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治愈海洋

朵爷

九月我去了一次三亚。

距离我上一次去三亚已经有七年了。

那次我们八九人同行,住在离椰梦长廊一路之隔的一个民宿小区里,那一层就住着我们,人又多,总是有些吵吵闹闹的。白天一行人顶着烈日浩浩荡荡地出发,夜晚围坐某一间房的大床上玩“杀人游戏”、吃水果……再晚些,拎着桶子咋咋呼呼地去楼下民宿的洗衣房洗衣服。

我记得有一个满天星光的夜晚,女生们坐着三轮车回来,风吹得头发凌乱,窄窄的小道上,伸出手可以轻轻触碰到旁边小推车上挂着的小饰品。

发动机“突突突”的声音里,夹杂着清亮细碎的贝和海螺碰撞的声音。

时至此时,那些归属于年少岁月的东西,依然清晰地停留在回忆里。

这次我只在三亚湾停留了一天,那日傍晚,我们开车去椰梦长廊看落日——这里是多数人来三亚的第一个“景点”。

虽然有着梦境般缥缈的名字,但在众多游记里,许多人对这里的評价都有一些吝啬,无非是“一般般”。

七年前那次我回到长沙后,在社交平台发了许多照片。其中有一张是我有些兴奋地跳跃在沙滩之上,身后是余晖下晶莹的大海,我颇为得意,有位朋友却在照片下评论:这海可真不蓝。

那时我刚上班不久,因为拮据,总是选择每年最热的时候出行,乘坐凌晨的航班,出行前搜寻各种“穷游”攻略……年轻时用不完的精力,换来一次又一次小小的“远方”。

在海边用力跳跃,或许就是我二十多岁时拥有的骄傲。

大概是对方精准地“狙击”了我的虚荣心和自信心,我十分生气——不知是生自己气的还是对方的——总之,那张照片很快由“公开”被设置为“仅自己可见”。

傍晚时分,天空逐渐染上不同的颜色,因为涨潮,浪花变得很大,刚才温和的海水开始发出低鸣,就算你站在那里不动,海水也很快就能打湿你的膝盖。

即便如此,小孩子们依然在大人们的陪同下,雀跃地跑到水里,又尖叫着回到岸上……这几个简单的动作,来来回回数次,嬉笑声从未间断……

他们,以及他们周边的人,沉浸其中,从不觉得厌烦。而什么夕阳大海,不过是这画面中漂亮的背景色。

我再次坐在这片沙滩上,看着眼前的一切,触景生情般地回想起那件往事,不由得失笑——

这里的一切本就这么迷人。怎么……当时就计较上了呢。

大家都说海浪是最没有感情的事物。

你上一刻在沙滩上堆了一个城堡,画了漂亮的画,写下刻骨铭心的诗句……下一刻便在一个汹涌浪潮之间,尽数褪去。

沙滩上的沙子被洗得异常平整,踩上去是温柔的,软软的……你所经历的千帆过境都像从未来过。

来之前,王小明和我说她在网上看来的故事:某个人在海边住了一个月,竟神奇地治好了高度近视!

我一直对这个关于大海的“治愈故事”深表怀疑,直到她说“因为没有信号,也不能玩手机呀”后……我想打她!

但我没有!

我福至心灵般拿出手机,打开久违的某个社交平台,在相册里找到了那张从前的照片——照片里的我确实有些傻,而且可能是我修图技术真的很差,那张被精修过的海景照,在逆光下,颜色确实显得有些沉闷。

这张照片终是被我“解禁”,即便我知道应该再也不会有人来看它。

时间或许是无情的巨浪,却也在无声地治愈这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