身后就是炸鸡的油锅。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腕。得了!她又可以动了!当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男子。

谢绵愣住,原来苏御也不是她的唯一选择,碰触到眼前这位公子,也能让她自由行动。然而谢绵不想跟苏御以外的男人拉拉扯扯。

“多谢公子。”

“区区举手之劳,姑娘不用客气。”他笑道,“在下闻人朔,敢问姑娘芳名?”

闻人朔一直扼住她的手腕,这让谢绵感到不舒服。苏御一脸凝重地将她拽过来,冷声道:“她不想认识你,告辞。”

土地公大人不高兴了。

谢绵晃着他的胳膊,走路一蹦一跳的,嘚瑟道:“某些人也要有些危机感,穿越女走到哪里都是女主角,身边有个男二三四五都是很正常的。”

“对不起。”

“啊……啊?”谢绵挠了挠脸颊,摆手道,“倒也不用如此卑微。”

他走近了,将她搂进怀里,收紧手臂,后怕地说:“没有及时拉住你,对不起。”她闷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心里软乎乎的,这感觉……就是心动的感觉吧。

谢绵拍了拍他的背,坚定地说:“没有刚才那人,你也一定能拉住我的。”

她看到卖胭脂水粉的店铺,拉着苏御走进去,震惊地发现这里竟然有管状口红,正红色、哑光色、玫红色……所有现代流行的色号一应俱全。

谢绵激动地问掌柜:“这些口红是谁设计的?”

掌柜道:“姑娘是外地来的吧?这些口红都是太子妃设计的。”

炸鸡也就算了,口红就说不过去了。她可以肯定,太子妃也是穿越姐妹。

谢绵开心地说:“苏御!我要去见太子妃!”

苏御颇为仗义,搂着她翻越皇宫的高墙,轻车熟路地落到了东宫的庭院。他们刚落地,就听到侍卫的脚步声,这东宫的安保真是没话说。她紧张地晃着他的手,道:“我们被发现了,快用隐身术。”

“我不会。”

“你不是土地公吗,隐身术都不会?”眼看侍卫们拿着刀剑赶过來,她心急如焚地说,“缩地千里总会吧?无论什么法术,赶紧跑路要紧!”

苏御不为所动,神情自若地站在原地。谢绵躲到他身后,等着看他大杀四方。侍卫们冲过来,齐刷刷地跪在他面前,众人齐呼:“太子殿下。”

她终于知道他为啥不跑了,因为这就是他家。

“你是……太子殿下?你不是土地公吗?”

大良是修仙的国度,出几个神仙也不奇怪。没有人告诉她,这一届的土地公是太子。

谢绵心痛如刀绞,道:“所以你成亲了?你成亲了还跟我亲亲抱抱举高高?你就是古代版的洪世贤!”

他不懂就问:“洪世贤是谁?”

“跟你一样的渣男!”

众侍卫吓得面面相觑,有人道:“大胆!太子妃已逝,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太子殿下!”

谢绵一怔,她想抽自己一耳光。

5.前尘往事之太子妃

到了午膳时间,苏御命人摆了一桌子好酒好菜。谢绵闻了闻酒香,赞道:“哇,好酒。”

她心里不痛快,像是堵着一团湿透的棉絮。她拿起酒壶,仰头喝了一口,伤感地说:“我还觉得奇怪,堂堂土地公怎么会被一只炸鸡收买?你收留我,是不是因为我跟你的太子妃一样,都是穿越女?”他没有说话,她就当默认了。

谢绵撇嘴。本来以为是穿越女主文,没想到是狗血替身文。她这两日的真心,终究是错付了。她吸了吸鼻子道:“苏御,不,太子殿下,你跟我说一说,你跟太子妃的故事吧。”

苏御想起前尘往事,笑了一下,神情怀念地说:“她魂穿过来的时候,我已经飞升了,鲜少回宫,也忘了东宫还有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太子妃。”

彼时,苏御心血来潮回家看看,他踏月而来,脚刚踩在屋顶的瓦片上,就跟少女四目相对了。少女老成地坐在屋顶上,看到他时眼睛一亮,道:“你是刺客?”不等他回答,她自顾自地说着,“先别急着去杀人,我这边有个稳赚不赔的买卖,你有兴趣了解一下吗?肯定比你杀人赚得多。”

苏御从她的衣着打扮,一眼就认出她是太子妃,是又不是记忆中的太子妃。他看着太子妃灵动的眉眼,笑道:“你既然知道我是刺客,就不怕我杀了你?”

“你要是真能给我一刀,那就太谢谢你了。”太子妃抓了抓头发,抖着腿说,“没有WiFi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啊!”

苏御眉头紧锁:“歪什么……你在外头有情郎?”

“说了你也不懂。”太子妃摆摆手,对他挑眉道,“干不干?赚了钱五五分成。”

苏御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真的拿着她的口红制作设计图和配方,开了作坊来造口红,打着“太子妃同款”的旗号在各大胭脂水粉铺子分销。她说这是打造个人挨批。不到一个月,两人果然赚得盆满钵满。

是夜,他们又在屋顶碰头。太子妃美滋滋地数着银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够意思!我让你带的东西,带来了吗?”苏御从食盒里拿出一碗虾仁混沌,她迫不及待地塞了一颗到嘴里,开心地说,“小吃就应该吃路边摊卖的,御厨都做不出这味儿。我们下次也做吃的。炸鸡你吃过吗?相信我,这又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苏御好笑地说:“我们为什么每次都要在屋顶见面?”

太子妃愣住,其实她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好说道:“这样比较有搞事情的气氛。”

两人坐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太子妃难得安静下来,双手撑着下巴,望着宫墙外的世界,眼中满是向往。突然,她惊呼出声——苏御一把抱起她,跃过屋檐,飞过高墙,越飞越高。

“妈耶,我们在飞!你好厉害!”太子妃搂着苏御的脖子,不可思议地说,“大良真是神奇的国度,这里人人修仙,太子都是神仙。”

苏御低头看她,眼睛比星星还要亮,问:“你想见太子吗?”

“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想什么想啊?”这段时日相处下来,太子妃已经把刺客当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她说,“我悄悄告诉你,其实我不是原来的太子妃。我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说不定哪天一觉醒来,我又穿回去了。”

苏御捏着她的脸,她一脸疑惑。他低下头,霸道而强势地吻住她的唇。太子妃捶了几下他的胸膛,没捶几下就没了力气,软在他的怀里。这个吻急促而热烈,良久之后他才放开她。她气喘吁吁,小脸红透了,结巴道:“你……你干吗忽然亲我?”

“你是我的太子妃,我不能亲你吗?”苏御抱着她飞回寝宫,将她丢在软塌上,俯身将她困在臂弯里,让她无处可逃。他认真地说道,“看着我,我是你的夫君。”

太子妃弱小无助地说:“你不是刺客吗?”

“你个锤子的刺客!我是太子,苏御。”他吻她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排斥跟他亲近。他试探性地解开她的束腰,小心翼翼地问,“今夜洞房,可觉得委屈?”

太子妃是这样说的:都怪他长得太好看了,她一时把持不住。

他们这一对本可以幸福地过一生,可是不幸很快降临。

那一日,苏御在九重天议事,总感觉心神不宁。等他匆匆赶回东宫,就看到庭院里到处都是血,侍卫的尸体躺了一地。太子妃的尸体就悬挂在房梁上,已经彻底没有了呼吸。苏御的耳朵嗡的一声,他不敢相信,出门前还闹着要逛青楼的妻子,就这么死了。他将她放下来,握住她的手,不停地输送灵力,可是她的手就是暖不起来。

6.直男的直球告白,真上头

谢绵一粒花生米配一口酒,听着他跟太子妃的故事,好像自己也亲身经历了一般心痛。她叹了一口气,道:“那个地宫,是太子妃墓。你穿着白衣,是为她守灵。”多么深情的好男人啊!可惜这深情不属于她。

苏御仿佛会读心术般,摸着她的脸,眼尾泛红道:“那日你从天而降,我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傻乎乎地想拽着你离开地宫,可是转念又想,凶手还没有抓到,不如待在地宫安全。”她彻底傻眼。他笑道,“你就是她,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哈?!”谢绵挠了挠脸颊,皱眉回忆了良久,道,“你搞错了吧?我明明是刚穿越过来的。”她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很希望这是真的,迟疑地说,“难道是我先穿越,再失忆?”

苏御咬牙切齿道:“或许,是凶手怕你指认他,故意封印了你的记忆。”

对于谢绵来说,这一切还是跟做梦一样。因为她完全没有太子妃时期的记忆,甚至还吃了他跟太子妃的醋。倏然,她的手腕又出现了新的文身,它像是泼到湖面的油,迅速往全身蔓延。

谢绵满头汗水,想起闻人朔扼住她手腕的画面,脑中灵光一闪——他的身形跟埋她的男人重合!她大声道:“闻人朔就是凶手!是他偷走了你的灵力!在街上他又给我下了转灵咒,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文身越来越烫,她惊恐地睁大眼睛,言简意赅道,“苏,我,彻底要凉。”

苏御一把抱起她,往床上走去。谢绵摇头,着急地说:“你別管我了,这也不是我的身体,烧了就烧了吧。或许这个身体烧完之后,我就可以穿回去了。”听到她这么说,他的眉头紧锁,眼眸中是不容忽视的脆弱和伤心。

她这下是真想扇自己一耳光,为自己的口才着急。谢绵伸手抚平他的额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喜欢你,心悦你,爱你,想跟你在一起的。”

层层叠叠的帷幔里,谢绵与苏御再次坦诚相见,还是一样的法子,文身吸收了他一波又一波的灵力,才会逐渐消散。然而这次的文身,比上次的还要厉害,他们抱在一起很久很久,久到两人都乱了心跳和呼吸。

两人额头相抵,再难克制,吻住对方的唇。十指紧扣,谢绵望着他动情的模样,这种感觉好像并不陌生。他身上的味道,他的吻,都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头顶的纱幔晃动,她蜷缩着脚趾,呢喃道:“我没喝醉,你没喝酒,我们不是酒后放纵。苏御,你看着我说,喜欢我吗?”

苏御摩挲着她的唇,认真地说:“喜欢……”

“多喜欢?”

“命都可以给你。”

谢绵心驰神往。直男的直球告白,比土味情话香多了。

7.力拔山河气盖世

她睡到日晒三竿才醒,睁开眼睛,却没有看到苏御的帅脸,身边空无一人。这几日时时刻刻都牵着他的手,这一时两手空空,她的心也空落落的,很是不安。她看了一眼身体,所有的文身都消失了,所以转灵咒解了,就不用时刻碰触他的身体了。

谢绵穿好衣服,问侍卫:“太子去哪儿了?”

侍卫道:“有个叫闻人朔的修士向太子下了战书。”

“战书?难道在大良,修士可以向神仙挑战?”

侍卫道:“为何不可?除了通过修炼飞升,我们普通凡人,灵力够了,也是可以向神仙下战书的,胜者还可以把神仙踢下神坛上位呢。”

原来是这样,这就连起来了。闻人朔杀了太子妃,抓了她的灵识,利用她下了转灵咒,吸走苏御的灵力。闻人朔用两次下转灵咒,吸够了灵力,趁苏御灵力最弱的时候,向他发起挑战。挑战成功,闻人朔就可以取代苏御的神位。谢绵能想到这些,苏御又怎么会想不到呢?可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救她。

“太子现在何处!”

侍卫带着她来到比试的灵台,比试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她赶到的时候,苏御正被闻人朔一剑刺穿腹部。众人哗然,闻人朔大笑道:“太子是神仙,大罗金仙不死之身。太子殿下,认输吗?只要你现在认输,自己从灵台上滚下去,还可以少受点儿罪。”

谢绵踉跄地冲到苏御身边,扶住他的胳膊,瞪着闻人朔,咬牙切齿道:“你卑鄙无耻!”

“身为鼠妖,卑鄙无耻是褒奖。”闻人朔小声道,“太子妃,我还要谢谢你。我在暗处窥见太子殿下对你的情意,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杀了你,抓了你的灵识。结果他就疯了一样给你的尸体输送灵力,那一幕给了我灵感,我就想,如果把你的灵识放进下了转灵咒的躯壳里,他也会奋不顾身地给你输灵力吧?果然,你和他都没有让我失望。”

苏御吐出一口血,用剑支撑着身体站着。

谢绵红了眼眶,抱着他着急地说:“我太没用了,除了给你添乱,什么都帮不了你。”

苏御摸了摸她的头,笑了,认真地说:“不是的,你是我力量的源泉,有你在,我不会输的。”他低下头,指了指自己的额头,顽皮地说,“太子妃,给我充满灵力。”

她被他逗笑,凑上去,吻住他的额头。她真诚地祈祷:“希望我的太子殿下,我的土地公大人,斩妖除魔,战无不胜。”

“收到。”

苏御执剑,周身仙气流转,眼神锐利地盯着闻人朔,道:“灵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心中有正道,就算灵力尽失,也能力拔山河气盖世。”

闻人朔在他的神威下,连连后退。

太子与闻人朔这一战,可谓是神仙打架,多年之后还被世人津津乐道。神仙打架,自然是太子殿下单方面吊打鼠妖。鼠妖败了,还因为滥杀无辜,修炼邪术,被天界降罪,散了修为,成了一只普通老鼠。

8.尾声

谢绵被闹钟吵醒,从梦中惊坐起。她惘然四顾,这是她在现代的卧室。难道一切都是一场梦,醒来还是很感动?她焦躁地抓了抓头发。最后的记忆是苏御打败了鼠妖,鼠妖施在尸体上的法术彻底失效,她的灵识从尸体上飘了出来。

謝绵越飘越高,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她惊恐地对苏御招手,喊道:“苏御,我飘了,快拽着我啊!”苏御没有说话,快速地做了几个复杂的结印,而后她看到了一圈刺眼的银光,再睁开眼睛,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她鼻子泛酸,泪水盈睫,那么以后……她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绵绵,它好吵,怎么关掉?”

她愣怔住,回头看到了躺在床里侧的苏御,他也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她扯了扯嘴角,她真是眼瞎,这么大一个土地公大人,刚才愣是没看到。

“等一等,现在我不会是在做梦吧?”说着她抓起苏御的胳膊,用力地咬了一口,听到他喊疼,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然后被满满的幸福感取代。谢绵开心地扑进他的怀里,喋喋不休道,“你竟然跟我一起回来了!你不做太子殿下了吗!啊啊啊啊!你怎么这么好呢!”

苏御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因为我的太子妃总是一脸落寞地坐在屋顶想家。虽然花了些时间才找到穿越时空的办法,可是只要能让你幸福快乐,什么都值得了。”

又被直男的直球告白撩得死死的。

谢绵关了闹钟,俯身吻住他的唇。熹微的晨光里,他唇间的气息越来越灼热,她闷声笑了,像只得意的小狐狸。她喜欢看到他意乱情迷的神情。

动情之时,她明知故问:“苏御,喜欢我吗?”

“我爱你。”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一室春光乍现,穿越时空的意义,只为求来这一世的姻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