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看本站内容更方便

错位

美国作家冯内古特讲过这样一件趣事。他的一位小说家同行有次在宴会中喝醉了,弹起了钢琴,一会忽然号啕大哭:“我这辈子一直梦想成为钢琴家,但这把年纪了,你们说我成了什么样了!我只是个小说家……”

0