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盛夏的果实

容光

连日暴热,高温不下,我像条咸鱼躲在家里,人走到哪,空调开到哪。真怀疑后羿射掉的太阳是不是又“长”出来了。也许是老天爷听见了我的碎碎念,决定对一个不耐酷暑的女孩大发慈悲,终于在某个夜里天降甘露。

雨下了两天才停,空调得以休息,打开窗时有了凉意,我也终于肯下地。

“我想出去玩。”我对老陈说。

“去哪玩?”

“不知道。”

咸鱼生活令我对购物失去兴趣,吃吃喝喝也对不起身上新增的脂肪,我在沙发上冥思苦想一上午,在奶奶又准备换衣服下楼找小区里的老太太们打发时间时,突然跳起来。我问奶奶要不要和我们去市中心,诚邀诚邀。

其实不过是个心血来潮的决定。多年前,在奶奶还会去逛街时,这座城市热闹繁华的逛街之所还是著名的春熙路。而今她已年迈,城市新旧更替后,春熙路成了外地游客爱去的打卡圣地,年轻人大都选择附近的太古里、金融中心。我想带她去看看我们平常约会的地方,捧着咖啡等雨停的店铺和橱窗里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的年轻产品。

老陈把车停入金融中心时,停车场在地下五层。旋转的入口令人头晕,奶奶在后座咋舌科技的力量,因为从前从没下过这样低的楼层,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路段,年轻人手捧奶茶,情侣们牵手而行。街拍盛行的地方,摄影师们追着衣着时尚的年轻姑娘不肯停步。与周遭快节奏的人群不同,我挽着奶奶的手,为了迁就她,走得很慢。

“这是我们逛累时歇脚的地方。”我停在某家星巴克門口,为奶奶点了一杯不含咖啡的饮料。她尝了一口,嫌太甜,但还是小口小口快乐地喝着。她问我饮料多少钱一杯,得知价格后,嘀咕:“好贵,还这么难喝。”我和老陈又被逗乐了。

我们去了无印良品,奶奶眼尖地发现了我们在家穿的同款格纹睡衣和我衣柜里那些长得“一模一样”的白色衬衣。Line Friends门外总有无数年轻人围着巨大的布朗熊和可妮兔拍照,平常我总会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今天也停了下来,问奶奶要不要拍个照。太古里的音乐喷泉中,孩童们尖叫着穿梭其间,裤子都湿透。阳光下,透明的水花快活地闪耀着五彩光芒,奶奶站了许久,不知想到什么,笑得很开心。

晚饭吃的越式料理,奶奶只在前年我带她去菲律宾度假时尝到过南洋菜,我有意让她再度回味。然而她和老陈都不爱吃这样清淡的口味,在我大快朵颐时,他们一边吃一边点评,“一般般。”“味道好怪。”可是嘴上说着不好吃,奶奶依然笑了。背景是异域风情绚丽的彩色瓷砖,她笑得像个孩子。

我还带她一同抽盲盒,她问:“这就是家里有很多的那种,十块钱一只的娃娃?”我想也不想就说:“何止十块钱一只?”她一顿,随即反应过来:“可你上次跟我讲十块钱一只!”我:“……”糟糕,露馅了。

我们在夜幕降临时驱车回家。奶奶累了,坐在后座打盹,发出轻微的鼾声。而我从后视镜里看着我的老小孩,忽然察觉到,以往无数次去市中心都只为满足物质上的渴求,可购物欲像黑洞,只会越填越空。真正的满足却是此刻,即便我两手空空,什么也没买,却总觉得满载而归。

希望我的老太太永远健康快乐,永远如同今日,是个爱笑的老小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