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脆弱星球

蕊秋

像层层荫翳下突然出现一缕光,姜芍用力地点头,忘了电话那边的林繁一根本看不到。

从来都是如此,他点一盏灯,她便可当作月亮。

作者有话说:感谢叉叉和朵爷,终于在《花火》过稿了。我一直想写这样一个故事,娱乐圈中的一对情侣从在一起到分开,都无人知晓。原以为会迎来惊涛骇浪,实际上最大的阻碍,都来自自身。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

楔子

鲜有人知,姜芍不仅是曾经红极一时的林繁一的前经纪人,还是今天婚礼上两个主角的老友。因此,当她顶着惨白的妆容入场后,只有几个嗅觉灵敏的小报记者过来采访她今日的心情。

——“作为工作搭档时,你们是否有不合?”

毕竟林繁一在最红时悄然隐退,与同为二线的女演员莉莉结婚,两个人看上去像是打算一起让自己的事业完蛋的样子。

姜芍摇摇头,她看见莉莉在不远处对她摆了摆手,荷花边的裙摆夸张又绮丽,是那个人的风格。

——“作为林繁一与莉莉的共同好友,你有什么祝福要送给他们?”

祝福?

姜芍不自然地结束了采访,就在右前方,那个人终于回过头,灼热的视线落在她的面庞上。

姜芍任那视线停留了许久,绝非躲避——她告诉自己。只是今天她真的疲于应付,在好友的婚礼上,她亦只做个好友。

灯光暗下,宾客纷纷入座。角落里,几个鬼鬼祟祟的男子举起了相机,姜芍却突然被这一幕刺痛。

林繁一,这世上奇怪的事情有很多,奇怪的是随意邀请我参加婚礼的你;奇怪的是坦荡地参加你的婚礼的我;奇怪的是,在这网络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地球上却只有两个人知道我们曾经交往过。

你和我之间的故事,注定一生都是秘密。

01

十三年前的林繁一还不是过气的偶像,莉莉也只是讨人嫌的隔壁班的女孩,她总是在教室后门口将姜芍约出来,然后摇着姜芍的胳膊央求:“好嘛,好姜芍,带我一起去林繁一家看电影吧。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A中人人皆知,一班的姜芍和三班的林繁一是好朋友,从小学四年级林繁一家搬到姜芍家隔壁开始,他们便形影不离。两个人考了同一所初中,接着直升高中本部。在高一这年,林繁一的身高突然拔高了十厘米,原本就俊朗的五官更是引人注目起来。因此,姜芍就被迫成了传声筒、邮递员和寄放柜。

夏日的黏腻,有些烦扰的蝉鸣,还有没有界限感的唐莉莉——在姜芍最讨厌的季节里,这是并列前三的、让她无可奈何的事情。更恼人的是她无法拒绝,只能眼看着唐莉莉敲开林繁一家的门。

当开门的人抬头望向姜芍时,姜芍便咬着唇避开,只冲着地面轻轻地摇了摇头。

林繁一笑了,眼里却毫无波澜,他向来如此。姜芍送的小熊地垫上摆着四只不成对的拖鞋,他却只是懒洋洋地靠着门:“请进。”

莉莉笑得灿烂,没有对乱七八糟的拖鞋提出异议:“谢谢。”

——现在想来,莉莉从最初便勇猛地占据了她的领地。从那一刻起,无论如何努力,她都难再收复失地了。

然而,那时的姜芍并不懂得,她只是默默地应允了唐莉莉的加入。

林繁一将选电影的权利让给了第一次来的客人。他去厨房准备饮料的时候,姜芍一度想站起来告诉他:带唐莉莉来并非她的本意。

然而,自她们进入房间后,林繁一再未看过姜芍一眼。

——他在生气。

姜芍急急地向厨房走去,藕荷色的裙擺在空中荡漾,唐莉莉只听见“哐当”的声响。她探头看去,托盘里的可乐尽数泼在姜芍的裙摆上,湿漉漉地贴在光滑的小腿上。

五分钟后,姜芍提着已经惨不忍睹的连衣裙站在公共阳台上吹风,电风扇发出滋啦啦的电流声,收效甚微。烈日下,她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就开始流汗,额角的黏腻显得有些狼狈。

林繁一和莉莉站在窗前等她,莉莉总是在起头新话题。

姜芍狠狠地揉着裙摆想:你一定没见过他坏脾气的样子,如果第一次见面时就见过,很难不对他留下坏印象。

下雨天,水泥地,一身泥点的男孩坐在阶梯上扯着母亲的裙角,倔强地不让她走,可到最后也不哭。

到了青春期,他的脾气变得更加别扭,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像不再耍坏但需要随时戒备的狐狸。

他不喜欢所有甜腻腻的吃食,不喜欢约定好的观影日突然加入第三人,也绝对不喜欢水蓝色的贝雷帽、卡通桃子挎包和夸张的彩虹发卡。

今天的颜色是“藕荷色”,这是只属于我们的观影守则。

姜芍气呼呼地想着,林繁一的脸上却突然有了笑意。一个纸团砸在姜芍的肩上,林繁一像一只狡猾的猫咪对她伸出了肥肥的肉爪。

他笑着:“姜芍,扯平了。”

02

从那之后,他们变成了三人一起行动。唐莉莉开朗、热情,姜芍很难抵挡得住她的攻势。而林繁一,他对谁都一样,他默许了她加入观影小组,那就等同于古装剧里的结为了武林同盟。

那个夏天总是落雨,无止境的夏雷过后,终于迎来第一个晴天的周末。唐莉莉牵头,居然叫动了不爱运动的林繁一和姜芍。三个人一起爬上了红日岭的山顶,姜芍却踏着白鞋一脚踩进泥泞里,心情突然变得很坏。

唐莉莉第一个到达顶峰。她丢下背包,冲着山下的楼宇大声喊道:“我要做演员!我要学表演!”

林繁一是第二个到达终点的,唐莉莉抓住他的衣袖,将他推到视野最佳的观赏范围。

林繁一摆摆手,只停在那,等落在后面的姜芍。她正闷闷不乐地望着乌黑的布鞋,没注意到唐莉莉那一刻的愣怔。

等到姜芍也站上顶峰,林繁一心情很好地对着山下喊:“十年后,我要演电影!要做最好的演员。”姜芍也认可的那种。

“第一次听说你还有这样的梦想。”

近乎喃喃自语的声音并未被听见。面前,唐莉莉热切地与林繁一分享艺考的信息,姜芍突然有些鼻酸。

那天下山后,唐莉莉与林繁一都报名加入了来学校招生的艺术机构。到了周一,姜芍习惯性地去敲林繁一家的门,才想起他仓促的留言——他已经和唐莉莉一起去艺术机构报到了。

在外学表演一听就是充满乐趣的事情,唐莉莉在电话里诉说的痛苦都像在炫耀。姜芍听着听着,笔下的草稿纸歪歪扭扭,不知什么时候写满了“林繁一”。

那天过后,姜芍没有主动联系过林繁一。令她感到苦涩的是,林繁一也没有回音。她想问很多,譬如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拥有和唐莉莉共同的梦想,是始于只属于他们俩的观影小组的时候,还是从唐莉莉在山上将梦想昭告天下的时候。

当她渐渐听不懂声台形表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沦为他人生中一个彻彻底底的观众时,他们会否就此陌生。

可姜芍什么都没有问。

唐莉莉的电话渐渐少了,因此姜芍连林繁一的一些零碎的信息也没能得到。进入深秋的时候,站在表演班队列里晨跑的林繁一迎来了两个月不见的姜芍。她提着行李,经过长途跋涉,有些灰头土脸的样子,身旁还站着艺术机构分配宿舍的老师。

姜芍想告诉他自己画烂了多少草稿纸,最后却只是一派轻松的样子。

“我决定了,学编导。”

那年高考,林繁一或许是真有天分,考取了心仪的北城院校,而唐莉莉去了北城的另一所学校,三人中只有姜芍落了榜。

林繁一和唐莉莉北上那天,林繁一站在公共阳台上等了许久,姜芍也依旧没有走出房门。

又是一个灼热的九月,姜芍站在窗后看着林繁一的背影越来越远,忽然觉得今日恰似明天。

03

姜芍复读的那一年,林繁一变得有些唠叨。他给她写了长信。因为要埋头学习,她每次只允许自己读一半。三年来的第一次,他们离得那样远,中间却再也没有唐莉莉。

林繁一不提唐莉莉,姜芍也从来不会问。

第二次高考,姜芍放弃了艺考,结果发挥稳定,考上了北城的综合类大学。

开学那天,林繁一说要来火车站接她,她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姜芍,”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些狡黠,“好久不见,‘学妹。”

林繁一似乎又长高了些,皮肤晒得有些黝黑。他帮姜芍将行李提进学校,又央求宿管阿姨许久,终于得到上楼的许可。

不过是短短一年,林繁一成长的速度却飞快。

直到为姜芍安置好宿舍,林繁一才松了一口气,变回姜芍记忆里熟悉的样子。他有些吊儿郎当地吹起口哨,姜芍随手抓起一本书砸过去,两个人突然都笑起来。

此刻两个人坐在林繁一学校的食堂里,他的笑容依旧充满杀伤力,老板娘手一抖,给加了好多肉。

那份肉被推到姜芍的面前,林繁一轻声说:“其实,我觉得你放弃艺考有些可惜,因为我是真的觉得你很有天分。”

姜芍拿筷子的手顿住,又仿若无事地继续扒拉着碗里的肉。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林繁一的期待。

姜芍慢吞吞吃东西期间,不少路过的同学都与林繁一打招呼。林繁一和他们聊之后的拍摄计划,说起头疼的理论作业。他似乎比以前更开朗了,别扭的样子消失不见,也交了许多朋友,或许还有倾慕他的女生……

姜芍几乎要将脸都埋进碗里,甚至没听见林繁一和她说的话。

彼时正值开学季,林繁一在大一假期出演的第一部电视剧恰好播放,虽然他只演了一个小配角,但因为这部剧的火爆,他也拥有了一点点名气。除了一无所知的姜芍,其他人在街上看见林繁一,都会觉得这个俊秀的男孩有些熟悉。

下一秒,却又像想到了什么,林繁一眼睛一亮:“我带你去我们学校的剧组玩吧,也许你会回心转意。”

姜芍没有拒绝的权利,只是郁闷地戳着碗里软趴趴的面条。

——我是真的没有天分,林繁一,你这个天真的一级大笨蛋。

04

周末过后,姜芍就再没见过林繁一。

姜芍没法责怪林繁一的不讲义气,因为从他们见面之后,林繁一就变得很忙。据说,他签了影视公司,公司为他备了A计划、B计划、C计划,粉丝也开始小有规模。说到这里,他就会在电话里咳嗽两声,说:“作为偶像,要注意影响。”

姜芍笑着骂他:“装模作样。”

姜芍加入了学校的电视台,虽然是业余的编导策划,却依旧忙得脚不沾地。紧接着又是期末考试,等意识到的时候,姜芍才发觉,和林繁一的见面已经是好几個月前的事了。

明明在同一个城市读大学,但姜芍觉得她和林繁一是这座城市里最忙碌的两个人。

到了放寒假的时候,姜芍收到了实习的邀约——她所在的学校电视台有一支学生组起的队伍,经过编导班学姐的介绍,如愿去了北城广电实习。

姜芍没有犹豫多久便放弃了假期,留在了北城。她还没来得及和林繁一分享自己最近的生活。如果告诉林繁一,她真的如他所说的开始做编导,他会是什么反应?

在北城广电实习与在学校电视台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姜芍每天早出晚归,策划案被毙了一个又一个。疲惫归家的路上,她看到聚集在广电附近的青年们,另一个实习生告诉她,这些都是等待机会的预备役群演。

姜芍想起在为梦想拼搏的林繁一。她想,她要再坚强一点。

没想到在那段忙碌的日子里,姜芍先见到的不是林繁一,而是唐莉莉。

姜芍跟在策划组组长的身后在录制现场学习,而唐莉莉恰好是当天三十多个嘉宾中的一个。

姜芍从组长那拿到嘉宾的相关介绍,唐莉莉已改了艺名,叫莉莉。她出演了很多影视剧,虽然质量不一,但是对于混脸熟是个好办法。

不过,真正让唐莉莉小有热度的还是之前参加过的电视节目。她原本就长相艳丽,配上适宜的妆容,便脱颖而出。她性格开朗大方,比起演技,在电视节目上的表现更为脱俗。

姜芍从未关注过唐莉莉的近况,不知道她与林繁一谁更有名气一些。

姜芍有些失神,唐莉莉这次在舞台上统共说了不到十句话,综艺效果却很好。

那天回到出租房,姜芍通宵写出一份策划方案,以林繁一为嘉宾,密密麻麻地写了几千字。凌晨五点,她将做好的PPT也发送给组长,之后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姜芍被沉着脸的主任单独叫去办公室。劈头盖脸的训斥让姜芍有些措手不及。主任连林繁一的名字都叫不出来,最后让她写策划案时不要夹杂私人情感,再这样,就离开。

长久以来的充实感与成就感突然被戳破,那是姜芍第一次那么早下班。她坐在广电旁的长椅上,捂着脸怅然若失。

林繁一就是这个时候给姜芍打的电话,他在电话里依旧充满活力,与憔悴的她截然不同:“姜芍,我刚录完一个节目,你有空一起吃饭吗?”

像层层荫翳下突然出现一缕光,姜芍用力地点头,忘了电话那边的林繁一根本看不到。

从来都是如此,他点一盏灯,她便可当作月亮。

05

没想到的是,饭桌上还有莉莉。

通宵工作后的姜芍挂着重重的黑眼圈,穿着灰扑扑的大衣,与精致装扮的莉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姜芍僵硬地在饭桌边坐下,像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夏天,不得不将唐莉莉带去林繁一家的那一刻。

林繁一似是发觉了姜芍那一瞬间的瑟缩,他伸手探她的额头。突然的碰触让她忘记了闪躲。

“好像没有发烧,你怎么这么憔悴的样子,哪里不舒服吗?”你看,时间能让别扭的林繁一都变成成熟的大人,“最近工作还好吗?”

姜芍想问林繁一怎么会知道自己在广电工作,瞥到一旁等待答案的莉莉,这才反应过来。原本准备的“惊喜”也变得不值一提,姜芍想说“很好”。

姜芍:“不太好。”

不该在林繁一面前掉眼泪,起码,不该在莉莉还在的时候,姜芍迅速低头眨巴几下眼,想让眼泪加速消失。真丢人,她的出现让饭桌上的氛围变得紧张,她也无法加入艺人们的话题。当她在办公室被主任训斥时,林繁一和莉莉都在舞台上录着节目,这对比,好残酷。

一双手忽然出现在姜芍的面前,最后一滴无法控制的眼泪掉在林繁一的手心,他试图让她抬起头,直视他。

后来姜芍回忆起来,那是她为数不多的直视林繁一的时刻,但他那时的表情已经变得模糊。她只记得,他半開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姜芍,你来做我的经纪人吧。”

这段过往后来被林繁一的粉丝们调侃道:做繁一哥哥的朋友就会忍不住围着他旋转。

姜芍自嘲地笑笑,她好像总将林繁一的每句话当真。

后来,她真的去做了林繁一的经纪人。在此之前,她一切从头学起,认真做功课、考证,大四实习的时候,就去了他所在的公司面试。

起初姜芍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直到她做了两年经纪人助理,总是手忙脚乱地将一切搞砸,她才意识到做这一行,做功课和考证都没有意义,也才明白林繁一在这个影视公司,并不像他从前说的那样炙手可热。

也是在那时候,姜芍又在林繁一身上看到了多年前的他——那个坐在楼道里、浑身泥点的小男孩。可是他不再倔强地追求什么了,这样的他对她来说太陌生。

这是姜芍第一次看到林繁一消极的样子,虽然只有一瞬间。

那之后,姜芍跟着其他大经纪人四处取经,从交际时的敏感寡言到如鱼得水。她在晚会上遇见莉莉,对方惊呼:姜芍,你变了好多!

是啊,姜芍有些恍然。此刻,她竟对能保持自我的莉莉有些嫉妒。

然而,面上,姜芍只是笑着与莉莉的经纪人交换了名片,说多担待啦。

也是在这个晚会上,姜芍给林繁一接到了第一个资源——一部名不见经传的网剧。当时业内无人将目光放在网剧上,红一点的演员更不会来演网剧。莉莉当时都已经拍了不少上星剧,林繁一的网剧资源却是姜芍千辛万苦争取来的。

没想到开剧本会的时候,莉莉居然也来了,饰演林繁一所演的角色的前任女友。姜芍惊诧地接收到莉莉经纪人的暗示,他意味深长地说:“唉,扛不住莉莉喜欢啊。”

这句话的含义让姜芍心中五味杂陈,但林繁一的心情似乎有了些起色。入组的第一天,林繁一几度欲言又止,最后他只匆匆说:“谢谢。”

那个夏天,他们三个又泡在一起度过。

莉莉成天黏着姜芍,胳膊贴着胳膊,像是亲密好友,而姜芍总是不露痕迹地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目睹莉莉那一瞬间的惆怅,她突然有些罪恶感。

剧组的氛围很好,杀青那天,大家都有些失控了。莉莉用力抓住姜芍的手,眼里却一片清明。她说:“阿芍,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努力,你都这样不喜欢我?”

姜芍挣脱开莉莉,仓皇地逃去停车场。

姜芍去开车的时候,林繁一和莉莉被拍到两人碰杯的照片,从狗仔的角度来看,很是暧昧。八卦小报随即登出两人同属一个中学,说两个演员演这部剧是典型的“公费恋爱”。

姜芍焦头烂额,给八卦小报打电话,又花费了一些力气将照片撤下。处理完这一切,她瘫在椅子上,手脚发软。

其实后来回想起来,那时的林繁一根本未在影视圈闯荡出一丝水花,一个小小的绯闻,连评论都没有三十条,实在无足挂齿。

可是,姜芍害怕,她总想起少年时的林繁一意气风发,站在山顶上大喊:十年后,我要做最好的演员。

然而,林繁一的演员之路还未开始,就要崩塌。

那是他的梦想,一丝裂缝,她都不许出现。

林繁一眼里的灰败又出现了,尽管只有一瞬间。他看着疲惫到极点的姜芍,佯装无所谓的样子,吊儿郎当道:“拍了就拍了,我不在乎。”

那或许是姜芍一生中最勇敢的时刻。

姜芍的指甲陷入手心,她咬着牙,但每个字都说得清清楚楚。

“可我在乎,林繁一。”

“我好像,喜欢你很多年了。”

06    明星和自己的经纪人在一起,并不是多么新鲜的事。

那一年,林繁一依旧没红,也没演上大电影的男主角。而姜芍最常做的工作是给林繁一的微博买粉丝和评论,刷脸熟,争取试镜的机会。

那一年,他们开始热恋。

恋爱时,姜芍才真正接触到林繁一的另一面。那几年他的强大、成熟与乐观,好像都是他饰演的角色人设。

牵手的时候,林繁一竟有些怯懦。

“你好像没做好准备,”他说,“面对这样的我。”

旁人都不了解他,他看上去对任何人都好,但从不敞开自己的心。

姜芍握紧林繁一的手,不让他逃脱。

“你需要给自己一点勇气。”姜芍没说下半句——对我敞开心扉的勇气。

可惜那两年,并非培养感情的最好时机。

林繁一其实生活窘迫,不仅没有名气,而且有关他的新闻,好坏都没有。更多时候,他都在公司坐冷板凳。公司总是源源不断地有新人来,他却早已是角落里没有工作的“老人”了。

这是她做经纪人时未碰到过的,亦是林繁一要强到连老友都不告知的。

他们决定去度假,却没有想象中的快乐。

有好几个月,林繁一和姜芍一起去旅行,中途没有一个关于工作的电话。他们去温暖的异国海域度假,去寒冷的北国雪山滑雪。行进到高山之国时,姜芍半夜醒来,看见林繁一一个人站在阳台上,背影很是脆弱的样子。

姜芍走到他的身边,闻到雨后湿润的泥土香气。

林繁一望着窗外的高山,转过头问她:“姜芍,这座山像不像我们高中时候爬的那座山?”

他言辞恳切,像是半夜做了噩梦醒来,现状辛酸到让人恨不得重新睡去。

姜芍想要拥抱林繁一,以一个朋友的姿态。然而,他突然恢复吊儿郎当的语气,倚着阳台栏杆,看着她笑。

“姜芍,如果我们被拍到,就公布恋情吧。”

“也许这样,我还会有人认识。”

姜芍心中刺痛,这夜以她的沉默告终。

原来,在她眼中坚韧的、倔强的追梦的人,日后被粉丝视为励志偶像、说着“莫欺少年穷”的人,是真的走到绝路了。

那次旅行最后不欢而散,姜芍和林繁一有一段时间都没再见面。两人都默契地给自己安排了许多工作。

想到这里,姜芍不禁苦笑,那年她在广电实习,鉚足了劲想给林繁一一个惊喜,内心焦灼,却碰不上面,不曾想,还会有一天,两人成为名正言顺的恋人,却想尽办法避开彼此。

这夜睡前,姜芍习惯性地去林繁一的官方微博看动态,却发现他的微博粉丝数涨了不少。她好奇地检索林繁一的关键词,却看到莉莉的微博大方地晒出了两人的合照,配着文字:“路遇‘前任。”

这两年来,姜芍为林繁一接的网剧被压下,迟迟未播。莉莉却上了各种电视节目,人气已经涨了许多,两人的位置早不在一条平行线上。因此,莉莉在微博@林繁一后,他的微博便涌进许多活人,一时间,微博活跃度高了起来。而她的配图看起来既像为网剧预热宣传,又十分暧昧,引人遐想。

姜芍立刻联系了剧组的品宣部,对方说这部网剧最近有望登录平台,因此,莉莉那边已经开始配合宣传了。

姜芍连连感谢对方,又给莉莉的经纪人发去感谢短信。然后,她点开通讯录,想给林繁一打一个电话。

姜芍可以说服自己,这是工作的一部分,林繁一可以与莉莉的微博互动一下,提高人气,也为之后的网剧做宣传。

可,她也对这样的自己有些恼怒。

在她犹豫之际,微博的特别提醒跳出,林繁一在一分钟前转发了莉莉的微博。

他说:“你好啊,‘前女友。”

07

许久后的第一次见面,姜芍与林繁一之间的气氛冷到了极点。

这一次,姜芍为林繁一接了一个访谈类综艺节目。这个综艺节目的播出时间是在网剧播出一半之后,正好可以塑造一下林繁一的形象。

姜芍始终沉默着看着林繁一开始录影,主持人问的大多都是剧中感情的问题。

主持人:“你认为剧中你饰演的角色是一个怎样的男朋友,你觉得他合格吗?”

林繁一:“完美男友吧。他在暗中帮助女主角追梦,和女主角坦白地说出自己的顾虑,不怕展示脆弱的一面……”

两人照本宣科的样子毫无可看性,姜芍看着干巴巴的访谈节目,仿佛已经看到了林繁一之后再度坠入谷底的人气。

这个时候,主持人突然扣下台本,问了一个之前没有准备的问题:“你有恋爱过吗?”

姜芍一惊,抬头,有些焦急地看向台上的林繁一——虽然已经二十八岁,可公司给林繁一准备的人设依旧是“没有恋爱过”。

林繁一好像突然有了兴趣:“……没有。”

主持人接着问台本外的问题:“最近一次说谎是什么时候呢?”

姜芍对台上的林繁一摇头,这种问题不能轻易回答。

林繁一却微微转向姜芍的方向,斩钉截铁道:“刚刚。”

台下一片哗然,林繁一充耳不闻。

“现实中的我与我饰演的角色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可能作为男友的我没法达到及格的分数吧,不想被爱的人看到的另一面有很多。原谅我不能那样坦诚地展现不完美的自己……如果有一个人一直为另一个人背负着梦想,她也会很累吧。”

姜芍愣住了,她从林繁一的语气里听出了他的挽留。

这一刻,她不再为林繁一的回答焦头烂额,只想冲上去牵他的手。

录完综艺节目后没过两天,林繁一那部被压了许久的网剧突然播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部简陋的网剧竟然真的红了。

林繁一作为男主演拥有了许多粉丝,这次不用姜芍再花钱买了。之前杀青时林繁一与莉莉的绯闻也再度被翻出来,甚至还将“一粒CP(情侣)”挂上了热搜榜。

姜芍收到许多新的邀约,有些是公司直接派发下来的。他们希望将林繁一和莉莉这对假情侣炒得再热一些。

第一个代言,第一部电影,第一个出镜超过二十分钟的电视节目……姜芍第一次这么忙,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她想,面对突如其来的热度,林繁一肯定也很慌张。

但事实是,林繁一適应得很好。他突然成了站在人群中也耀眼夺目的人。这一次,他是真的离姜芍越来越远了。

之前录访谈综艺节目的电视台邀请林繁一去一个颁奖典礼。在休息间时,服装师去找首饰,一时间,房间内只留下林繁一与姜芍两个人。

尴尬在空气中蔓延,连轴转的这些日子,姜芍都快忘记,他们仍是一对处于冷战中的情侣。

林繁一靠在椅背上,微微地仰着头,从化妆镜中看着站在边上的姜芍。姜芍马上意识到,他在示弱。

“姜芍。”然后,是林繁一先开的口。他的妆下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姜芍望着他似有千言万语的模样。

但林繁一最后也只说:“姜芍,不要皱着眉了。”在我的身边,让你这样不快乐吗?

服装师在这时进来了。妆化好后,姜芍和服装师一起送林繁一到红毯上。

与林繁一一起走红毯的女伴自然是莉莉。她今天也是艳丽四射的样子,尽管她与林繁一的绯闻让林繁一的粉丝们颇为不喜,但她还是斗志昂扬的样子,真是令人敬佩。

站在红毯上接受采访时,莉莉却突然说到了姜芍的名字。对于姜芍——她是这么说的:“其实,我和繁一还有繁一的经纪人姜芍都是老朋友了,我们从高中就认识了……”

莉莉提到姜芍时,镜头突然给了愣在红毯旁的姜芍一个特写。那是姜芍第一次被大众关注到,虽然是清汤寡水、素面朝天的样子,脸庞却很是清秀。

那天凌晨,著名的八卦论坛出现了一个匿名帖子:业内的朋友和我爆料,最近突然爆红的林××和经纪人是一对。

凌晨三点,帖子只有一个论坛机器人回复。姜芍来回看着帖子的内容,脑海里全是明天要去为林繁一谈一部优质文艺片的资源的事情。

下一秒,林繁一的模样又浮现在眼前。那个夜晚,他站在阳台上像开玩笑般道:“姜芍,如果我们被拍到,就公布恋情吧。”

姜芍的手有些抖,最后深吸一口气,开始回复:我是业内人士,演员和经纪人只是好朋友。

08    姜芍用认证过的ID在论坛回复的截图后来被林繁一的粉丝反复拿出来,作为他们只是朋友的论据之一。

哪怕后来狗仔把摄像头都安到了林繁一的家门口,他们仍旧没有觉得他和姜芍是情侣关系。

当时他们已经分手,姜芍离开时面色冰冷、心硬如铁的样子,贡献了她第一次感受到的、林繁一所说过的“天分”。

狗仔的摄像头拍下了她冷着脸离开的样子,加上公司指派了更为专业的大经纪人给林繁一,她又顺势辞去经纪人的工作,娱乐新闻只说他们不和。

而莉莉带着一袋子零食过来找林繁一的录像,则被当作是他们恋爱的铁证。

姜芍看到新闻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面上都是眼泪。她不在意后续会怎样处理——林繁一是会承认与莉莉的“恋情”,还是真的尝试在一起。

她只是回忆起与林繁一的最后一次对话——一次不堪的争吵,他们没能好聚好散。

林繁一说,好朋友和女朋友,只能选一个做。

姜芍就红了眼,却咬着牙,说:“我选好朋友。”

如果离开时,能够再抱他一下就好了。

却意外地通过“私生饭”的摄像头证明了,她好似不爱他这件事。

莉莉在某天敲开了姜芍家的门,她带来一个姜芍并不感兴趣的故事。她说那年高一,她刚转学过来,只觉得班里有个女生好耀眼。那个女生喜欢看文艺电影,只和自己选择的人做朋友,未经允许,没人能够走进这个女生的世界。

莉莉还说,很好笑,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和林繁一是互相选择了对方,还是只选择了和姜芍共有的回忆。

“和你做朋友真的很难。阿芍,我只是想推你一把。”姜芍发现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莉莉,她从未见过大大咧咧的莉莉也会有如此脆弱的时刻,那个匿名帖是谁发的,已经不言而喻,“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阿芍,你走吧。”

姜芍彻底离开了娱乐圈,这场恋爱让她好似蜕了一层皮。她搬了家,换掉了电话号码,找了一份与娱乐圈完全无关的工作。有一天,她一定会将林繁一彻底忘掉。

然而,这一天还没能到来,她再收到林繁一的消息时,是他托其他同学捎来的。

在姜芍不再关注他的那些日子里,她并不知道的是,他从爆红到粉丝流失并未经过太长的时间,而他在最近发布的《回顾演员十年》的纪录片中宣布了结婚的消息。

她收到了他发来的请柬。

此刻,司仪说完了新郎与新娘的恋爱故事,姜芍站在人群中,与大家一起鼓掌。

台上的人即将交换戒指,姜芍倚着墙,只觉得这好似一场梦。她转身离开,不想听到那句“我愿意”。

姜芍微微低头走出正在庆贺的人群。礼堂外的广场上,林繁一的粉丝竟为他做了婚礼应援,包下了广场的大屏幕,滚动播放他的纪录片。

起先,姜芍没有停下脚步。

可是后来,她的视线都被泪水模糊,忽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屏幕里的林繁一说,大学那部知名剧播出后,有一个公司想签他,但是包装路线和他想的完全不同。那时他年轻气盛,又很天真,一心只想做演员,于是一口回绝了。

后来,他想演一部电影里的角色,结果被骗光了生活费,恰好喜欢的女孩也来到这个城市。他带这个女孩逛了一天,却去打了一个月的工,错过了后来所有的面试。

灰头土脸的他又签回了那家公司,坐了几年冷板凳,包括去综艺节目做背景板……说到这里,他笑了,他说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个女孩,会觉得那样的他也很了不起。

他没能一直做年少时那个天真的少年,他的梦想最后破碎了。

纪录片的最后,有人问林繁一想做演员的契机是什么。他说是有个夏天,和朋友一起看电影,然后就不再说下去了。09

那个夏天。

托盘上的可乐泼在了姜芍最喜欢的一条连衣裙上。在一个不能算是朋友的女孩面前,她狼狈不堪,更显得相形见绌。她不愿意分享林繁一给任何人,可他误会她不顾虑他的心情。“藕荷色”电影日作废,双人观影小组作废,她最惧怕的是,他也许会喜欢上水蓝色的贝雷帽、卡通桃子挎包和夸张的彩虹发卡。

于是,她突然决堤的眼泪将男孩吓到,可不愿示弱的她立刻擦干眼泪,问他自己演得好不好。

男孩笑:你有做演员的天分。

姜芍假装恶狠狠地说道:

——要是我有天分,我就要做那种你也看不出来感情真假的、最好的演员,除非你也能够成为好演员,否则,你永远无法识破我。

她拎着脏裙子跑开,风呼啸而过,掠过整个夏天。

编辑/叉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