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近乡情怯

薄皮大馅

不久前的一天晚上,我失眠到凌晨两点。

闲着无聊,我打开了锁上大半年的QQ空间,把以前曾经发过的两千多条说说一条一条地看了一遍。

我经常会用这样的方式不定期地回顾往昔,企图从中挖掘出过去的那些日子里一些亮闪闪的回忆。

最后发现了一条让我哭笑不得的说说,是好几年以前的一个母亲节发的了。

具體内容是说,我是一个特别害怕跟人表露真实情感和想法的人。如果是在陌生人面前,可能还能流露出几分真性情,越是面对熟悉的人,我就越将心底的想法藏得很深。

小学有一次母亲节,我用省下来的零花钱在学校门口买了一枝康乃馨,准备回家送给妈妈。路上我就打好了腹稿——见到妈妈的时候,我该说什么,该用什么样的姿势把花送去。但是最终在跨入家门前的一刻,我还是把花藏在了书包里。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我就是这样的性格,很害怕向自己最亲的人表示出自己的爱意,好像觉得这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

后来我在书上看到一个词,叫“近乡情怯”,好像一下子就无师自通了自己的想法。

在上高中之前,我都自诩是那种酷酷的女孩子。

从来不喜欢哭,哪怕摔跤摔得头破血流,也拍拍灰站起来自己回家处理伤口。

也从来不害怕虫子,班上男生捉毛毛虫吓女同学的时候,每次都是我出来主持正义。

去游乐园玩的时候,我第一个奔向的是云霄飞车、大摆锤和鬼屋。

我无意识间就给自己树了一个很生人勿近的冷硬人设,这样一来,跟人表露情感,或者示弱,都变成了一件肉麻又困难的事情。

别说别人了,过了很久,我才敢对自己承认,我其实超爱哭的,心理脆弱得不行,也好喜欢跟人撒娇,被人亲亲抱抱举高高,坐云霄飞车看恐怖片的时候害怕得想尖叫,要费好大劲才能憋住。

刚开始写小说的那几年,我习惯写的女主也总是我潜意识里的这种人设,十分要强,永远不会低下头来,独立到不需要去依靠任何人。

写她们谈恋爱就像在让她们完成生命里一项必不可少的任务一样,缺乏爱情里最本质的怦然心动。

我总想把我自己、我故事里的主角塑造得完美无缺,无懈可击,但我后来才意识到,这样的人物其实才最不堪一击。

一个人,或者一个角色,最可爱的地方就在于TA是鲜活的,有缺点、有恐惧,有血有肉,而不是冷冰冰的刻板印象纸片人。

所以写《小薄荷星》的时候,我没有再强加我的意志给女主角简澄。她可爱、活泼,但也有自己的小脾气;可以独当一面,但在喜欢的人面前也可以肆无忌惮地撒娇耍赖。

她是我最想成为的,但是又不敢成为的那个我。

最近在写的新故事里,女主角比简澄更离经叛道一点。敲架子鼓的丧系美少女,天下第一刚,却只为男主角折腰。

我在三年前的圣诞节的夜晚,发了一条说说:“下辈子做个叛逆少女,平安夜的晚上翘了晚自习,骑单车轧过太阳的尾巴,一头扎进人间烟火里。”

下辈子太晚啦,所有实现不了的青春遗憾,都交给故事里的人来帮我圆满吧。

希望他们热烈勇敢,近乡情不怯,想说的话都大胆说出口。

也祝所有还困于自己人设的小朋友,都可以送出自己的那朵“康乃馨”,就像十几年前的那个母亲节,最后还是选择勇敢送出花的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